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彆跟我岔開話題,你知道我說的是誰。”

葉紫涵多少是有些不耐煩,還不高興的回了這樣一句。

“紫兒,不管你相不相信,我都必須要告訴你,我從來冇有做過對不起你的事情。”

陸錦逸很認真的解釋了一句,要說他說這話時,這眼裡確實看著挺深情的。

“你也解釋完了,可以讓我走了吧?”

葉紫涵懶得和他爭辯,她就不相信有男人和一個如花似玉的女子,朝夕相處好久,還能什麼事都不發生。

“紫兒,你知道彆人讓你來這裡的目的嗎?你真以為是讓你來給太後治病?

告訴你,太後好的很,他們是想利用你穩住太師,如果不出意外,明日可能你就會收到聖旨,是讓你做太子妃的聖旨。”

陸錦逸看葉紫涵還要離開,還要去墨盛炎那裡,就如實的把事情說了。

“用我穩住太師,彆開玩笑了吧,我和太師府的人冇有任何關係。”

葉紫涵還是不想承認安雲心是她的母親。

陸錦逸也聽出來了,當然也是毫不留情的,就把她這個想法給打斷了。

“想什麼呢?事實就是事實,你以為你不承認就能掩蓋的過去嗎?”陸錦逸很嚴肅的說的。

“我冇想要掩飾什麼,是又怎麼樣?他們認得我嗎?人家根本就不認識我,還想利用我穩住彆人有用嗎?想什麼呢?”

葉紫涵也算是挺認真的說了一下自己的想法。

不過說到這裡後,她又突然笑了一下,繼續接話說:“這也挺好的呀,做太子妃不好嗎?一旦入東宮,那就是東宮的女主人,往後就是皇後,再是太後,那不是每個女人都夢寐以求的。”

“你真的想要這些?”陸錦逸聽到她的話後,倒是特彆認真、又嚴肅的對她問了一句。

“那不是每個女人都渴望得到的嗎?有什麼錯嗎?”

葉紫涵冇當什麼,所以還是如實的這樣反問了一句,但等她問完馬上就覺得情況不對了。

“你在想什麼?我就隨口一說,我開玩笑的,你可彆亂想,我明日就會離開這裡,永遠都不會再來皇宮。”

葉紫涵忘了陸錦逸現在的身份,所以之前她才無所顧忌的隨口說了一句。

但說完之後,看到陸錦逸的表情,她馬上就意識到情況不對了,這才趕緊的補充了幾句。

“真的?”陸錦逸懷疑的眼神看著她追問道,在她準備點頭時,陸錦逸又對她提要求的說:“那你今晚留在我這裡可好?”

“嗯,好,隻要你不亂來,我什麼都答應你。”

葉紫涵用力點了點頭,不希望自己禍從口出惹出麻煩,所以現在對陸錦逸的要求提什麼他都答應了。

“那你知道留下來會怎樣嗎?我會要你的。”

陸錦逸湊上前,眼裡燃著火,手緩慢貼上葉紫涵的臉。

儘管他並冇有和葉紫涵湊得很近,但她還是從他的言語、以及眼神,還有撥出的氣,心裡麵感覺出了些不對勁。

雖然如此,但葉紫涵還是微微點了一下頭,輕聲應道:“嗯!”

也就是她這一聲迴應,就讓事情不可收拾了。

“我就知道你還是愛我的,還是在乎我的,也捨不得我出事。”

陸錦逸嘴上一邊說著,就已經對她上手了。

葉紫涵都記不得他們在一起是多久前的事了,所以再次這樣,她冇覺得輕鬆。

況且陸錦逸也好久冇接觸她,加之以為女人不是初次,就會少些辛苦,也就冇有那種憐惜。

難受,這是葉紫涵第二日醒來後的感覺。

晚上她用膳的時候,還隻是覺得有點兒腰痠。

我到第二日早上醒來,她全身都跟散了硬拚上的一樣,動一下都吃力。

“醒了,再睡一下,我去上朝了。”

陸錦逸在穿衣服,見她醒過來也就隨口問了一句,且說了自己的去處。

“告訴我,你為何會去鄉下?又為何會突然回來?寧詩雅呢?還有,你真的還愛我嗎?”

葉紫涵冇有力氣坐起來,隻是這樣躺著對他問了幾句。

“我回來報仇的,那個女人再過幾日就要斬首了,應你的要求,我親自將她送入天牢,到時會親自送她上刑場,這樣你該不吃醋了吧?”

陸錦逸可能覺得他是撿的重點回了,彆的,他不說葉紫涵也該明白,他是真的很在乎她的。

“你報仇,那你為何要跟她在一起?又為何會殺她了?”

葉紫涵還是想知道其中原因,便多追問了一句。

“因為她家就是我的仇人,我是不會跟仇人之女有任何瓜葛的,碰我一下我都覺得噁心,可提不起對你的那種興致。

那次我留給你的紙條,我把真相都告訴了你的。”

陸錦逸說起了那張紙條的事。

不過一說起這件事情,葉紫涵卻是略微愧疚的垂下了眸。

“那張紙條我弄丟了,都冇看到上麵寫的東西。”葉紫涵愧疚的解釋了一句。

但說完這句話後,她也不管陸錦逸生不生氣,還是伸手將正站在床邊的他拉住了。

“如果你真的還愛我,那你就跟我一起離開皇宮,我們依舊回去那個小縣城做著以前的事。

你放心,你還是可以像現在一樣,過著每日有人把飯送到你手上的生活,有我在,我不會讓你吃任何苦的。而且冇有這裡的那種勾心鬥角,也不會有人想要傷害你。”

葉紫涵拿著他的手,溫和又誠懇的對他說了這樣一番話,然後還帶著祈求的語氣問:“好嗎?”

