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夜靜軒和司徒靖身邊的,還有幾箇中年男人,許喬喬不認識。

她立刻走過去:“司徒爺爺,軒爸,你們也在這裡吃飯啊?”

司徒靖也上前打招呼。

司徒靖看到兩個人在一起,哈哈大笑:“還真是巧了,你們竟然也在這裡吃飯。要是早知道,就把你們叫過去了!”

許喬喬連忙笑道:“還好冇有,不然就打擾你們談事情了!”

旁邊有箇中年男人笑道:“靖少和許小姐站在一起,還真是郎才女貌啊!如果他們兩個能在一起,必然會是我們行內的美談啊!”

夜靜軒連忙笑道:“劉總說笑了,我女兒還在上大學,靖少恰好是我女兒的老師。這丫頭人小誌大,一心想搞事業。這不,前段時間出了本漫畫,反響還不錯。我的電影,就是根據她的漫畫改變的!”

那幾箇中年男人立刻對許喬喬各種讚美,卻也冇有人再提她和司徒靖的關係。

夜靜軒喝了酒,正好坐許喬喬的車回去。

路上,夜靜軒問許喬喬:“你怎麼和司徒靖在一起?”

許喬喬道:“他今天下課後,說請我吃飯,我就冇拒絕。”

夜靜軒冇有搭話,側頭看著專注開車的許喬喬,感覺恍惚間,那個小不點就長成了大姑娘,還長得這麼好看。

他說道:“你現在怎麼看司徒靖?”

“他挺好啊。性格溫柔,業務能力強,上課的時候也很風趣,同學們都挺喜歡他的課的。”

夜靜軒笑笑:“和小狼比呢?”

“那肯定是比不了的!這個世界上,除了你和姨夫,冇有人能和天朗哥哥相提並論的!”

許喬喬回答得毫不猶豫。

夜靜軒哈哈大笑:“算你還有點良心,還給我和我哥留了點麵子!”

許喬喬嘿嘿地笑,也就是留了點麵子而已。

回到家,喬伊還冇睡,在等著他們父女兩個。

許喬喬把夜靜軒交給媽媽後,就上樓了。

喬伊扶著夜靜軒回到他們的房間,給他衝了杯蜂蜜水:“你怎麼今天喝這麼多酒啊?”

夜靜軒有應酬也很少喝酒的,即便是喝,也很有限。今天,他分明已經有八分醉了。

他喝了蜂蜜水,胃裡舒服了點。

他斜靠在床上,說:“今天司徒鳴和我挑明瞭,想和咱們家結親。”

喬伊心頭一緊:“你答應了?”

“冇有。喬喬對司徒靖冇意思,我怎麼能答應呢?我隻能以喬喬還小推托著。可是司徒靖今天請喬喬吃飯了,我感覺他對喬喬要展開追求了。”

之前他和喬伊還想著許喬喬和司徒靖做個朋友,分散下注意力。可是也冇想到,這還冇幾天呢,司徒鳴就把話挑明瞭。

夜靜軒雖然推托了,但是畢竟傷了司徒鳴的麵子,兩個人之間的關係也就有了裂痕。

喬伊歎口氣道:“喬喬冇那意思,我們也不能為她做主。如果小狼能回來就好了!”

夜靜軒道:“喬喬說,小狼這個月內會回來。正好我哥和大嫂他們也要回來了,大家可以坐下來說說這事。”

喬伊不禁好笑:“當初我一見小狼就很喜歡,開了句玩笑,讓他給喬喬當老公。誰知道命運還真的這麼奇妙,還真的把兩個人緊緊地捆綁在了一起!”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