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功勞,秦風不敢當,他淡淡道:“這是蕭大人的計謀。”

副將道:“原來是蕭大人早有預料。”

可彆說,以前他們雖視蕭權為仇敵,可經過這次之事,與蕭權有所接觸,他們發現蕭權真跟傳言說的很不一樣。

大魏有蕭權這樣的人,真是大魏的福氣。

也正因為有蕭權,大魏的局勢才被扭轉。

不管怎樣,以後他們純武人,也能生活在陽光下,再也不用東躲西躲,吃了上頓愁下頓了,這是好事。

秦風眸光看向營帳外,語重心長道:“是啊,我們以後會過上好日子的。”

不知不覺時間過去了大半天,威武將軍那邊也生怕錯過機會,很快就做出決定,他讓人來給秦風傳信,說決定發兵攻打邊地的大魏軍。

等純武人軍隊準備好,他們就出發。

秦風當場讓人捎話回去:“你回去告訴將軍,我這邊已經準備好,將軍決定出兵之時,吹個號角就行。”

“本將軍就會領兵到路口,與你們集合。”

傳話之人把秦風的話帶了回去,威武將軍得到秦風的迴應,當即點兵出發。

出發之前,他應秦風之要求,吹響了號角。

這一聲號角,可不僅僅是通知秦風出發這麼簡單,還通知了乾坤筆。

蕭權離開軍團之時,就與秦風有個約定,他會讓乾坤筆藏在這附近,如果崑崙軍隊準備開戰,秦風就想辦法,吹起號角。

到時候乾坤筆聽到號角聲,就會給蕭權通風報信。

這一聲號角聲起,乾坤筆果然“咻”地一下,飛往邊地。

它們抵達邊地之時,蕭權正在與秦勝和將軍商議戰事之事。

這場戰事得速戰速決,絕不能給崑崙軍隊退回崑崙山的機會。

百姓們盼望和平,崑崙軍卻唯恐天下不亂,蓄意挑起戰事,那蕭權就讓他們有來無回。

秦勝和將軍也是這個意思,任何破壞和平之人,都罪該萬死。

蕭權淡淡道:“那還望兩位將軍下去做好準備。”

做好準備,隨時可以應戰,這樣的話,即便崑崙軍搞偷襲,大魏軍也不至於亂陣腳。

蕭權讓二人這麼做,也是以防秦風那邊出意外。

一般來說,不出意外的話,那邊有動靜,乾坤筆就會當即把訊息傳回來。

秦勝和將軍氣勢十足道:“是!我們這就去準備!”

二位將軍剛走到營帳門口,乾坤筆便迎麵竄來,要不是乾坤筆反應夠快,閃得及時,就要撞兩人臉上,指不定是要戳到兩人哪裡。

真是說曹操,曹操到。

乾坤筆回來,那便是崑崙山有訊息了。

蕭權把兩位將軍叫住:“二位請留步,看看乾坤筆帶回什麼訊息。”

聞言,秦勝和將軍轉身往回走。

乾坤筆也不等蕭權問,直接飛向桌子,桌子上有張紙,長的那支在紙上揮揮灑灑,寫出一段話:

崑崙軍與純武人軍團已經集合,準備下山。

以軍營到這裡的路程來算,他們最快也要在太陽下山之時抵達這裡。

這麼說來,大魏軍是占優勢的,他們對這裡的地勢十分熟悉,而崑崙軍可就未必。

加上他們抵達冇多久,就是天黑,即便他們不急著對大魏軍開戰,那也得趁早找個地方安營紮寨。

蕭權眸光閃閃地看向將軍,這裡的地勢,他最熟悉,蕭權道:“將軍覺得,他們最有可能在哪裡安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