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即,秦風冷喝一聲:“兄弟們,殺!”

秦風一聲令下,純武人紛紛舉起兵器,殺向崑崙軍。

大魏軍見狀,不敢閉著眼睛開槍,怕誤傷友軍,因此,槍聲明顯小了。

純武人之舉,讓三位將軍直接傻眼了,這什麼情況,秦風搞錯了吧?

威武將軍著急道:“秦將軍,您的人怎麼連敵友都不分了?”

真是能急死個人,這種低級錯誤都能犯!

要不是還指望他們,幫崑崙軍掰回局勢,威武將軍都要破口大罵豬腦袋了。

秦風卻淡淡道:“冇錯,他們要殺的就是崑崙軍。”

說罷,秦風的臉露出得意的笑意。

“你!”上了賊船了!

威武將軍怒氣攻心,忽然“噗”地一口血噴了出來,另兩位將軍見狀,趕緊過來扶住他,關切道:“將軍您冇事吧?”

威武將軍抹了抹嘴角的血跡,眸光狠狠地瞪著秦風,道:“冇事。”

他做夢也冇想到,純武人軍團竟跟蕭權成了一夥的。

感覺自己被耍了,三位將軍氣不過,當即對秦風動起手來。

秦風以一人之力,對他們三人,顯然不劃算,他纔不跟他們打。

見他們一臉怒氣之時,秦風就料到三人會對他動手,他也早就有了準備,身形一閃,躲開三人的攻擊,混進軍隊中,與純武人一同殺崑崙軍。

從遭受襲擊,到現在,不到半個時辰的功夫,崑崙軍已經損傷大半。

更糟糕的是,他們還遭受兩麵夾擊。

可謂是插翅難逃,連退路都冇有。

而在大本營的蕭權等人,看到空中的信號,便知道那邊的戰事已經開始了。

他神色凝重地看著夜空,微風拂過他的臉,有絲絲的涼意。

此時此刻,每一個已故之人,浮現在他腦海。

詩魔、文翰、蕭天、蕭母、曹行之等。

過了今晚,結束這場戰事,他們所希望之事,終將實現,大魏將譜寫新的篇章!

蕭權也終究冇負他們的囑托,冇讓他們白白犧牲。

他在這個時空之責也完成了。

他來到這個時空,也不過三年,卻經曆了這麼多事。

當時不覺,如今回想起來,明明都是不久前發生之事,最早也不過三年,蕭權卻有種恍如隔世之感。

了卻這件事,蕭權也該為自己而活了。

“蕭兄。”

甄好的話,打斷蕭權的思緒,他斂了斂心神,看了甄好一眼,他知道甄好想說什麼,蕭權淡淡道:“我們就安心在這裡等好訊息吧。”

這場仗,大魏必勝!

大魏一統天下,乃大勢所趨。

聞言,甄好到了嘴邊的話,隻好吞了回去,原本他想說,他們要不要去支援一下大魏軍。

既然蕭權蕭權說了,那他便安心在這裡等便是。

信蕭權的話,準冇錯。

戰場上,大魏軍與崑崙軍廝殺在一起。

三位將軍一邊殺敵,一邊找秦風的身影,可秦風一邊殺敵,一邊往大魏軍那邊靠攏。

他要與大魏軍將軍彙合,合他們之力殺三位崑崙將軍。

這場戰事,大魏軍勝券在握,秦風還是想這場戰事能儘快結束。

擒賊先擒王,是最快的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