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自習,整個高三籠罩在一層緊張又唉聲歎氣的氣氛裡。

緊張是因為後天要週考,這是高考前,最後一次小測試。

唉聲歎氣是因為f班是整個高三最差的,但他們還是要麵臨考試、其他班的挑釁,所以不開心。

什麼挑釁?

四周不少同學都在竊竊私語:

“考就考唄,我們反正很多人都是走出國路線的,也不怕高考。”

“但b班的王思薇下賭注,說要和我們f班比一場,誰考得差,誰就是lose。”

“無語了,她明明和薑南兮有恩怨,乾嘛拉上我們這些無辜的人?”

“是啊,薑南兮到現在也不說話,肯定是怕了。”

“依我說,都怪薑南兮……她乾嘛來我們f班?我們好好的,被她攪亂了。”

隻是竊竊私語中,又有其他的聲音:

“你們關注點很奇怪,冇人覺得王思薇很霸道?憑什麼她說要和我們f班比拚,就一定比?”

“對啊,b班成績是僅次於a班,無論如何,她都穩贏啊,這是不講理。”

“對呢,她還以為自己是被衛校霸保護的校花?”

“也不知道衛校霸為什麼轉回b班,但今天下午有人看到王思薇去找衛澤一,結果衛校霸根本不搭理。”

“是呀,衛校霸那會兒說要給薑南兮去買零食,所以不鳥王思薇,王校花臉都氣綠了。”

“所以王思薇格局低,因為這樣就遷怒薑南兮,想要來pk考試成績。”

“但我覺得吧,王思薇這樣做,跟她那個死去的王佩小姨有關係……”

話音一落,所有人麵麵相覷,都心照不宣地笑了。

是什麼笑?

嘲笑。

全校都知道王佩過去做的那些亂七八糟的事,尤其是陪酒女的身份。

甚至有人在背後嚼舌根,說王思薇會不會跟王佩一樣。

但大家都隻是背後說,不敢當麵說,畢竟學校喜歡王思薇的男生多,衛澤一是其中一個……

隻是現在大家看衛校霸對王思薇愛答不理,大家就都有點不太怕王思薇了。

“怎麼辦?”夏佳恬皺著眉,“我肯定考不好的,王思薇也太過分了!她雖然成績不算特彆好。”

“但他們班成績怎麼都比我們班好,而且這種賭約是她一個人發起的,我們不接,她卻有點強買強賣的感覺。”

什麼意思?

王思薇已經對外傳這個成績pk了。

學校論壇全都在吐槽高三f班以及薑南兮不自量力。

雖然夏佳恬以前雖然在b班,但也是吊尾。

而且都是因為她家庭原因,所以才被分配到b班。

連高三成績第一的宋頌也愛莫能助,說:

“雖然我成績好,但平均分不可能超過b班的,王思薇就是太不要臉了!f班本來成績就墊底。”

“她還真是有臉在馬上考高的這個階段弄這種賭局,我看她不是格局小,而是心術不正……”

忽然,夏佳恬看向旁邊的兮兮,問:

“兮兮,你怎麼不說話?”

晚自習在階梯教室,於是三個閨蜜是並排坐在一起的。

“嗯?”南兮正在翻譯課外書,聽到聲音回過神。

宋頌和夏佳恬急了,異口同聲地說:

“你剛剛冇聽到我們說的呀?”

“聽到了。”南兮耳力好,怎麼可能聽不到。

她不僅能做到一邊翻譯,一邊聽閨蜜兩人的對話,還能聽到四周許多同學的竊竊私語……

“那你——”宋頌撇了撇嘴,“都不生氣麼?”

“是啊。”夏佳恬說,“王思薇真的好過分!”

隻是南兮剛準備說話,忽然,四週一個同學突然站了起來,大聲地說:

“你們看學校的最新論壇冇?!衛老師幫我們說話,結果王思薇說衛老師和薑南兮有一腿!”

眾人全都震驚了,紛紛低頭拿出手機,開始看論壇。

起因是因為衛霖看到了王思薇通過學校論壇發起的挑戰,然後找了幾個同學詢問具體情況。

之後,他就到學校論壇上替薑南兮說話……

畢竟明眼人都看得出王思薇是在公報私仇、無中生有,她還想讓f班所有人憎恨薑南兮。

結果王思薇直接炮轟衛霖和薑南兮有一腿,還列舉出證據。

什麼證據?

薑南兮經常去教師宿舍,然後一去,就是一宿,第二天纔出來。

高三年級主任辦公室。

“哎呀,屹驍,我氣死了!”衛霖急的在辦公室踱步。

能不氣?

如今被王思薇潑臟水,他一個作為老師的,還無法反駁。

怎麼反駁?

薑南兮最近確實經常往教室宿捨去,但不是去衛霖宿舍,而是去陸屹驍。

顯然,陸屹驍也看到了學校論壇的事。

衛霖又氣又急,但這大佬倒好,還坐下來細品茶香。

幾秒後,衛霖一驚一乍地說:“你還喝茶?不急啊?”

“急什麼?”

“……”衛霖一噎,“好傢夥,現在我是替你背黑鍋!要是我現在撇清和小薑同學的關係——”

“那王思薇和其他同學又會給小薑難堪,說不定都能扒出你和薑南兮住在宿舍的事,學校遲早知道。”

“知道了又如何?”陸屹驍神情很淡。

衛霖愣住:“……”

知道了……

又如何??

瞧瞧,這是帝都陸四爺該說的話?

結果陸屹驍又來了一句:

“我和她是合法夫妻,有什麼不可以住一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