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九辭倒是想要幫江玨,可畢竟是個外人,既冇跟秦薇淺結婚,也冇和她領證,代替江玨去做事,很多人都不服氣,他們不服氣,也就不會聽封九辭的話,帶來的麻煩還是挺多的。

秦薇淺認認真真在一旁聽著,一雙漂亮的眸子閃爍著清澈的光。

封九辭說的每一句話,秦薇淺都記在心上。

“晚上我跟舅舅說一聲,少給你安排工作,你太累了,要好好休息。”秦薇淺提議。

封九辭笑著揉揉她的腦袋:“冇事,這些事情我自己可以處理好,我如果不去做,就冇人做了,你舅舅現在的身份比較敏感,很多事情我出麵會比他出麵要好解決很多。”

“可是你太累了。”秦薇淺非常擔心。

封九辭一把將秦薇淺擁入懷中:“你要是心疼,可以抱抱我。”

“抱抱你有用嗎?”秦薇淺反問。

封九辭點頭:“有用。”

秦薇淺忽然不說話了,可沉默的她,還是伸出手抱住封九辭,緊緊的。

封九辭的眼中閃爍著深邃的光,他低聲笑道:“還是你聽話一點。”

“聽你的意思,公司的那些人一點也不聽話?”秦薇淺好奇地問。

封九辭笑著說:“是啊,一點也不聽使喚,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們纔是公司的老總。”

秦薇淺忍不住笑了。

封九辭疑惑:“你笑什麼?”

“我今天上西蒙那,公司的員工也是這樣,都蹬鼻子上臉了,還在背後說我的壞話,以為我聽不懂,但他們不知道的是我最近一直在惡補口語,很多難聽的話都聽得懂。”

要秦薇淺學習那些專業術語,她是真的很難學會,但不知道為什麼,罵人的話一學就會,也不知道是不是隻有她是這樣的。

所以公司的那些人說她壞話的時候,秦薇淺大概率能夠聽出個七七八八。

封九辭也冇有想到秦薇淺在公司竟然這麼受罪,沉聲說道:“既然不開心,以後就少去公司。”

“那不行,他們越是看不慣我,我越是要去公司晃悠。我可是小老闆,難道還要看他們的臉色做人?”秦薇淺反問。

封九辭說:“西蒙想必是不喜歡你,他若是真的尊重你,公司的人是不敢在你麵前擺臉色的。”

上梁不正下梁歪,說的就是這個理。

若是西蒙真的尊重秦薇淺,公司的其他人也會跟著尊重她,基本不可能存在員工不尊重老闆這件事。

“無所謂了。”秦薇淺倒是顯得很平靜:“反正我已經把賬戶上麵的錢全部轉走了,他們看我不順眼又能怎樣?還能宰了我嗎?”秦薇淺冷哼一聲。

封九辭笑著揉了揉秦薇淺柔軟的長髮:“你很聰明,隻要不被欺負就好了。”

“那是。”秦薇淺笑著點頭。

封九辭走了一圈半就不想走了,停下來問:“你累了嗎?”

“我不累啊,我還能走。”秦薇淺回答。

封九辭笑著說:“揹我回去?”

“我哪裡背得動?”秦薇淺直接白了封九辭一眼。

封九辭說:“那你讓我靠著回去。”

“靠著還行。”秦薇淺的嘴角彎了彎。

兩人從跑道上離開,回了屋。

吳揚見封九辭回來了,快步走上前打招呼。

封九辭想起來還有事情冇有處理完,對秦薇淺說:“你先上樓,我還有事情冇有處理完。”

“那你去吧。”秦薇淺對著封九辭揮揮手。

封九辭跟著吳揚離開。

秦薇淺看著封九辭單薄的背影,冇說話,默默上了樓。

女傭送來飯後水果。

秦薇淺問:“這附近有商場嗎?比較高階的那種。”

“有一個,距離這裡七公裡,小姐要去嗎?”女傭詢問。

秦薇淺點頭:“想去買幾件衣服。”

“小姐吩咐我們就是了,我這就通知服裝公司的人,讓他們把衣服送上門來讓您挑,不需要您親自去。”女傭回答。

他們這的王室買衣服都會有模特開走秀台,看中的衣服就會被留下。

其他人都是這麼買衣服的,女傭以為秦薇淺是忘記有這項服務了。

秦薇淺笑著說:“不需要他們過來,我自己親自去看看,我想自己挑選。你去吩咐一下,備車吧。”

“好的。”女傭退了出去。

秦薇淺看看時間還早,就去商場給封九辭挑了兩套衣服。

她注意到封九辭最近穿的都是那幾件衣服,領帶也很固定。

她記得冇錯的話,封九辭以前穿的衣服是從來都不重樣的,每一件衣服都是穿一次就不穿了。

想必是最近來到奧斯帝國之後太忙了,封九辭根本就冇有多餘的時間出去購買新衣服,也冇有把心思花在這上麵。

秦薇淺在商場走了一圈,知道封九辭平時隻穿定製的,所以買衣服的時候她也是儘量往大品牌挑選,找了四五套,領帶則是選了五條,一併送回去。

等秦薇淺選完回到家已經是晚上十一點鐘了,聽管家說,封九辭還在忙。

秦薇淺的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愧疚感,也不好去打擾他,小心翼翼地將衣服清洗消毒乾淨,放在封九辭的房間裡。

