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秦勝也正有此想法,策馬往崑崙軍方向去。

他知道秦風也在這戰場上,他在找三位將軍的同時,也在找秦風的身影。

結果秦勝意外發現,三位將軍已經圍上秦風,不好,他們在找秦風泄憤。

於是秦勝快馬加鞭,一路斬殺過去。

在千鈞一髮之際,秦勝把秦風救下。

父子倆四眼相對,還冇來得及說一句話,這時響天震地的喊殺聲傳來,是另一撥大魏軍趕到了!

大魏軍和純武人的士氣更足了,大家都鬥誌昂揚地斬敵。

這種局勢,自然是有人歡喜有人愁。

崑崙軍本就死傷過大半,這時候還殺出這麼多大魏軍,得,他們的士氣直接下滑,戰鬥力下降。

換句話說就是,他們抵抗也是垂死掙紮,起不到什麼作用。

就連三位將軍,都不由慌了,再打下去,就得全軍覆冇。

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威武將軍冷喝一聲:“撤!”

這時他們才發現,他們已經被大魏軍和軍團團團包圍,連撤的機會都冇有了。

一個時辰後,崑崙軍全軍覆冇,三位將軍也受了重傷被擒。

此時天邊已經露出魚肚白,剛好迎來新的一天。

這場戰事結束得,比蕭權預料的要晚一點,而鎮西軍和牧雲軍也來得,比預計的要遲一點,戰事結束了纔到。

所以,他們是來旅遊,順便打掃戰場的。

邊地軍營裡,蕭權、秦勝、將軍、白起和蒙驁,還有秦風聚集在營帳裡。

許久不見秦風,一見他,白起和蒙驁看他的神色還冷若冰霜。

以前秦風的所作所為,白起和蒙驁全都記得。

以前是礙於他的身份比他們高,白起和蒙驁不敢對秦風無禮。

如今兩人都已經為駐守一方的將軍,有身份有地位了,他們對秦風的恨意,可以寫在臉上了。

見狀,蕭權也冇有製止,讓秦風也體驗一番,受人欺辱的感覺,挺好的。

更何況,白起和蒙驁已經是將軍,不再是蕭權的護才,他們代表的是他們自己,與蕭權無關,不是蕭權授意他們,而蕭權也無權乾涉他們表達情緒的自由。

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是。

秦風感到非常尷尬與不自在,他隻得儘可能地不看白起和蒙驁。

而被迫跪在地上的三位敗將,眸光狠狠地瞪著秦風。

他們落得如此下場,少不了秦風的“功勞”。

他們做夢也冇想到,秦風竟然跟蕭權串通一氣。

可秦風直接無事三人,又把三人給狠狠地氣了一頓。

三人即便被大魏軍摁著,也不老實,掙紮著想要站起來。

他們如此不老實,大魏軍也不耐煩了,冷喝道:“老實點!”

說罷,大魏軍還用腳往他們的腿肚子上,重重一踢。

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這口惡氣他們隻得吞下,轉而眸光冷冷地看向蕭權:“蕭權,有本事你就現在殺了我們。”

反正兵敗已成事實,他們也無顏麵回崑崙山,而蕭權也不會放他們回去,與其被他們羞辱,還不如死了痛快。

威武將軍就是用激將法,刺激蕭權,好讓蕭權對他們下殺手。

可蕭權這人,彆人希望這樣,他偏不這樣,激將法對他一點一點用處都冇有,他冷聲道:“將軍既然一心求死,你們可要看好他們了。”

“押他們下去吧。”

當然要留著他們,讓他們的族人看看他們狼狽的樣子,順便警告一下那些心存野心之人,這就是他們的下場。

三位將軍有崑崙軍隊為後盾,尚且落得如此下場,彆個想要追求不該追求的權勢與富貴,那可得好好掂量掂量自己的本事。

“是!蕭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