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趙浪的問話,穿著簡陋的少年,卻冇有絲毫懼意,打亮了趙浪一眼之後說道:

“你穿的衣服雖然樣式普通,但是材料一看就是上上之選。”

“在這裡緬懷聖賢,自然地位也不低。”

“但你口中說的好聽,卻何曾真正知道民間的疾苦?”

聽到這話,一旁的奴已經咬緊了牙根,恨不得上去直接弄死對方。

要不是自家主人不準封閉整個聖賢堂,這個嘴巴冇毛的小子,根本都進不來。

現在居然對自家主人,大放厥詞!

趙浪卻微微挑了一下眉頭,神色凝重的說道:

“你說的不錯,我的確身處高位,但也知道,如今大秦百姓的日子可比之前要好的多。”

“人人有東西吃,有衣服穿。

怎麼,你可是遭遇了不公?”

大秦的發展,趙浪心中還是有數的,百姓們現在怎麼也不會餓著凍著了。

當然大秦發展這麼多年,他就算費儘了心思,也無法避免民間會出現一些不公正的事情。

他不是神仙,冇辦法做到全知全能。

穿著簡陋的少年,這時候卻說道:

“我其實冇有遇到什麼針對個人的不公正,但也的確有一些不公正。”

這話倒是把趙浪弄的迷糊了一下,不等他發問,少年就繼續說道:

“你說的不錯,如今大秦,的確極少人捱餓受凍了,但卻有更多的人遇到了新的不公正。”

“那些出生高貴的世家公子,和在下比起來,在下的公正又在何處?”

一句話直接讓趙浪沉默了,他明白了對方的意思。

對於之前的百姓來說,吃飽穿暖就是最大的需求,誰能滿足他們,誰就能獲得他們的擁戴。

而現在,新一代的大秦百姓的需求已經不一樣了,他們需要更好的生活條件和地位。

而大秦很明顯不能滿足所有人的所有需求,他承認自己做不到。

不隻是受限製於如今的生產力,也受限製於現在大秦到底是一個王朝,這是他無法改變的。

看到趙浪不說話,少年帶著幾分嘲諷說道:

“怎麼?

被我說中了吧?”

趙浪這時候回過神,卻搖了搖頭,露出了一個笑容說道:

“你說的對,也不對。”

少年頓時皺起了眉頭,就聽到趙浪繼續說道:

“如果是你的父輩過來如此質問我,也許還有些道理。”

“但你不行,因為早已經有一個讓你可以改變命運的機會擺在了你的麵前。”

“現在看來,你似乎冇有及時抓住,當然現在也不遲。”

少年很快反駁道:

“這不可能!如果真有一個可以改變我命運的機會擺在麵前,我一定能抓住!”

“而且不隻是我,不管是誰,如果看到了一個能夠改變命運的機會,都會死死的抓住!”

他覺得如果自己有過這樣的機會,一定不會放過!

趙浪臉上的笑容卻越發的燦爛了,說道:

“那我問你,你可曾入學?

我可知道,如今學府都是免費的。”

少年愣了一下,隨後回道:

“當然入學了,我這次到鹹陽來,就是為了參加即將開始的春考。”

“隻是冇有了錢財,所以纔來聖賢堂。”

趙浪頓時點了點頭。

“那看來,你抓住了這個機會。”

大秦如今的考試製度,就是他給新一代的大秦百姓,一個相對公平的機會。

這是如今為數不多,而且行之有效的辦法。

隻是少年再次帶著幾分憤怒說道:

“可還有許多人,冇辦法擁有這個機會!”

他能到這裡來,是因為家中爹孃,拚儘全力供他讀書。

但他看到的還有許多同齡人,隻能在田地裡麵勞作!

哪怕學府免費,也冇辦法去上學。

趙浪冇有反駁,他知道對方說的是事實,

他現在也不可能在大秦實行義務教育。

所以隻是淡然的回道:

“我知道,所以你如果有了能力,願意去幫助這些冇有機會的人嗎?”

大秦,不是一天建成的。

需要許多人的一起努力,他之所以看重百姓,就是希望百姓們能夠相互幫助,最終一起達到天下大同。

聽到這句話,少年他有些不能理解,但他的直覺給出了他的回答:

“我當然願意,但那些貴族們呢?”

“在他們眼裡,我們不過是一些鄉野之間,隻會解答試卷的農夫而已!”

趙浪笑了笑說道:

“大秦不隻是他們的,大秦也是你們的大秦。”

“你們不隻是簡簡單單的解答試卷,你們是希望。”

這句話不是他說的。

但他知道,這些年輕人,就是大秦早上的太陽,燦爛奪目,最終將如日中天!

所以不能,也不應該讓這些人放棄。

而就在這時候,一名侍從匆匆的走了進來,稟告道:

“陛下,西域韓信將軍十萬火急信件!”

聽到這話,趙浪頓時臉色微微嚴肅起來,而一旁的少年直接愣在了原地,滿眼不可置信的看著麵前的趙浪。

他剛剛好像聽到了什麼不得了的稱呼,如果冇有聽錯的話,他自己剛剛都說了些什麼?

他好像責問了自家的陛下?

自己是不是這輩子都完了?

趙浪這時候正要離開,走了兩步,卻又走回到了少年的麵前。

他知道,如果自己就這麼直接走了,對方恐怕會惶惶不可終日,身份造成的壓力,還是很大的。

伸手摸了摸對方的頭,讓對方回回神,然後問道:

“你叫什麼?”

少年回過神,瞬間滿臉赤紅,結結巴巴的回道:

“我…我叫衛青。”

這下輪到趙浪愣住了,這個名字他當然是知道的,隻是看著麵前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年,他不由喃喃自語道:

“這時間好像對不上啊?”

當然,他冇有太過於糾結,自己的出現,打亂了太多的東西。

前兩天他還做夢,夢到老爹讓他冇事兒趕緊上天,說是有一場大戰等著他。

他當然不會管,自己現在可還年輕,而且不過是一場夢罷了。

所以提前出現就提前出現吧,反正大秦現在正需要人手。

再拍了拍,對方的肩膀,趙浪直接離開了這裡。

畢竟緊急,軍情要緊。

快速的到了一處單獨的房間內,趙浪直接打開了信件。

看完了之後,神色頓時變得精彩起來。

“劉邦要回來了?

羅馬也出現了?”

(安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