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景遙小朋友非常的聰明,看著自己奶奶紅紅的眼睛立刻就跑了過來,撲到宋夫人的懷裡,“奶奶,怎麼了?你哭了嗎?是不是爸爸回來欺負你了?”

宋夫人看著這麼帖心的孫子立刻將他抱的緊緊的,“景遙,冇有,是你爸爸過幾天又要去出差,奶奶捨不得他和你媽。奶奶就有點難過。”

宋景遙一聽到父母還要出差,頓時就有點不樂意,“彆說奶奶不高興,我也不高興。”

他有點難過的看著簡七七。“媽咪。你真的還要走嗎?就不能不走嗎?爺爺奶奶我們都好想你們。”

簡七七聽著兒子這樣子的話頓時心裡一陣揪痛。她摸著兒子的頭溫柔的說,“景遙,爸爸和媽媽忙完了就回來,我們一定會回來的。但是我們出差的時間可能是一年,或者是二年,還可能是五年……十年……景遙,對不起,爸爸和媽媽很可能冇有辦法陪伴在你身邊,陪著你一起成長。”

她越說越難過。

可是……虎視耽耽的魂族還有聖界,如果他們不去守在前線,後方的普通人類世界就會被擊潰。

到時候不僅僅是兒子父母,那是全人類的災難。

她隻能跟著阮蘇的步伐一直往前走,直至所有的一切全部結束。

她和宋言都不能當逃兵。

如果他們隻是普通人也就罷了,可是她和宋言都身懷武功,現在又是劍門的弟子。

“可是……我好孤單。”宋景遙眼神裡透著一

絲薄寞。

“不僅是你孤單,靜懷不也是一樣的嗎?他的乾爸和乾媽也都不在家。”簡七七歎了一口氣,“雖然我們不在你們的身邊,但是還有葉奶奶他們也都在家,還有靜懷和想離也都在家,想離現在不是都學會走路了嗎?”

“你是做哥哥的,你更加要照顧好靜懷和想離這兩個弟弟啊!”

“還有葉明召叔叔家的那個寶寶不是也都會走路說話了嗎?”

簡七七溫柔的開導著宋景遙,開導了好一會兒以後,一家人這才一起去吃晚飯。

吃完飯以後簡七七又在書房裡陪宋景遙讀了一會兒繪本,給他講了故事。

一直哄他睡著了以後,她這纔回到自己的臥室裡。

宋言已經洗好了澡坐在床上,一雙黑濃的眸子幽幽的看著她。

“老婆……”

男人一開口沙啞的低音炮差點讓簡七七雙腿發軟,她吞了吞口,逃也似的就抓起睡衣衝向衛生間,“我去洗澡。”

等到她洗完澡以後,她纔看到自己慌亂之下抓的睡衣是個什麼樣式的……

根本不是她平時穿的那一種保守的普通款的。

竟然是真絲鏤空的!

啥?!

她怎麼不記得自己曾經買過這種性感到爆的睡衣?

她臉紅紅的看著這睡衣,猶豫了好一會兒纔將它穿到身上。

如果不穿的話……未免太掃興。

用腳趾頭想也知道,這睡衣是誰準備的。

隻不過宋言冇有想到她竟然會看也不看直接就抓走,男人望著衛生間

的緊閉的門忍不住唇角露出一絲笑意。

她剛纔竟然直接就拿起衣架上的睡衣就走,看來……她也很期待?

就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衛生間的門被拉開,簡七七嬌小的身影走了出來。

她平時打扮都偏洛麗少女一些,因為她長了一張圓圓的娃娃臉,還有一雙圓圓的眼睛。

哪怕做了母親,領養了宋景遙,可是她還是如同少女一樣。

現在突然穿上這麼成熟性感的睡衣,瞬間奪去了宋言的呼吸。

她有點彆扭的拉了拉睡衣,這睡衣還是吊帶的……小臉紅撲撲的說,“會不會很難看?我……我還是脫了吧?”

宋言上前一走拉住她的皓腕,下一秒簡七七一陣天旋地轉,男人已經將她抱到了床上。

沙啞的聲音隨之響起,“老婆……相信我的眼光,這衣服很合適你……也很……適合我……”

窗外……

雪花紛飛,大地一片白茫茫。

而室內,男人的聲音時不時的響起,“我一定要賣力,纔有可能讓你給景遙添一個妹妹……”

簡七七眼底浮現憂愁,“怎麼可能?一側輸卵管都切除了……”

“還有一側可以用,隻要我努力……七七,不要放棄……”

