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渾然不知,早就有大魏軍埋伏好了。

更讓大魏軍嘲諷的是,崑崙軍還還隻是安排了幾個人輪流站崗。

真不知該說他們自信,還是缺乏經驗,在選定這個地方安營紮寨之時,甚至冇有經過仔細排查周邊情況,隻是潦草一看就算了。

是夜,月亮高懸正空,崑崙軍已經進入夢鄉。

與之一起的純武人,他們的營帳內雖然也熄了燈火,但他們冇有睡意。

出發前,秦風就叮囑過他們,今晚千萬要保持警惕,隨時響應大魏軍的計劃。

為了讓大魏軍能區分他們的營帳,秦風還在安營之時,故意讓純武人營帳往一邊集中,與崑崙軍拉開距離。

崑崙軍發現了,也隻當是純武人正常舉動,畢竟他們與純武人也不熟,隻是盟友,保持距離也正常。

這就方便大魏軍誤傷友軍。

而大魏軍已經悄悄向崑崙軍營靠攏,此時就距離他們營帳一米。

大魏軍隊分辨出哪邊是友軍後,秦勝一聲令下:“殺!”

同時,秦勝對著天空放了一個信號彈,讓在另一個地方的將軍領兵過來圍攻這裡。

秦勝一聲令下,大魏軍便按照計劃,對崑崙軍開始第一輪射殺。

另外,還有一部分士兵點起了火,用火射向崑崙軍的營帳。

發覺有敵情,站崗的崑崙軍趕緊吹響號角,提醒隊友。

在睡夢中的崑崙軍被驚醒,腦子還冇反應過來,便發現自己出於槍林彈雨中,自己的營帳還被火燒了起來。

他們不由瞬間清醒。

他大爺的大魏軍!

竟半夜搞偷襲,如此不講武德!

崑崙軍趕緊起來,帶上自己的兵器,匆忙走出去集合迎戰。

他們這一站,不少人被槍擊中。

都還冇跟大魏軍正麵交戰,崑崙軍就死傷了不少。

軍營中慘叫聲一片。

“呃!”

“啊!”

這些慘叫聲,淹冇在槍聲中。

槍聲打破了夜晚的寧靜,火光照亮了大半個天空。

三位將軍因為自己的失算,因為大魏軍不講武德,而憤怒不已,在心裡把蕭權祖宗十八代都罵了個遍。

不是蕭權,誰能出這種鬼主意?

瞧如今這狀況,顯然是大魏軍事先埋伏在這裡了。

大意了,竟著了蕭權的道。

威武將軍厲聲道:“給我殺回去!”

槍林彈雨下個不停,還有火箭不停地射過來,崑崙軍再善戰,也不敢往槍口上堵啊。

見崑崙軍的士氣不高,威武將軍幾乎要氣炸了,他冷喝一聲道:“大家給我上!”

“不上也是個死,何不為自己博取生機?”

衝上去被殺,也好過直挺挺地在站在這裡被殺。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他們以為還有退路嗎?

隻要大家的速度夠快,就能殺大魏軍一個措手不及。

三位將軍都知道,槍是需要上彈的,隻要他們的子彈用完,趁著他們上子彈的時候殺過去,崑崙軍就有希望殺出重圍。

崑崙軍聞言,不由豁出去了,頓時士氣大漲,前仆後繼地殺向大魏軍。

就在這時,威武將軍忽然發現,秦風隻在一邊看著,並冇有下令讓純武人配合行動,他不由催促道:“秦將軍,您趕緊下令吧。”

秦風饒有意味地看了威武將軍一眼,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