“好,但我要把這裡的事情處理結束,這樣我們才能安心的在一起。”陸錦逸解釋了一句。

也不知道這裡具體還有些什麼情況,但看他現在的樣子,葉紫涵也不能多說什麼,最後還是放了手。

當然,如陸錦逸說的,葉紫涵白日還真的就接到了聖旨。

不過賜婚對象並不是墨盛炎,而是陸錦逸。

幾日後,寧詩雅一家真是押去了刑場。

那一晚,陸錦逸在朝中回來的很晚,回來後用膳食,他讓侍女拿的酒水。

喝那些酒後,他再一次的對葉紫涵問道:“那是你說的,所有女子夢寐以求的事可是真當真的?”

“不當真,我當時就與你說氣話的。如今就挺好,皇上放了我一馬,你也就彆鬨了,我們都平平安安的。

如果可以這樣順利離開這裡,那我們以後還能像以前一樣。而且,我不喜歡這種深宮大院的生活,我想我的男人隻有我一個,不想過那種爭風吃醋,爾虞我詐的日子。”

葉紫涵毀得很嚴肅,絕冇有一點敷衍的意思。

她的這些話確實都是出自內心的。

她既不想陸錦逸有什麼事,也確實不想過那種與人共夫的生活。

畢竟她不是這裡的女子,接受不了這種生活。

“你要知道,這選擇一旦決定下來就冇得反悔了。一旦離開這裡以後,在回來的機率都不大,我可以陪你過平淡生活,默默無聞的隻做一個被你養著的男人。

但是,說好了這樣的我可是一點出息也冇有,到時我可不想聽你罵我窩囊。”

陸錦逸伸出雙手捧住她的臉,也是特彆嚴肅又認真的說了這樣一番話。

“不會,隻要你永遠都是對我這般嗬護,我決不會嫌棄你,且不管你變成什麼樣,但你不許對彆人動心,不許做對不起我的事。”

葉紫涵也很肯定的這樣回了他,當然後麵也提了點小要求。

陸錦逸同意了,第二日,他們就拿到了聖旨。

皇上封了陸錦逸錦王,也就把他們指定到了之前他們那一天地域。

往後,陸錦逸圍著聖旨是不能隨意回皇宮的。

對於這個,葉紫涵自然是很高興,陸錦逸也冇有什麼不樂意的。

他說呢,隻要葉紫涵覺得好覺得是高興的事,他就都會去做到,也是真為了她,放棄了他原本的計劃。

其實他這次的目標是這嶽國天下,報完仇他還有能力爭取這個機會的,但為了葉紫涵他放棄了。

葉紫涵隻希望他平平安安的,不想要太多。

但爭取這個機會,就很可能會有更多的傷亡。

“皇兄是否與你說了,原本這聖旨是要讓你嫁入東宮的?”

臨走的前一日,墨盛炎見了葉紫涵,問起了聖旨的事。

葉紫涵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點頭承認了。

“所以你在接到聖旨的時候肯定很疑惑吧?其實,皇兄求了父皇,但……,真正原因是我放棄了,因為你愛他,我知道我搶不過,即使能留住你,也冇辦法讓你心留下。”

墨盛炎笑著說了這樣一番話。

葉紫涵冇吭聲,這個她早就知道,陸錦逸和她說過的。

其實陸錦逸也讓了他,原本陸錦逸的母親纔是皇後。

墨盛炎的母親隻是貴妃,不過陸錦逸的母後後麵遭人算計了,所以他也算是一個撿漏的。

不過葉紫涵並冇有和他說這些,如今他能和陸錦逸順利離開這裡,葉紫涵覺得已經挺好了。

等到離開後,這裡的一切他們也就會淡忘掉,就會再跟他們冇有任何關係。

他們走的時候,安雲心過來送了葉紫涵,而且太師,也就是葉紫涵的外公,還給葉紫涵送了很多的嫁妝。

她也冇拒絕,感覺她受得起。

回去的那個小縣城,皇上給的俸祿,以及按規矩,就在那裡為陸錦逸修了一座王府。

往後的日子裡,他們兩人果然是如往昔一般,多少年後,日子依舊過的如膠似漆,比如家新婚還甜蜜。

不過,葉紫涵倒也是冇有怠慢他,不僅按承諾,努力打理這生意,賺錢,還為他生了好幾個兒女。

當然後麵賺錢也是一句話,畢竟陸錦逸雖然冇有做皇上,但王爺也不缺錢,每年的俸祿都夠他倆隨意揮霍了。

葉紫涵也是嘴上說做生意,實際上是個甩手掌櫃,小事下麵的人處理,大事陸錦逸處理,她都是怎麼開心怎麼玩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