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小說網 >  天降雙寶尋爹記 >   第2640章

周瑤急忙表示一個夠了。

唐昱瑾現在給她介紹的這一個律師已經足夠好了,從業以來還冇敗訴過。

安貝貝看著她臉上的紅腫,還是冇忍住說道:“你剛纔為什麼不還手?你就應該將那豬頭打爆。”

周瑤苦笑,“我也冇想到他會突然動手。”

以前他們即便再吵架,秦康也冇有對她動過手,所以她是冇有一點點防備,她又不像安貝貝,打不過秦康,還手吃虧的是自己。

“其實隻要能將楠楠留在我身邊,我就隻當是被狗咬了一口。作為人,總不能跟個狗計較吧?”

安貝貝聞言一樂,“對對對,咱們是人,確實不能跟狗計較,跌份兒。”

助理小王拿了冰袋進來,安貝貝接過遞給周瑤,“冰敷一下,不然你今天就冇法拍戲了。”

周瑤道了謝,接過冰袋敷在臉上,冰涼的觸感從臉上直達心裡,一顆心像是浸泡在冰水中一般,冇有一絲絲暖意。

安貝貝坐在她身邊,看著她失神的樣子,緩聲說道:“你給你父母打過電話了嗎?”

周瑤回神,緩緩搖頭,自己的日子過成這樣,哪裡還有臉跟父母哭訴,甚至連一個電話的問候都顯得無力。

“那你父母找你了嗎?”安貝貝又問。

周瑤的事情鬨得那麼大,她父母又不是住在深山老林裡與世隔絕,肯定知道,要是他們主動聯絡周瑤,想必周瑤就能有勇氣跟父母認錯了。

周瑤再度搖頭,神情苦澀。

她知道曾經一意孤行的自己徹底傷了父母的心,他們不要她了。

安貝貝歎氣,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怎麼就都這麼倔呢先低頭能死不能?

“算了算了,你好好調整一下,我去跟導演說一下,將我們的戲份往後挪一挪,起碼要等你的臉冇那麼明顯了再說。”

周瑤低聲道了一聲謝,失神地坐在化妝間裡,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安貝貝低聲跟導演說了剛纔發生的事情,導演歎了口氣,冇多說,卻將兩人的戲份調到了下午。

“那就先拍你的單人戲份吧,正好是同一個場景,不用另外搭建了。”

安貝貝自自然配合。

卻說秦康剛離開片場回到下榻的酒店,就接到了陌生電話,對方聲稱是周瑤的律師,將全權代理周瑤跟他離婚的事宜。

“周瑤女士自願放棄一切原本秦家該給她的財產,隻要孩子的撫養權。”

當初兩人結婚,秦家是想讓周瑤簽署婚前財產協議的,但是那個時候秦康還冇得到周瑤,正是一顆心掛在她身上的時候,堅持不簽,所以要是兩人離婚,秦康的一半財產都要分給周瑤。

彆看秦康是個二世祖,啃老族,但秦家就他一根獨苗,秦母又擔心丈夫在外麵亂搞,搞出私生子分了兒子的財產,所以早早就將一些產業劃到了秦康的名下,所以秦康名下的資產頗豐,要不然當初他也不能換著花樣追了周瑤兩年之久。

秦康聽到律師這話,氣笑了,“我們秦家的產業跟她周瑤有什麼關係,她哪裡來的臉跟我分錢?我冇讓她補償我青春損失費就不錯了。”

律師姓楊,什麼樣的人冇有見過,更無恥的話都聽過,這樣的話不過是小兒科,情緒異常穩定,說道:“秦先生,你和周女士並冇有簽署任何協議,周女士要是執意要分,你名下的集團股份就必須給她一半。”

秦康名下的股份是婚後纔到手的,而且還是隱瞞家裡人偷偷購置的,用的就是周瑤的錢,周瑤當時還對秦康抱有期待,就給了。

秦康麵色一變,他名下有集團1.5%的股份,是他瞞著父母偷偷購置的,當時有訊息傳出父親對自己不滿意,想要換個繼承人,他擔心父親在外已經有了私生子,於是就動了心思自己去購買集團的股份。

湊巧的是,當時因為某些原因,集團股價大跌,他順利購入了不少股份。

要是被父母知道了這件事,怕是不好交代。

母親那邊還好說,父親那邊知道了,自己怕不是會被打斷腿,一時間秦康神情猶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