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熟人了,我過去搭把手!”

林毅聲音未落,人已經到了下邊。

下邊的人群,已經被大蚰蜒咬死的差不多了。

蘇寧一到,所有的蚰蜒都退避三舍,麒麟的氣息暴露出來,無論什麼猛獸凶禽都不敢迎其鋒。

林毅一把搭在一個人的後背,抓住那人,腳尖微微在地上一跺,整個人便飛昇而起,一躍三丈,隨之落在了老胡和胖子的身邊。

“這是誰啊,老林,竟然你都出手去救他了。”

胖子好奇的望著林毅救上來的人。

林毅手指輕輕一點他的後背,隨後一股能量流入他的體內,那人緩緩的抬起頭。

這是胖子纔看清楚那張臉。

“臥槽,這不是吳三省麼、”

胖子看到麵前這個熟悉的麵孔,驚訝的的問道。

他們一路走來,也冇有看到吳三省的身影,冇想到混到‘陳文靜’的隊伍裡啊。

吳三省緩緩醒過來,看到胖子和林毅,道,“你們來了?”

從吳三省的表情上看,對於林毅三人的出現,並不是很意外,反倒更像是意料之中。

“三爺,拿來吧。”

林毅笑著把手伸出來。

吳三省的心眼多,會算計。

在筆記中,把三人組玩的一愣一愣的。

但是林毅不管這些東西,隨便吳三省在謀劃什麼,自己隻要自己應該得的。

吳三省裝模作樣的說道,“林爺,您想要什麼?我不知道啊。”

林毅將吳三省拽起來,懸在連天廊上,笑道,“三爺,你看下邊的大蚰蜒,像不像一個蛇眉銅魚?”

吳三省滿臉黑線。

媽的,能不能給點麵子啊?

還要不要臉,能不能好好說話了?

“林爺,咱們有話好好說嘛,不要動手動腳的嘛,和氣生財,和氣生財。”

吳三省尷尬的扒著林毅的手,笑嗬嗬的說道。

“哎呀呀呀,三爺,說的對嘛,咱們就不動手動腳了。”

林毅露出人畜無害的笑容,隨後手一鬆,吳三省就感覺身體一沉,雙手連忙抓住林毅的手。

“三爺,咱不是說好的嘛,不要動手動腳。”

林毅拍了拍吳三省的手,將他的一根一根的手指掰開。

吳三省看著身下滿滿的全都是大蚰蜒,連忙說道,“好嘛,好嘛,我認慫了認慫了,林爺您既然救了我,怎麼會把我丟下去呢,不過蛇眉銅魚真的不在我手裡麵,而是在解連環手裡麵,您這要我去哪兒拿給你嘛!”

林毅笑道,“罷了罷了,我就相信你一次吧!”

吳三省頓時鬆了口氣,得救了啊。

然後,林毅手一抖,直接把吳三省丟下去了。

不動手,不就是鬆手麼?

那就鬆手唄。

不會真的有人覺得吳三省冇有蛇眉銅魚吧?

要是他冇有,他來雲頂天宮乾什麼?

還解連環,騙鬼呢?

吳三省整個人都麻了。

臥槽啊。

說好的相信我一次呢?

怎麼就把我給丟下去了?

太不講武德了啊!

“林爺,救我,我給你!”

吳三省也顧不上那麼多,隻能不顧一切的在空中大喊!

林毅反手丟下去一個繩子,剛好捲住吳三省的腰。

吳三省就這麼懸在空中,心中惴惴不安。

“三爺,把東西丟上來吧。”

林毅一隻手拽著繩子,慢悠悠的說道。

“真狗!”

吳三省心裡麵暗暗罵道,從兜裡摸出來一枚蛇眉銅魚,然後往上用力一丟。

他還是比較瞭解林毅的,既然林毅答應了,自己又將東西給了他,自己小命應該保住了。

林毅接住蛇眉銅魚,檢視了一下,冇有什麼問題,這才把吳三省拉上來。

“三爺,辛苦啦,大老遠的把蛇眉銅魚給我送過來。”

林毅拍了拍吳三省的肩膀,熱情的說道。

吳三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