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人以為他不承認就能矇混過關了嗎?

那真是太小瞧三位長老了。

以前被他忽悠得團團轉也就算了,如今知道真相,還被他忽悠,他們的名字就倒過來寫!

七星道:“你少在這兒胡扯,我們不會再上你的當。”

長老們也懶得和聖人扯,三人對視了一眼,便直接對聖人下手。

論真本事硬碰硬,聖人不是三位長老的對手。

耗下去,也隻會消耗聖人的體力,到頭來,他還是一個輸字。

一旦輸了,他就隻有死路一條。

所以,聖人還不如剛開始,就趁著長老們大意不防,耍手段。

眼看三人的柺杖就要擊中自己,聖人匆忙往邊上一閃,同時,他兩隻袖子一甩,袖中飛出數枚銀針。

這些銀針上啐了劇毒,是那種能讓人變成異鬼之毒。

讓三位長老成為聽命於他的異鬼,是個很不錯的選擇。

他們的實力本就在線上,成為異鬼之後,也將會是十分難對付的異鬼。

試想想下,三隻異鬼,夠讓蕭權等人頭疼了吧,哈哈哈!

可三位長老早就得蕭權提醒,防了聖人這一招,從麵對聖人這一刻開始,他們就不曾放鬆過警惕。

所以,銀針飛出的那一刹那,長老們便已經察覺了,三人還相互提醒對方:“注意銀針!”

有了提防,聖人想暗箭傷人,可不是容易之事。

三人的柺杖一掃,一股強大的內力輸出,把銀針如數打落在地。

七星眸光冷冷地看了地上的銀針一眼,見針尖上沾了黑黑一層東西,不用問都知道,這是毒針。

他的雙眸冷若冰霜,聲音也是冷得如千年冰窖:“原來蕭權所言非虛,鳴仙門的人,下至門徒,上至大掌門,大多都是一些上不得檯麵之人。”

而立於這世上,他們想要光明正大地走在人群中,想要樹立他們的威望,就得有能讓大眾折服的東西。

於是,他們自稱自己是天道之代表,故弄玄虛,抬高門派的威望,以及掌門的身價。

悲催的是,崑崙長老們英明一世,卻也被聖人玩弄於股掌中,錯把自己仇人當盟友,真是可笑之極。

他們把這份恥辱,化作仇恨,他們眸噴烈火地瞪著聖人,在七星的指揮下,三人佈下陣法,把聖人困於其中。

雖說聖人也是精通陣法,但聖人孤身一人,實力也還冇恢複到以前的程度。

而陣法需要佈陣之人的實力來支撐,所以,即便以前聖人的陣法再厲害,如今在七星麵前,絕對不是七星的對手。

以免夜長夢多,三位長老也不想跟他打拉鋸戰,速戰速決,他們好去跟青龍彙合。

再說了,聖人這麼陰險,給他的時間越多,三位長老的危險就越大,他們纔不拿自己的安危開玩笑。

進了陣法,那就是七星的主場,另兩位長老給七星打輔助,聖人處處受到牽製。

他剛瞧見長老的身影,掏出腰中劍想刺過去,長老的身影卻忽而不見,緊接著他身後重重地捱了一柺杖,被打得踉蹌了幾步,靠著手裡劍撐住地麵才站穩。

而長老冇有給他緩氣的時間,緊接著,又是朝著他後背給了他一柺杖。

這一柺杖下去,直接把聖人打得噴出一口老血。

聖人雙眸陰狠地抬起手背,抹了嘴角殘留的血跡一下,冇然後站直了腰,他冇有轉過身,確實袖子往後一甩,又甩出幾枚銀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