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少卿和林念初同時停下腳步。

“念念……”霍司宴的聲音繼續在身後響起。

林念初的手指輕輕捏緊,溫少卿自然感覺到了。

“去吧,我在這裡等你!”

溫少卿開口,主動鬆開了林念初。

“你不生氣?”她問。

“可以理解,去吧,我在這兒等你。”

提起裙襬,林念初轉過身。

看向霍司宴的那一刻,哪怕再隱忍,眼裡還是泛了紅。

“還有事嗎?”忍著心尖的顫抖,她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

霍司宴看向她,眼眸認真:“念念,有句話從剛剛見到你就想和你說,雖然有點晚,但還是想親口告訴你。”

“什麼話?”

“穿上婚紗的你很美很美!”

他開口,聲音柔和輕緩。

尤其是那雙眸子,望向她的時候盛滿了柔情蜜意,就像裝滿了日月星辰。

心口泛起一圈圈的漣漪,林念初回了過去:“謝謝!”

這話之後,兩人之間一下子就變得安靜下去。

“那……?如果冇其他事的話,我就先走了,少卿還在那邊等我。”林念初道。

霍司宴輕輕的點頭:“好!”

“嗯!”

轉過身的那一刻,她眼裡到底是泛起了絲絲晶瑩。

不過很快,她就眨了眨眼,迅速的掩蓋過去了。

“說完了?”溫少卿問。

“嗯,我們去拍婚紗照吧!”

“好。”

這一次,溫少卿和剛剛一樣,還是牽起了林念初的手。

她的手指又細又軟,捏在手心裡軟軟的,十分舒服。

兩人剛走了幾步,突然聽到耳後傳來一道清脆的聲音。

“司宴,好看嗎?”

這聲音太熟悉了。

不是慕容泫雅,還會是誰的?

至於霍司宴的回答是什麼,林念初已經冇有去聽了。

拍婚紗照時,因為都是室內佈景,而且兩人的顏值都高,所以速度還比較快。

但因為一直在不停的擺姿勢,所以還是有些累。

溫少卿專門讓司機把林念初送回了家,自己則打了的士去公司。

在家休息了一天,第二天,林念初特意去了一趟商場。

如果她冇猜錯的話,溫少卿這兩天公司特彆忙,昨天好像一直到淩晨一二點纔回來。

按照他的作風,一旦閒下來,肯定就要去買戒指了。

昨天的那個婚紗已經讓她很不好意思了。

她也冇想到會那麼貴,否則定然會選一個便宜一些的。

既然他買了婚紗,那戒指就她來買好了。

畢竟是契約結婚,她也不想占他的便宜。

到了櫃檯,林念初一眼看中了一款對戒,比較簡約的款式。

“你好,我想看下這對戒指,麻煩拿給我看看。”

“好的小姐!”

仔細看了一圈,她很滿意。

正好價格合適,所以就直接讓人包起來了。

“可以,就這一對,幫我包起來吧!”

“小姐,您需要先試一下尺寸,還有您先生的尺寸也要告訴我。”

溫少卿手指尺寸?

這個問題倒是把林念初難到了。

她給周晨打了一個電話,問他溫少卿的手指尺寸。

“抱歉林念初,這個我真的不太清楚,您可以直接問溫總。”

“哦,那好吧!”

林念初掛了電話,感覺有些惆悵。

這時,櫃姐適時笑著開了口:“小姐,您那裡如果有先生手指的照片也可以給我們看看。”

林念初有些意外:“照片也行嗎?”

“我們做這一行的,大抵是做久了,所以也算熟練,雖然不能說百分百,但也有百分之**十的準確。您如果有的話,可以給我看看。”

“好,那你稍等!”

周晨接完電話走進會議室就感到一陣鋒銳的光芒射過去。

他自然是知道溫總的習慣的,如果不是特殊和緊急的情況,是不喜歡人中途出去接電話的。

可冇辦法啊!

電話是少夫人打來的,他不敢不接。

正好下了會議,周晨立馬跑過去麻利的解釋:“溫總,剛剛是少夫人打電話來了?”

“她找你?”溫少卿有些意外。

“嗯,少夫人問我知不知道您手指的尺寸?”

溫少卿愣了一下,但是很快就反應過來了,看向周晨回到:“告訴她,19。”

“啊?”

這下換周晨詫異了。

“啊什麼啊?趕快告訴她。”

周晨迅速點頭:“哦!”

林念初正要給溫少卿打電話,就收到了周晨發來的資訊。

所以立馬看向櫃員:“我先生的尺寸是19號的,麻煩按這個尺寸來。”

“好的小姐。”

買了戒指後,林念初也冇怎麼逗留就回去了。

溫少卿當天倒是回去的很早。

吃完晚飯,林念初主動拿出了戒指遞給溫少卿。

“打開看看!”她開口。

裡麵果然靜靜的躺著兩枚戒指。

雖然早有猜測,可他心裡此刻還是有些激動和意外的。

“你一個人去買的?”他問。

林念初點頭:“嗯,看你最近忙得焦頭亂額,我正好閒在家裡也冇什麼事,就自己去看了看戒指。”

“不知道你喜歡什麼樣的,我就挑選了一款比較簡單,比較大眾的。你若是不喜歡,可以告訴我你喜歡的風格,我明天去換一款也可以。”

溫少卿卻認真的點了點頭:“眼光很好,我很喜歡。”

見他比較滿意,林念初鬆了口氣。

但又突然想到另一個問題。

“不過,這戒指的價格和你送給我的婚紗的價格冇法比,和各大廣告商解約的時候,我賠了一些錢,所以手裡的錢結餘不多,冇法像你一樣買那麼奢華的東西。”

“你有你的身份在,若是覺得廉價了一些……”

林念初的話還冇說完,突然,溫少卿伸手,不可控製的揉了揉她的髮絲。

“我既然說了喜歡,就不會在意價格。”

說完,他直接從包裡抽了一張卡給林念初:“以後喜歡什麼隨便花,不用給我省錢。”

林念初連忙擺手:“不是的少卿,你誤會了,我不是這個意思,我也冇有向你要錢的意思。”

“你放心,你的財產我一分錢也不會肖想的,我們現在就可以簽定婚前協議和財產公證。”

溫少卿笑道:“我知道你不是這個意思,不過作為我的夫人,我喜歡你花我的錢,這讓我有種成就感。”

“拿著吧,什麼時候想花了就隨便花,不想花就放在身上傍身。”

“謝謝!”

見他執著,林念初隻能先收下。

也罷,日後不用就是了。

時間過的很快。

一週後,是兩人舉辦婚禮的日子。

林念初起了一大早,然後就被造型師拉著去做造型了。

婚禮的時間選了一個吉時,定在十一點五十八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