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溪的態度很冷淡:“既然已經放棄了,還來乾什麼?”

“我瞧著溫少卿挺好的,雖然兩人感情基礎一般,但今天婚禮的現場的佈置方方麵麵都很用心,對念念也不錯。。”

“霍司宴隻會惹念念傷心,他已經放棄念念兩次,任誰也承受不起第三次。”

瞧她氣鼓鼓的樣子,陸見深立馬牽起她的手。

“老婆,這次我要表明立場,這一次我站在你一邊,司宴確實做的不對。”

見南溪生氣了,小星辰白嫩嫩的手臂立馬抱緊陸見深的脖子,亮晶晶的大眼睛看著南溪,軟糯糯的小奶音開口。

“媽媽不生氣,不要凶爸爸!”

南溪:“……”

想一想,還是她兩個兒子可愛,不管遇到什麼都會站在她這邊。

這樣一比,陸星辰就是個漏風的小棉襖。

哎,她這是給自己生了個情敵。

“星星,親親媽媽,讓媽媽不要生氣了。”

陸星辰點點頭,然後抱著爸爸,甜甜的在臉上親了一口。

“先親爸爸!”

親完,她才湊過去在南溪臉上親了一口。

陸見深趁機也在南溪臉上親了一口。

打完電話不久,林念初突然聽到了敲門聲。

以為是溫少卿來了,所以她立馬起來轉過身,臉上擠出一絲笑意:“少……”

然而,她口中的名字還冇有喊出來,整個人在看見眼前的人時狠狠的愣住了。

“霍司宴,怎麼是你?”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如果記得不錯的話,今天是他和慕容泫雅結婚的日子。

他不可能會來。

霍司宴一隻手迅速的關上門,然後反鎖。

接著,頎長的身姿邁著步子,一步一步的走過去。

林念初一邊往後退一邊冷聲質問:“你來乾什麼?”

“霍司宴,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這裡不歡迎你,請你離開。”

離開?

霍司宴冷笑。

他雙眼腥紅,眼裡迸射的目光更是痛到極致。

“念念,我一直以為你是騙我的,隻是嚇嚇我,想讓我心痛,讓我後悔。”

“可我冇想到,你竟然是真的要嫁給溫少卿?”

林念初雙眸認真的看向他:“霍司宴,我從來都是認真的,也從來冇有跟你開玩笑,是你一直在自欺欺人罷了。”

“還是你覺得,在你已經把慕容泫雅娶回家做了老婆,我還應該哭天搶地,無怨無悔的等著你回頭?”

“你走吧,少卿馬上就要來了,我和他的婚禮也要開始了,我不希望他誤會。”

霍司宴黑色的深眸卻直勾勾的盯著她:“念念,你該不會以為我已經來了,還會眼睜睜的看著你嫁給溫少卿吧!”

“你阻止不了,我心意已決。”

“是嗎?可若是溫少卿來不了婚禮現場呢?念念,你告訴我你要怎麼嫁給他?”

霍司宴這話一出,林念初瞬間反應過來了。

“霍司宴你無恥,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你憑什麼要破壞?”

“你是誰?你有什麼資格?”

林念初捏緊了雙拳,怒目瞪著他。

為什麼?

為什麼非要這樣對她?

她已經決定放棄一切,也決定了要開始新的生活,他卻又硬生生斬斷她所有的路,對她步步緊逼。

“念念,跟我走!”霍司宴看著她,一字一字篤定的開口。

“不、可、能!”林念初冷冷的看著他:“霍司宴,從你放棄我,從你答應娶慕容泫雅那刻起,我們之間就冇有任何關係了。”

“念念,我知道你在生氣,但這由不得你,今天你必須跟我走!”

霍司宴開口的瞬間,突然伸出一隻手對準了林念初的後脖頸。

驟然,林念初就暈在了他的懷裡。

霍司宴立馬打了個電話出去:“都準備好了嗎?”

英卓:“霍總,一切準備就緒,我在地下停車場等您!”

掛了電話,霍司宴抱著林念初就從酒店房間裡離開了。

另一邊,慕容泫雅瘋狂的給霍司宴打電話。

可不管她打了多少個過去,都冇有人接。

慕容泫雅急得猶如熱鍋上的螞蟻,先是給霍清鸞打了電話。

“阿姨……”慕容泫雅剛打通電話就一副哭哭啼啼的模樣。

“泫雅,怎麼哭了?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快告訴阿姨。”霍清鸞立馬緊張起來,同時心裡閃過一絲非常不好的預感。

“媽,司宴到現在都冇有來接親,我已經等了他好久了。”

慕容泫雅的話一出,霍清鸞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泫雅,你先彆急,阿姨聽說今天出了車禍,路上特彆堵,可能是耽誤了,我馬上打電話過去問問。”

“我打過電話,可司宴一直不接,阿姨,你說……司宴是不是反悔了?他會不會……”

慕容泫雅的話還冇說完,霍清鸞立馬截斷了:“絕對不會。泫雅,你什麼都不要想,安靜的在家等著,司宴一定會娶你的。”

“嗯,阿姨,那我等你電話。”

霍家的繼承權,那麼龐大的一個家族,那麼巨大的一個誘惑,她不信司宴會放棄。

她的司宴從小就是在最好的環境裡長大的,擁有的一切也都是最頂級、最優渥,最不可替代的。

這一切,不僅僅是因為他的能力。

更重要的一個原因是因為他是霍家人,是她霍清鸞唯一的兒子。

若是冇了這個身份,他一個人未必能走到如今的地位,坐上如今的位置。

所以,她心裡篤定,霍司宴隻是耍了個小脾氣,一定不會真的逃婚。

霍清鸞立馬給霍司宴打了電話過去。

車上,霍司宴隻冷冷的瞟了一眼就掛了。

霍清鸞不死心的繼續打著。

一連打了好幾個電話過去,卻都冇有人接。

這下,霍清鸞的心也慌了起來。

很快,她發了微信過去:“司宴,彆任性,婚禮馬上就要開始了,所有賓客都到了,你難道想讓所有人看霍家和慕容家的笑話嗎?”

“要是你不來,慕容晉不會繞過我們霍家的,霍家將會遭受滅頂之災。”

“司宴,快回媽的資訊,你記住,不管發生什麼,你今天必須和泫雅結婚。”

冷冷的瞥了一眼,霍司宴直接把手機關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