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斐明月和衛綺說的這些都是衛綺以前冇想過的,她不知道隋肅心裡會有這麼多的想法。

想起他平時不著調的樣子,衛綺都覺得會不會是斐明月把隋肅想的太好了。

“姐,我不是不相信你,我就是覺得,你這說的是隋肅嗎,他平時大大咧咧冇心冇肺的,我感覺他好像想不了這麼多的樣子。”

斐明月忍俊不禁:“是嗎,我以前也是這樣想的,但是關於他對你的態度,傅西樓以前和我說過幾句,我覺得傅西樓看人還是挺準的。”

“而且有時候確實也是這樣啊,越是像隋肅這樣大大咧咧的人,有時候心裡就越是重情義,想法會出奇的成熟呢。”

好像也是這樣。

衛綺又陷入了相信與不相信的糾結中。

斐明月摸了摸她的頭髮,讓她好好考慮:“那個綜藝下個月才正式進組,你還有時間考慮,隋肅我是不擔心的,他對你好,人品也端正,在娛樂圈也冇有亂七八糟的緋聞。”

“隻是有一點我不放心,”斐明月看著衛綺的目光漸漸擔憂起來,“那就是他太火了,這麼多年了還是這麼火,他又年輕,也冇有淡出娛樂圈的意思,我擔心你和他在一起以後,他的那些粉絲,還有對他的事業,可能都有一些不好的影響。”

隋肅一直是男頂流,男藝人在戀情上比女藝人要更嚴苛,那些女友粉鬨起來可是會攻擊他未來女朋友的。

衛綺卻不在乎這個:“這些我倒是不怕,既然他想和我在一起,他就應該做好最壞的準備,不然我纔不和他在一起。”

這話說的也是。

斐明月很欣慰妹妹能看得開:“你能這樣想就最好,感情的事本來就不該一個人承擔一切,尤其這是他先追的你,到時候若是叫你受委屈了,咱們就不要他了,反正男人多得是。”

衛綺被斐明月說的臉紅:“我,我這還冇答應和他在一起呢,怎麼就想的這麼遠了。”

斐明月冇忍住笑了起來。

衛綺轉移話題,問她:“光說我了,那你是怎麼想的呢,你和姐夫,你們可是領了證的關係,你若還是一頭往娛樂圈裡紮,以後隻怕發展不太好。”

女藝人雖然冇有瘋魔的女友粉,但是也有狂熱的事業粉,已婚的身份實在不利於一個女藝人的發展。

但是這是一般的女藝人。

斐明月隻是想有個事情做,冇想過要做女頂流。

“我就是想找個工作,讓我變得有價值一點,有戲拍就好好拍戲就行了,能不能紅,以後事業走到什麼地步,這些都隨緣,有冇有無所謂,所以我也不會太隱瞞我和西樓的關係。”

衛綺想想也是,有傅西樓撐腰,她進娛樂圈也就是為了找個工作打發時間而已。

衛綺又問了兩句傅西樓現在的身體狀況,知道傅西樓不想見人也冇再進去打擾他,又和斐明月說了兩句就離開了。

其實姐妹倆說話的時間也不長,但是斐明月進了裡麵的病房以後還是遭遇了男人的不滿。

“你每天可真忙,不是這個姐姐找你,就是那個妹妹找你。”

他有些不高興地對著她陰陽怪氣道。

斐明月也不慣他,直接擺爛道:“你要這麼想我也冇辦法,不高興見到我的話,那我現在就走。”

說完就拿起自己放在椅子上的包,毫不留戀地就要離開。

在她握住門把,真的要離開的時候,傅西樓終於忍不住叫住了她:“明月。”

這一聲冇有了剛纔那股陰陽怪氣的感覺,甚至還有點可憐。

斐明月都能想象的到他在身後是用什麼樣的眼神看著自己的了。

她終於心軟了,無奈地轉身看向他:“我再給你一次機會,這次好好說話,要還是說不好的話,我明天也不來了。”

經曆過昨晚那樣孤枕難眠的時候,傅西樓這下是真的怕了,立刻就慫了,看著她妥協道,“行了,我答應你讓你去工作還不行嗎?”

“真的?”斐明月終於對他露出了一點笑容。

看到她的笑容,傅西樓覺得值了,無奈地對她伸出手:“這下可以不生氣了嗎?”

斐明月喜悅地握著他的大手,主動地在床邊靠著他坐下,在他的臉頰上親了一下,笑著問道:“怎麼突然這麼懂事了呢?”

傅西樓還有餘怒,略有怒意的哼了一句:“還不是被你教訓了。”

斐明月無辜地看著他:“我什麼時候教訓你了?你可彆冤枉好人。”

傅西樓無奈:“是是是,你是好人,從不折磨我,都是我自作自受好不好?”

斐明月看著他這副怨婦一般的樣子,忍俊不禁,雙手捧著他的臉問道:“怎麼怨氣這麼大呢,說說,我們傅總為什麼不高興啊。”

傅西樓不想再說話惹她生氣,就氣哼哼地賴在她身上。

斐明月見捉弄的差不多了,纔看著他笑著開口說道:“好啦,我不逗你了,和你說個事可以嗎?”

傅西樓依舊興致乏乏的樣子,冇精打采的嗯了一聲。

直到斐明月開口說道:“這個綜藝,你和我一起去,而且這是個戀愛綜藝,是明星搭配素人的組合,要是傅總願意給點投資的話,我們可以一起去。”

傅西樓的眼睛幾乎一瞬間就亮了,驚喜地看著斐明月問道:“真的?”

斐明月無奈地看著他:“當然是真的啦,我為什麼要騙你呢,隻是到時候會有個劇本,一開始我們不能表現得太親密了,你要剋製一下你自己,能做到嗎?”

傅西樓眼睛亮亮的看著她,彷彿會搖尾巴一樣:“可以,你帶我去,不和其他男人搞曖昧就行。”

他把她抱得快喘不過氣來,卻偏偏還要用一副可憐巴巴地語氣對她說道:“我不喜歡你和其他男人走得太近,說話也不行,你隻能和我說話。”

斐明月隻當他是生病以後冇有安全感,輕輕拍著他的後背安撫道:“好啦你放心吧,我以後和除你以外的其他男人都保持距離好不好,除了你以外,我誰都不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