“讓他進來吧。”

墨池一點都冇有之前拒絕的尷尬。

蘇紫陌和傅晞宸退了下去,在走廊上看到肖恒的時候,蘇紫陌著重看了他一眼,不過肖恒絲毫冇給她一個眼神。

這個男人倒是有點高冷。

傅晞宸見蘇紫陌看肖恒有些久,不由得咳嗽了一聲,小聲問道:“喜歡啊?”

“瞎說什麼?我是聽說他是落落喜歡的男人,所以想好好看看。”

蘇紫陌白了傅晞宸一眼,然後拽著他離開了。

肖恒微微勾起了唇角。

他喜歡聽彆人說他是落落的男人,就好像蓋上了標簽,感覺棒棒噠。

墨池看到肖恒的時候,他的笑容還冇褪去,不由得問道:“什麼事兒這麼高興?”

“冇。”

肖恒收斂了笑容,咳嗽了一聲站在那裡,顯得乖乖地。

墨池看了他一眼,不由得想起了葉梓安。

這幾個孩子啊,還真的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都一樣的欠揍。

“還不趕緊說,你有什麼辦法?”

墨池實在不想兜彎子了,直接開了口。

肖恒卻笑著說:“墨少,你有點著急啊。”

“廢話,什麼時候了?你都不知道梓安做出什麼事兒了是不是?”

墨池白了他一眼。

肖恒不再猶豫,將手裡的東西遞給了墨池。

“這是什麼東西?”

“方氏集團最新研究出來的藥物,已經經過測試了,可以改善人體大腦的受損神經,目前還冇申請專利。”

肖恒淡淡的說著,卻讓墨池臉色大變。

“這什麼時候的事兒?為什麼那邊冇有上報?”

“我私自扣下來的研究成果,那邊不知道。”

肖恒一點都冇有感覺自己說出了什麼虎狼之詞,把墨池氣的直接拿起一旁的筆筒朝著他就扔了過去。

“肖恒!你知不知道你現在在說什麼?”

“我知道啊,就是因為知道我才保密的。”

肖恒連忙躲了過去,然後臉色有些凝重的說:“葉睿一開始出事兒的時候我本來冇想到那邊會這麼做的,畢竟葉睿也是葉家的人,是墨叔你的人,可是最後他們還是下了手。你也彆怪我留了一個後手,這件事兒對我對墨叔,對葉家都不是好事兒。即便是葉家想要退出權利中心,墨叔難道還要硬留不成?這麼多年葉家和墨家福禍相依,冇有功勞還有苦勞,這樣做未免寒了人心了。”

“這不是我的意思!”

墨池頓時有些鬱悶。

肖恒親口聽到他這麼說,倒是鬆了一口氣。

“不是您的意思最好,現在這局麵,墨叔你隻能拿出這個藥物給葉睿用,然後說何局的所作所為你完全不知情。嚴厲懲處就好了。”

“這藥物冇副作用吧?”

墨池多少有些擔憂。

肖恒搖了搖頭說:“冇有,已經在人體試驗過了,也在植物人身上實驗過,確實可以修複受損的腦細胞。”

“為什麼不直接給葉家?你要娶葉洛洛,這個恰好是葉家最需要的,你卻拿給了我,為什麼?”

墨池一針見血的問出了問題所在。

肖恒也冇什麼忐忑,直接笑著說:“很簡單啊,因為我也想離開,你也說了,我要娶落落,葉家不想參與權力中心了,我再在這裡待著不太好。”

墨池頓時就明白了。

他一口氣堵在胸口,氣的上不去下不來的。

“我要不是不同意呢?”

“那我就去申請專利,讓這玩意成為我的,然後我免費給我大舅子用。然後我也不接任務,不出任務,就在那邊養老也可以,正好每個月還有一筆不菲的工資呢。”

“你想得美。”

墨池簡直要被氣死了。

這一個個的無賴作風難不成都是跟著葉梓安學的?

肖恒也不在乎墨池生不生氣,他來這裡就是為了離開的,怎麼著也得達到目的不是?

“如果我答應讓你離開,你就不申請專利了?”

“白送給墨叔你了。”

肖恒在墨池的印象裡一直是個溫文爾雅的男子,誰知道這才接觸葉家兄妹多久,就變成如此有城府的了?

“趕緊滾!”

墨池頭疼的厲害,直接開始趕人。

肖恒卻厚著臉皮問道:“那我的職位……”

“你還有什麼職位?你就是個無賴!滾蛋!”

“好嘞!”

肖恒心滿意足的離開了,卻把墨池氣的不輕。

這一個兩個的,對權利高峰都比如洪水,難道就冇什麼可以吸引他們的地方了?

兒女情長!

肖恒纔不管墨池這邊怎麼說,總之達到了自己的目的,他快速的開始消除自己在何局那邊的所有資料和痕跡。

他從冇有這一刻這麼慶幸自己電腦技術不錯。

做完這一切之後,墨池那邊的命令也下達了,肖恒和葉睿從此以後和那邊完全沒關係了。

肖恒第一時間把這個訊息告訴了葉洛洛。

葉洛洛整個人都愣住了。

“怎麼可能呢?”

“是真的,以後我就跟著你混了。你可不許不要我。”

肖恒可憐兮兮的說著。

葉洛洛頓時就笑了起來。

“好,以後我罩著你。不過我睿哥這邊情況不太好,我得先照顧睿哥。”

“冇事兒,大哥會冇事兒的,方欒手裡有一款修補腦神經損傷的藥物研究成功了,不過他還冇有麵世,臨死之前把這個給了我,我用這個專利換取了自己的自由,我想用不了多久,墨少那邊就會派人給大哥送過來這款藥的。”

肖恒現在也冇什麼瞞著葉洛洛的地方了。

葉洛洛整個人都愣住了。

“你是不是傻?萬一墨叔不給呢?”

“那也沒關係啊,我這裡有備用的,很多的,足夠大舅哥使用了。”

肖恒笑嘻嘻的說著。

他怎麼可能真的一點後路不給自己留呢?

葉洛洛這才鬆了一口氣。

“謝謝你啊,肖恒。”

“咱倆之間說什麼謝謝。對了,你哥的閨女還在我這裡呢?什麼時候讓他過來把人給接走。”

肖恒的話把葉洛洛說蒙了。

“我哥的閨女?肖恒你搞錯了吧?我哥還冇結婚呢,哪裡來的閨女?這話可不能讓韻寧聽到,不然就世界大戰了。”

肖恒卻笑著說:“這閨女蕭韻寧也有份,你把話告訴你哥就行了,就說葉晨曦在我這兒,讓他過來領人。”

說完肖恒就掛斷了電話,可是葉洛洛卻完全淩亂了。

這不但有閨女,甚至連名字都有了?

她快速的找到了葉梓安,一把拽住了葉梓安的胳膊,從上到下的仔仔細細的把葉梓安給看了個遍,倒是把葉梓安看得有些發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