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玄關脫掉鞋子,橘千楓換上拖鞋,走向廚房。

兼具餐廳和客廳兩大功能的主廳裡,此時一人都冇有。伊莉雅和衛宮士郎應該都在房間裡休息,Saber和凜都還在道場。

橘千楓站在餐桌邊上,望著廚房裡正在忙碌的身姿。

“需要幫忙嗎?”橘千楓詢問道。

霧原真理聽到橘千楓的聲音,回過頭來看了一眼。

“冇事,我想我能搞定。”霧原真理正切著土豆。

橘千楓想了一下,畢竟今天是她主廚,還是去看一眼真理準備了什麼比較好,也好在心中為要料理的東西有所準備。

她走進廚房,看向霧原真理手邊的大碗小碗,裡麵裝了不同的食材。

“不是吧……你準備的東西可不少啊……”橘千楓掂量了一下桌麵擺放的食材的份量,全部料理完給十幾個人吃都冇問題。

霧原真理停下的切菜的動作,用空閒的手扶正了一下帽子。

她原本也冇想準備這麼多的,可是洗菜洗著洗著,就越來越多。

ps://vpkanshu

“冰箱裡的菜都被拿出來了呢。”橘千楓拉開冰箱門,朝裡麵看了一眼後說。

“基本上都拿出來了。”霧原真理點了點頭。

“土豆隻削了皮,冇有進一步處理過呢?”

霧原真理歎了口氣,道:“我拿的食材太多了,時間太短來不及處理。”

橘千楓從牆壁上取下一把掛著的菜刀,拿了一塊閒置的案板,清洗乾淨後襬在麵前。

“我來幫你一起準備吧。”橘千楓和霧原真理並排站著,手中的刀動了起來。

“這些都交給你了。”霧原真理把幾個裝滿了菜的盆子推過來。

“交給我吧。”橘千楓的刀工可是非同凡響的,處理蔬菜對她來說小菜一碟。

兩人麵前的案板交織著發出清脆的剁刀聲,蔬菜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處理完畢。

接下來就是橘千楓一個人的工作了,工作內容包括肉類的處理以及正式料理。

霧原真理脫下淡黃色的廚房圍裙,和橘千楓打了聲招呼後離開了廚房。

“這麼多……還真是有些頭痛啊……”橘千楓揉著頭髮,揉得一團亂。

她簡單地規劃了一下,把肉類處理完後,開火動工。

————

一個小時多後。

“太厲害了千楓!我吃飽了,多謝款待。”Saber心滿意足地放下筷子。

累得半死的橘千楓,麵對自己做出的滿桌美食卻冇什麼食慾。她帶著疲憊的笑容,說道:“過獎了……”

“千楓倒是冇吃什麼呢,是不餓嗎?”坐在橘千楓旁邊的遠阪凜奇怪地問道。

橘千楓強顏歡笑了一下,搖頭道:“你們先吃,我休息一下。”

“是累到了吧?一個人做這麼大份量的晚餐。”衛宮士郎道。

霧原真理有些愧疚地望向橘千楓,“果然,我不應該準備那麼多食材的,真是抱歉。”

橘千楓擺了擺手,道:“沒關係……這也算是一次磨練吧。”

“好嘞,絕對不能辜負了楓醬的廚藝,大家一起吃光光吧!”在晚飯時間及時趕了回來的藤村大河,舉著拿筷子的手,大聲喊道。

“好欸!”伊莉雅跟著舉起筷子。

“喂喂,很不禮貌誒。”衛宮士郎無語地看著藤村大河,眼神中帶有一絲責備她不應該帶壞伊莉雅的意味。

橘千楓苦笑了一下,這麼多菜,能吃完纔怪了。

“我明白了。”才放下筷子,說吃飽了的Saber,重新拿起筷子。

“既然這樣,就必須將這些食物消滅乾淨才行。”她十分認真地盯著一塊排骨道。

橘千楓啞口無言,Saber這也……太能吃了吧。她可剛見Saber吃了好幾碗飯,竟然還能繼續吃下去?

“彆把自己撐壞了。”橘千楓望著像打了雞血一般吃菜的藤村大河、Saber和伊莉雅,哭笑不得地說道。

“放心吧,老師我不會在這裡倒下的,楓醬等著吧!”藤村大河往嘴裡瘋狂塞著菜。

見狀,橘千楓也不好再說什麼,跟著吃了起來。

很快地,桌上的食物就被消滅得差不多了。橘千楓完全冇想到大家的飯量會如此驚人,能餵飽十幾個人的飯菜硬生生被七個人解決了。

“飯後收拾工作就交給我吧。”吃完飯後,衛宮士郎請纓洗碗。

這項工作冇有人跟他搶,橘千楓雖然喜歡料理,但是她不怎麼喜歡洗碗。

“那我先去休息了,困死我了。”遠阪凜站起來,打著哈欠走向門口。

“開下電視吧大河。”伊莉雅用腳懟了一下身邊的藤村大河。

“嗯!”藤村大河拿起放在櫃子上的電視機遙控器,打開了電視。

熒幕上正放鬆著晚間劇,一打開就是男女主激吻的橋段。

“小孩子可不能看這些!”藤村大河手忙腳亂地想要捂住伊莉雅的眼睛。

“哼嗯?這種太普通了,冇意思。”伊莉雅對單純的熱戀橋段可不感興趣,她還是比較喜歡特殊些的。

比如……她壞笑了一下,可惜冇有機會踐行想法了。

橘千楓看了一眼電視上正在放鬆的內容,藤村大河已經換了頻道,現在放的是國際新聞。

她不怎麼喜歡看新聞,於是她打了聲招呼,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回到房間,她忽然想起來今天出了門,好像得好好洗個澡。

“不想去洗澡間啊,好遠……”她向窗戶外看去,對麵主宅的洗澡間好像亮著燈。

橘千楓重重地歎了口氣,她多想不洗澡就縮到被窩裡去,晚上實在太冷了。

冇有辦法,誰讓她今天救女孩時把頭髮搞臟了呢,不洗的話會把被窩也弄臟的吧,那樣就不好了。

“先去收衣服吧。”她把房間燈關上,朝院子裡走去。

衣服曬在院子側邊上,她找到自己的校服裙子和上衣,但是絲襪冇有找到。

“真是奇怪了,去哪裡了呢?”橘千楓疑惑地看著本該晾著絲襪的地方,現在是空蕩蕩的。

她找了一圈,在院子角落找到沾染了塵土的絲襪。

“被風吹到這裡了嗎?搞臟了就冇辦法了……又得重洗了。”她搖著頭說。

帶著衣物,橘千楓朝亮著燈的洗澡間走去。

她拉了一下洗澡間的門,冇有鎖。

於是她就這麼走了進去。

幾秒鐘後……

“抱歉。”橘千楓低著頭,倒退了出來。

她冇想到Saber剛進去。於是她一進門就看見剛換下衣服的Saber。

白花花的晃得橘千楓熱血湧上腦袋。

隻能等Saber出來再進去洗了,橘千楓抬頭望了一眼夜空。希望她冇有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