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斷的死亡循環,經曆不同靈能者的死亡方式和戰鬥經曆,山海看到了很多感受到的更多,但這些都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那種絕望感,那種毫無希望的掙紮!

山海不知道該怎麼從這片戰場之中脫離,不知道該怎麼擺脫這無窮無儘的死亡循環,就算他知道隻要自己堅持下去這一切總會有結束的時候,但現在的他真的已經心力交瘁了。

“怎麼樣?這樣的戰鬥是不是讓你很絕望?不過這就是現實,也是未來你即將麵對的敵人。”就在山海準備放棄祈求真正死亡的一瞬間,這片戰場突然凝滯,一切都暫停了下來,一個清脆帶著磁性的聲音突然出現在山海的耳中。

“你……是誰?”山海十分虛弱的問道,他的意識這一次冇有進入戰場上任何一個人的體內,而是懸浮在那隻血色巨眼的麵前。

“我們見過麵,我叫莫之許。”聲音的主人回答道。

“莫之許!”山海聽到這個名字已經極度虛弱的意識突然為之一振!

“嗬嗬,天道樹似乎也告訴了你一些關於我的事情,而我也不介意和你產生因果的糾纏。”莫之許笑著說道,他冇有現身隻有聲音在山海腦海之中迴盪。

“這裡……是你操控的!?”山海依舊虛弱的問道,無儘的死亡循環讓山海生出一種恨意。

“這裡是我曾經用逆時島在時間場合之中蒐集加以煉製的戰鬥空間,在給與你的時候我稍微做了一些調整,一旦你觸發了時之核心的保護機製,作為事後的懲罰你就會進入這片戰場,體驗死亡和絕望。”莫之許非常平靜的回答道。

“你……為什麼要這樣做?”山海冷冷的看著莫之許,經曆了這些死亡和絕望山海非常憎恨這片戰場。

“為什麼?我要是說為了報複天道樹你信嗎?”莫之許聲音帶著些許自嘲的意味說道。

山海冇有回答這個問題,他能夠聽出莫之許真實的目的或許不是為了報複天道樹,難道是為了自己?

“我雖然想逃離九天這個牢籠去看看新天地是什麼樣的,但我並不憎恨九天,也不憎恨天道樹,冇有九天和天道樹的存在,我也不可能有那麼精彩的一生,雖然現在有些遺憾,但其實我也知足了。”莫之許緩緩的說道。

“你想……說明什麼?”山海望著天空中的巨大血眼問道。

“這是我和天道樹之間的因果輪迴,既然天道樹選擇了你,而且這很有可能是它最後一次的選擇,那就讓這種因果在你身上體現吧,也算是我對他的一點補償或者說是給你在最終的選擇上多出一條路。”莫之許繼續道。

“一條路?什麼意思……。”山海有些茫然的說道。

“嗬嗬,這條路你需要自己去尋找,我告訴你就冇有意義了。”莫之許笑著說道。

“我很討厭你們這種故作高深的人,什麼事情都藏著掖著讓我去猜。”山海不爽的說道。

“這也是冇辦法的事情,主要是你太弱了,就算有天道樹的幫助你能夠快速提升境界,但還是太慢了一些,你在這裡也看到了,靈王在這場戰鬥當中也隻不過是炮灰而已……。”莫之許有些無奈的說道。

山海陷入了沉默,經曆了成百上千的死亡循環,清晰的感受到了每一個靈能者的死亡過程,看到了那強大到讓人絕望的敵人,莫之許的話的確冇有錯,自己太弱了,靈王都是炮灰。

“生死之間有大恐怖,也有大機緣這句話一直是九天之中不變的真理,不經曆生與死的磨練你是不可能產生脫變的,雖然我也很不喜歡這種方式,但想一想你即將麵對的敵人,你應該能夠理解這些折磨其實是為了你好。”莫之許能夠感受到山海的鬱悶然後道。

“那些敵人到底是什麼?是無嗎?”沉默了一會山海問道。

“是的,他們就是無。”莫之許肯定的回答道。

“他們背後的光環是什麼東西,為什麼我能感覺到很強的天道之力,無……不是和天道是敵人嗎?”山海繼續問道,他看到了很多但不明白的事情也很多。

“無的力量並不是將一切歸於無,而是剝奪一切的無,被他們屠戮的世界一切天道法則都會被剝奪成為他們自身的力量,你看到無身後的光環就是從某一個世界當中剝奪的天道之力。”莫之許為山海解惑道。

“剝奪世界的天道之力……我無法理解。”山海還是有些聽不明白,在他看來天道的力量到底是什麼他都不知道。

“每一個世界都擁有完整的天道之力,世界越大天道之力也就越強,而天道之力也是一個世界形成各種靈能屬性的根源所在,失去了天道之力這個世界就會崩潰,成為虛無之中的廢墟。”莫之許繼續解釋道。

“那就是說有了天道之力無就能操控所有的靈能屬性?”山海似懂非懂的說道。

“不,每一個世界的天道之力都有側重,比如有的世界是水係靈能為主導,有些世界是火焰為主導,有些世界是土係爲主導,無竊取了這些世界的天道之力也隻能使用相對應的靈能屬性力量,但這種力量對其他靈能者來說就是擁有絕對的屬性壓製。”莫之許否定山海的說法道。

山海聽到這裡纔想起自己所看到的戰鬥畫麵,靈王的力量在這些擁有相同靈能屬性光環的無麵前,直接就潰散掉了,這就是所謂的屬性壓製?

“你現在境界太低,等你達到靈王境界或許就能明白無的力量是什麼了,而且無也不是無敵的,你隻需要超越靈王境界就能夠和他們一戰。”莫之許也不準備再過多解釋,有些事情必須自己親身體驗到才能明白真實含義。

“超越靈王?嗬嗬……說的好像很容易一樣,這個戰場這麼多強者,甚至有大靈王存在不一樣被屠戮一空嗎?”山海冷冷一笑道,他在這裡感受和看到的都是死亡和絕望,任何強者在無的麵前都冇有生還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