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出發,可以說崑崙軍已經輸了大半了。

身為將軍,竟選在這個時候出兵,不計路程與時間,不是當將軍的太過急不可耐,就是太過自信。

領兵打仗者,最是忌諱沉不住氣與自大,崑崙的三位將軍占了,他們想贏這場仗,除非是天降神兵來助他們。

否則,就是他們癡心妄想!

將軍聞言,眸光一亮,當即明白蕭權之意,他道:“有兩個地方,他們有很大的可能會選。”

言外之意是,他也不能具體到一個地方。

蕭權明白,他道:“好,那就這兩個地方,我們都布兵埋伏。”

“現在時間還早,我們的士兵可以休息一會,養足精神。”

養足精神的大魏軍,突襲趕路疲憊的崑崙軍,那場麵,大魏軍一定士氣高漲。

秦勝和將軍聞言,當即下去安排。

這時,蕭權纔想向甄好瞭解一下鎮西軍的進程。

於是,蕭權來到甄好的營帳,甄好說,按照鎮西軍之前的進程,他們不是今晚半夜到,就是明天早上到。

時間不會相差很多。

大戰在即,甄好不由有點緊張,他陰柔道:“真的今晚搞突襲,不等蒙驁和白起?”

兩人可是千裡迢迢趕來,為這一戰的。

要是兩人趕到,碰上收戰場,人家不是白跑一趟?

蕭權淡淡一笑道:“有他們用處就是了,還一定要殺敵?”

“他們來到,戰事結束,他們休息一下,又回駐地去,就當是一次集體旅遊,不挺好的嗎?”

呃,集體旅遊,這話也就隻有蕭權說得出了。

看看,財大氣粗之人,說話都特彆的豪橫,如此龐大的軍隊,千裡迢迢趕來,浪費時間與精力不說,這一路上軍糧得耗多少?

蕭權眉眼一挑,道:“說得好像他們不出兵,就不用吃一樣。”

“.......”這話聽著冇毛病,但甄好總覺得好像哪裡有問題,可他就是琢磨不出來。

好吧,蕭權贏了。

至於白起,以牧雲州到這裡的距離推算,蕭權算著牧雲軍抵達時間,與鎮西軍相差不會太多。

就是秦家軍,等他們趕來,怕是隻有清掃戰場的份了。

畢竟京都距離這裡是最遠的。

事情安排妥當,蕭權等人就靜等崑崙軍下來。

.........

轉眼間,便已經到了日落西山之時。

崑崙軍比蕭權預料要快將近半個時辰。

不過大魏軍也已經做好了準備,蕭權的計劃冇受到影響。

如將軍所料,崑崙軍選擇安營之地,就在他說的其中一個地方。

而他們選的那個地方,秦勝和將軍事先就覺得崑崙軍選的可能性比較大,便側重在這個地方佈置。

可以說,計劃進展得非常順利。

崑崙軍也冇察覺出,附近有大魏軍埋伏,三位將軍還想著,先休整一個晚上,明日清早就舉兵直攻大魏軍軍營。

哪怕他們知道,大魏軍一定會有探子回報,他們已經抵達邊地附近的訊息,他們還是覺得大魏軍今晚不會搞偷襲。

畢竟他們選的這個地方,易守難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