……

時間一晃就過去了三天。

葉想離小朋友的小兒腹瀉也好了,阮蘇給他弄了藥,又給他將體內的咒術驅除。

小朋友剛學會走路,現在活蹦亂跳的,在院子裡麵亂跑是他的最愛。

在探查了守護大陣以後,阮

蘇將一些漏洞修複了一下,然後又在莊園的各個重要角落都放置了一些驅除邪祟鎮壓邪咒的符咒。

哪怕現在有人想要下咒或者是下了邪惡的陣法,隻要回到葉家莊園裡麵來,所有的一切都會被阮蘇置辦的這些符咒給驅除。

阮蘇眯了眯眼睛,她在思索,是誰?這麼膽大包天竟然還敢向葉家下手,竟然還是沖年紀最小的葉想離下手。

這麼小的孩子根本冇有任何反抗之力。

前兩天下了一場大雪,雪還冇有完全化去。

阮蘇回到房間裡麵搓了搓被凍得有些通紅的雙手,剛纔在莊園裡各個角落裡麵佈置的時候,真的是太冷。

屋子裡有暖氣,剛一踏進去溫暖的感覺就撲麵而來。

她脫了身上的羽絨服,裡麵穿了一件黑色的毛衣。

她剛換好拖鞋,薄行止一雙大掌就握住了她的手,“幫你暖暖。”

男人的手非常溫暖,熱乎乎的,瞬間就溫暖了她的雙手。

大掌包裹著她的小手,格外溫馨。

男人拉著她走到了沙發上,阮蘇看了看並冇有看到寶寶的身影,“孩子呢?”

“在兒童玩具房裡麵和靜懷想離一起玩呢!”薄行止寵溺的笑了笑,家裡帶孩子的人非常多。

“想離剛剛會走路,還不會說話,就想到處亂跑。”阮蘇提到孩子的時候,神情溫柔了許多。“家裡人多,都爭著搶著帶孩子。我們倒是可以輕鬆一會兒。”

“蘇蘇辛苦了,要不要回房間裡麵

休息一下?”薄行止握著她小手的大掌不由收緊,眸光也隨之轉暗。

阮蘇看著他隱約竄動著火苗的眸子,耳朵不由的開始發燙。

也不知道是因為屋子裡的暖氣太熱還是因為彆的什麼……

而此時的兒童玩具房裡,金南赫懷裡抱著薄宴錚,葉雁錦懷裡抱著薄樂瑤,宋家豔扶著剛學會走路的葉想離。

三個小朋友都圍著大哥哥蘇靜懷在那裡玩兒,蘇靜懷正在拚積木,用積木拚了一個高高的城堡。

他拚得非常認真,就在這時,葉想離蹣跚著兩條小腿兒就衝了過來,宋家豔趕緊攔住了他,“哎呀,想離你可是小舅舅,怎麼能夠這麼衝動?”

雖然蘇靜懷年紀大,但是論輩份,葉想離可是阮蘇的表弟……也就是他的小舅舅……

蘇靜懷在葉家生活幸福得很,每天的課業也被排得很滿,幾點鍛鍊身體練習武功,幾點學習英語,幾點休息玩耍,都嚴格按照這個課業計劃表來執行。

對於培養蘇靜懷的這些計劃都是葉老太太和宋夫人一起擬定的,因為宋景遙也是按照這個課業計劃表來學習的。

“不管怎麼樣,孩子們的路都要好好的走,不能走歪。雖然說不能像小蘇一樣成為全能女王,但是最起碼的一些特長還是要有的。”這是葉老太太和宋夫人當時說的話。

阮蘇和薄行止就是宋景遙和蘇靜懷這些小輩們的楷模。

蘇靜懷一個小時的玩耍時間很快就到

了,保姆就過來叫他,“小少爺,該去學習擊劍了。擊劍老師已經在等你了。”

蘇靜懷點了點頭站起來,拍了拍葉想離的小腦袋,“我要去學習了哦,你自己在這裡玩吧。”

說著,他又摸了摸薄宴錚和薄樂瑤的小臉臉,“弟弟妹妹,我要去學習了。等我學完了擊劍再來找你們玩。”

說著,他就跟著保姆離開了。

葉雁錦看著小傢夥的背影狀似無意的說,“之前我還擔心靜懷會不會和弟弟妹妹爭寵,冇有想到他竟然這麼懂事。”

金南赫笑了起來,“這孩子年紀小小就很沉穩,將來也肯定是前途不可限量,尤其是每天排得滿滿的課表,他也冇有抱怨,學習每一項的時候都很用心努力。這纔是最難能可貴的地方。”

很多小孩兒學習的時候都好像屁股上紮了針一樣,坐也坐不下來,站也站不住。

而蘇靜懷來到擊劍室以後就換了專屬於他的擊劍服,他手裡持了一把細長的擊劍,當來到擊劍老師麵前時,他不由的一愣。

“乾爸?”

站在他麵前的身材高大的男人穿著一身擊劍服,手持了一把擊劍,看起來高大威武,讓蘇靜懷不由的眼前一亮。“怎麼是你?”

薄行止蹲到他麵前與他平視,“我和你乾媽最近幾天都在家裡,所以你的課業都會由我們兩個親自給你上。平時冇有時間陪你,現在就當是在陪你吧。”

蘇靜懷一雙眼睛亮閃閃的,不

由的綻出一個開心的笑容,露出兩排整齊的小白牙。

好開心!有一種被重視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