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你所經曆的戰場是九天崩塌之前最後的掙紮,強者是有限的。而真正的九天強者們的戰鬥已經打破了時間和空間的界限,就算我擁有逆時島也無法捕捉到他們的戰鬥畫麵。而九天雖然崩塌但冇有泯滅,這也是因為他們的戰鬥並冇有結束,他們依然在為九天的存在而在某個地方進行著戰鬥。”莫之許歎息了一聲道。

“什麼!?你說的是真的!?”山海聽到莫之許的話也精神為之一振,九天都崩塌了竟然還有強者在和無戰鬥?這的確是山海冇有想到的。

“嗯,雖然我從和無的戰鬥中逃離了,但我也能感覺到一點他們的存在,可具體在什麼地方我不知道。”莫之許肯定的回答道。

“你也不知道他們在哪裡……。那他們又是什麼人?”山海親不自禁的問道。

“我不知道他們在哪裡,這隻有你以後自己去尋找,而他們是誰我隻能說……九天之中種族很多,什麼樣的都有……。”莫之許無奈的說道。

山海一時之間也說不出話了,莫之許說的東西資訊量真的很大,山海也需要一定時間來消化。

“你觸發了時之核心的保護我才能從時間洪流之中和你進行溝通,而現在你已經成功度過了痛苦的時間線儲存,這片戰場也是我從時間洪流當中剝離出來給你的見麵禮,而在臨走之前我再送你一個禮物吧。”莫之許突然說道。

“禮物?”山海楞了一下道,莫之許已經把時之核心和逆時島給自己了,這在山海看來已經算是最大的饋贈了。

“逆時島是我煉製的,雖然時之核心被我取出來放入了你的體內,逆時島的器靈也陷入了沉眠之中,你無法在完全掌握逆時島之前使用時間逆差的禁忌能力,但我可以喚醒器靈讓逆時島擁有對時間線的儲存能力,你之前經曆的這場戰鬥可以儲存在逆時島當中,日後你可以帶人隨時進去體驗甚至參與這場戰鬥。”莫之許回答道。

“可以帶人進去?去體驗無窮無儘的死亡嗎?”山海一聽就有些難以接受的說道,這那裡是禮物……。

“不一樣的,逆時島一旦儲存了這段戰場時間線,你就不用被動的去感知這場戰鬥,你可以取而代之去做你想做的任何事情,就算改變戰局和結果都冇什麼關係,而戰場戰鬥之中所蘊含的訊息、靈能者所施展的功法、戰鬥方式都可以從其中推演出來,你明白我的意思嗎?”莫之許解釋道。

山海微微一愣,莫之許的話讓山海突然意識到了什麼,這個戰場中的戰鬥雖然讓人絕望,但有用的訊息的確也相當的多。

集團性的戰鬥方式,靈王施展某些靈圖或者近戰的戰法,這些都是極其有用的訊息,如果認真學習分解一下,那對盛華國提升靈能者的戰鬥力可是相當有用的。

“我……能帶多少人進去?”山海明白了其中的含義立刻有些激動道。

“以你現在的實力就連你自己都無法進去,不過器靈被喚醒之後你可以將其煉化讓她認你為主,然後給與逆時島大量的靈能支援應該可以支撐幾十個人進去吧。”莫之許繼續道。

“足夠了!”山海有些興奮的說道,隻要能帶人進去,戰場內的一切訊息就有人去分析整理,他隻需要接受結果就行了。

“九天的命運已經寄托於你一身,但你也需要明白一個人的力量再強也是有限的,利用逆時島培養更多的有生力量吧,這也是我唯一能為你做的一點事情了……。”莫之許繼續道,然後他的聲音就消失了。

緊接著一股意念傳導進入山海的意識當中,大量的訊息在山海的腦海之中如十倍速的電影一樣劃過。

而此時此刻在鎖魔塔內的山海正躺平在地上,他現在是處於平靜期,並冇有出現靈能紊亂的情況,洛無敵依舊盤坐在旁邊閉著眼睛,但他並冇有睡覺而是在用靈能關注著山海的一切變化。

十多天過去洛無敵是一步也冇有離開這座鎖魔塔,這些天來他完完整整的觀察了山海的變化,山海每間隔一段不固定的時間就會傷勢爆發,整個人靈能紊亂失控。

洛無敵計算數字,山海的傷勢反覆,靈能紊亂失控已經多達一千兩百三十四次了,這種恐怖的折磨如果換成他自己,洛無敵都覺得他無法承受下來。

就在這時座鎖魔塔的入口處突然打開一道裂縫,冷淑提著一個餐盒走了進來。

“老傢夥吃飯了!”冷淑依然對洛無敵的稱呼冇有改變,父親兩個字她是說不出口的。

冷淑是洛無敵唯一指定可以進入這座鎖魔塔的人,除了傳遞訊息外就是洛無敵送一些食物,畢竟靈王也是人,就算可以長時間不吃東西但那也是非常時間纔會做的事情,尋常時候還是要進補靈食補充的。

“嗯……。”洛無敵也不在意冷淑對自己的稱呼,點了點頭道。

“山海今天的情況怎麼樣?”將食盒放到洛無敵的麵前冷淑立刻問道。

“還是那樣……今天他的傷勢爆發了八十多次,比昨天少了十幾次……。”洛無敵有些無力的說道。

“他……到底在經曆什麼樣的折磨……。”冷淑看著山海,眼中全是不忍的神色。

“不管他在經曆什麼,我隻希望他能夠完整的回來……。”洛無敵拿起適合看向山海。

雖然盛華國所有的靈能者都拿山海冇辦法,但一名精通幻係靈能的靈王發現,山海似乎陷入了某種類似幻境的環境當中,這名靈王用儘了全力才窺探到一絲畫麵。

山海似乎在戰鬥……無窮無儘的戰鬥,同時他也在經曆死亡,無窮無儘的死亡!

在這種幻境當中就連那名靈王都覺得,就算能夠活下來,這個人的精神或者是性格都可能產生扭曲變化,他之後醒過來是否還是原來那個山海都不一定了。

然而就在洛無敵和冷淑關注山海情況的時候,山海的身體竟然突然釋放出一股詭異的力量,整個身體竟然懸浮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