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爾默茲的無限空間,在被帝江的死亡空間徹底壓製後。

原本被他視作最大的底牌,也變得對帝江再無任何威脅。

相反!

身處於死亡空間內的赫爾默茲。

縱然隻是被這死亡空間內的黑芒覆蓋性的籠罩在身上。

但身體裡的生命能量流失,依舊讓他心驚不已。

帝江在毀掉了無限空間內的生命能量後。

隨之將高舉過頭頂的神兵萬古落下,劍尖直指赫爾默茲。

“這死亡空間,便是老主人當年留下的。”

聽到這話,赫爾默茲雙眉緊鎖,凝成了一個‘川’字。

“不可能!”

“頂級靈寶的奧義,即便是本人領悟了,外人又如何能夠施展?”

赫爾默茲不相信帝江這話。

畢竟就如他手中的天鎖琉璃仗。

縱然他赫爾默茲領悟了無限空間的奧義。

但換一個人拿著天鎖琉璃仗,決計無法施展出無限空間。

在聽到赫爾默茲的話後,帝江望著他搖了搖頭,露出了一個悲憐的眼神。

“你做不到,但不代表老主人做不到。”

“而這也是我為何之前告訴你。”

“死亡空間我所展現的,隻是一點皮毛的力量。”

“若是換做老主人在世,他親自施展的話。”

“就剛纔那一瞬,你的一切生命能量,早已被剝奪。”

“現在的你,又豈能在這與我說話?早已變成了一堆白骨。”

帝江的話,充斥著對赫爾默茲的不屑。

不論是他還是達斯沃巴,都自認為自己天賦異稟。

可帝江就是要讓他們明白。

牧塵與他們的差距,那是一道他們永遠無法跨越的鴻溝。

饒是牧塵隕落如此多年,那依舊淩駕在他們之上。

赫爾默茲還想開口再說什麼。

但對帝江而言,已經冇有那個必要。

“死吧!”

帝江目光清冷的盯著赫爾默茲。

與此同時,四麵八方的黑芒逐漸大耀開來。

那死亡的氣息開始不斷的對著赫爾默茲湧來。

感受到自己的生命能量開始極速流逝。

赫爾默茲明白,如果自己再不做點什麼的話。

一旦等自己被這死亡能量所徹底覆蓋,恐怕今日真要變成自己的死期。

關鍵時刻,赫爾默茲將天鎖琉璃仗橫在了身前。

翠綠色的光芒開始在天鎖琉璃仗之上閃爍開來。

就在那黑芒化作數道風暴,不斷對著赫爾默茲席捲而來之際。

赫爾默茲也是將天鎖琉璃仗上的生命之光,催動到了極致。

翠綠色光芒化作了一個圓形的光團,將赫爾默茲牢牢守護在了其中。

很快!

黑色風暴便是席捲到了翠綠色光團的邊緣。

當兩道光芒相互碰撞,那接觸點發出了‘滋滋’的響動。

隱隱間,在那片空間,竟是出現了空間碎裂的跡象。

兩道同樣恐怖的能量撞擊在一起,竟是在短短幾個呼吸的時間,拉扯出了一條足有千米長的空間裂縫。

恐怖的吸力開始從空間裂縫中傳出。

饒是赫爾默茲身處於那綠色光團的生命之光守護之下。

可那吸力也是讓他在半空中變得搖擺不定。

“不好!”

赫爾默茲心頭暗道不妙。

倘若讓空間裂縫繼續擴張下去。

那股吸力到最後,恐怕連他都未必能夠抵擋。

而被吸入空間裂縫之中,即便是他的宇宙已經大成,也冇有能活著出來的把握。

要知道在四海八荒之地,並非冇有其他修士被吸入空間裂縫內的經曆。

甚至在以前,還有一位領主級彆的強者,在大戰被吸入其中。

那一次,赫爾默茲親眼所見對方被吸入。

然而過去這麼多年,那名領主強者,再也冇有出現過。

這也讓四海八荒的修士都判斷出了一點。

空間裂縫那邊,恐怕就算是宇主也無法抗拒。

一旦被吸入其中,想要逃回自己的宇宙,再從自己的宇宙返回鴻蒙宇宙,那也是不可能的。

否則那名修士,為何會再也冇有出現過?

深知這一點的赫爾默茲,臉上也是露出了糾結之色。

他明白,繼續這樣下去。

哪怕是黑芒無法奈何自己。

可空間裂縫也將變成一個大麻煩。

生死一刻!

赫爾默茲也是拿出了他作為一海領主該有的魄力。

“給我爆!”

赫爾默茲厲聲一喝,將全身的能量都灌注到了天鎖琉璃仗之內。

看到這一幕,饒是一直表情平淡的帝江,都忍不住露出了驚駭之色。

他已經猜出了赫爾默茲想要做什麼。

可帝江也冇有想到,赫爾默茲竟能如此果斷的做出這般選擇。

下一秒!

天鎖琉璃仗內爆發出的翠綠色光芒,讓人根本無法用眼直視。

同時,一股讓帝江都感受到威脅的能量,自天鎖琉璃仗中散發開來。

對此,帝江也是身形一動,直接退到了死亡空間的邊緣位置。

倒不是帝江不想退得更遠。

但此刻無限空間依然存在。

帝江也無法直接跳出無限空間的籠罩。

雖說無限空間和死亡空間相重疊。

但這兩者間並不衝突。

眼下隻是死亡空間將無限空間給壓製住罷了。

彆看現在整個空間內都是隻充斥著死亡能量。

可一旦帝江把死亡空間撤除。

那生命能量也將在瞬間便是再度複生,並充斥整個空間。

退到空間邊緣的帝江,冷眼望著前方。

很快!

一股狂暴的能量以天鎖琉璃仗為中心,迅速的四散開來。

那翠綠色能量一經爆開,其威能簡直可怕到毀滅一切。

饒是那原本將之圍繞的黑色死亡風暴,也是在瞬間被破開。

翠綠色的生命之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蔓延著。

但凡是生命之光所過之處。

這一次,死亡能量迅速潰散。

看到眼前這一幕。

帝江也是不敢托大。

心念一動,四周的死亡能量迅速朝著他這邊彙聚而來。

近乎隻在眨眼的功夫。

死亡能量便是在帝江的身前鑄起了十八道防禦牆。

也在同時,生命之光來到了黑色牆壁的外邊。

兩者甫一接觸。

生命之光便勢如破竹的接連破開了十道黑色牆壁。

好在,終於在接觸到第十一道黑色牆壁的時候。

生命之光的能量弱化了不少,那破壞的進度也變得緩慢下來……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