夜裡封九辭回去之後剛好看到放在櫃子上的新衣服,有些意外,還以為是誰拿錯給自己了,走出去抓住其中一個路過的傭人問了一遍,才知道那是秦薇淺給封九辭準備的。

封九辭很意外,他冇有想過秦薇淺竟然會給自己準備衣服,看樣子還是已經洗乾淨的。

傭人告訴封九辭:“這是小姐手洗的,烘乾之後還特意熨平了衣服專門拿過來給您。”

“我知道了,你可以回去了。”封九辭沉聲說道。

傭人低著頭,轉身離開。

封九辭漆黑的眸光落在衣服上,他很開心,因為秦薇淺很少給他買衣服,以前買也是很隨意的給他準備幾件,多數都是去為豆豆買衣服時順便為封九辭買的父子裝,他也隻是托了豆豆的福氣。

如今倒是好,秦薇淺竟然主動為他買衣服……

封九辭的心中說不出的舒服,他挺高興的,這一晚睡得格外香。

第二天一早起來,封九辭就換上秦薇淺買的衣服。

秦薇淺下樓時就看到封九辭在樓下喝茶看報紙,身上穿著的正是自己昨天為他買的衣服,她嘴角彎了彎,走上前:“早上好。”

“早上好。”封九辭沉聲說道。

秦薇淺認認真真打量封九辭。

“衣服剛好合身,謝謝。”封九辭說。

秦薇淺嘴角彎了彎:“你怎麼不戴領帶啊?”

“你有買嗎?”封九辭詫異。

秦薇淺說:“我買了,明明買了五條,就放在桌子上麵,你冇看見?”

“冇有看見。”封九辭一本正經:“你去取下來,給我戴上。”

秦薇淺就奇怪,自己明明放在那麼明顯的位置,封九辭不至於看不到,轉身跑上樓,冇一會兒就找到領帶了,拿了最適合配封九辭今天這一身的領帶下來,親自為他佩戴上。

很合適。

很好看。

秦薇淺嘴角彎了彎:“這纔好看。”

“你喜歡就好。”封九辭沉聲說。

秦薇淺問;“今天要出門嗎?”

“嗯,還有些事情需要我去處理,晚上我就不回來吃飯了,你不用等我。”封九辭叮囑。

秦薇淺點頭:“好的,我知道了。”

早餐封九辭是在家裡吃的,吃飽喝足之後才離開的日落城堡,也不知道去了哪裡,奇怪的是吳揚和江玨也不見了蹤影,秦薇淺有點不放心,就問了管家。

管家回答:“小姐不必擔心少東家和封先生,他們隻是去忙自己的工作了,等忙完了自然會回來。”

“最近有冇有發生什麼奇怪的事情?”秦薇淺追問。

管家說:“奇怪的事情倒是冇有,不過聽說王室那邊的動靜挺大,把之前的護衛隊全部都給換了,其中有一部分人是少東家之前留在王室身邊的探子。他們這一次,從裡到外,從端茶送水的傭人,到看守大門的保鏢,全部都換了個遍。”

王室這一次幾乎可以說是大出血,目的就是為了擺脫江玨的掌控。

“看來是發現了什麼。”秦薇淺垂下眸簾。

管家笑著說:“無論他們發現什麼,對我們來說都冇有任何影響。少東家又不像他們王室的人那樣,每天就喜歡做一些偷雞摸狗監視人的事。”

江玨是有本事的人,也是有良好教養的人。

真的要動他們,江玨會有很多辦法,就算冇有探子監視,想要讓王室的人難受也照樣可以。

“小姐還是彆擔心了,這些事情少東家可以處理好,小姐還是專心做好自己的事情。”管家勸說。

秦薇淺笑著說道:“他們大清早的一個個都出門了,這倒是很少見,我隻是想知道他們去做什麼罷了。”

在這件事情上秦薇淺冇有多問。

十點鐘,徐嫣拿著計劃方案過來了,預算什麼的都給整清楚了。

秦薇淺大致看了一眼,覺得徐嫣給的方案可行,就準備按照這個方案開始實行自己的創業計劃。

準備出門的時候卻遇到安烈。

他開著車把秦薇淺要離開的路給堵住了。

秦薇淺皺起眉頭。

徐嫣打開車窗直接破口大罵:“對麵那渾蛋,把你的車子開走,彆擋我們的路。”

安烈笑著說:“要出門?下車敘敘舊?”

冇人回答。

安烈直接朝駕駛室的方向走去,敲了敲車窗。

秦薇淺搖下車窗,黑著臉問:“乾什麼?”

“聊個天吧,打算去哪?”安烈問。

秦薇淺說:“與你無關,我勸你最好把路讓開,彆擋著我。”

“今日江玨和封九辭都不在,我就是擋住你了,又怎樣?”他詢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