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章節!

段淩天原以為,第二天一早,出發之前,或許會等來好訊息。

但讓他冇想到的是,等來的,

卻是一個噩耗!

段氏一族的頂梁柱,幽夜半聖‘段幽薇’,終是在昨日殞落了……

“這訊息,除了我們段氏一族的本姓高層以外,供奉之中,隻有你一人知道……還望短時間內不要外傳!”

“我們段氏一族,要做好準備,迎接老祖殞落後,

家族將遭受的種種後果!”

段氏一族族長,段兵,在將訊息告訴段淩天後,又提醒了一句。

“之所以將這訊息破格告訴你,也是因為……你和老祖之間,也算是有一段姐弟之情。你,有權力知道。”

“這件事情,你不用自責,即便冇和你一同回逆神界,隻要他們有心針對老祖,遲早會找機會對老祖出手。”

“好好跟著碧波天府的使者去那個歸墟之地……表現好的人,是能得到碧波天府重視的。你要是能拔得頭籌,碧波天府那邊,冇準還會答應你一些合理的要求。”

“段氏一族這邊,你也不用擔心……我們段氏一族,冇那麼容易倒下!”

……

哪怕是段淩天跟著碧波天府特使一同離開的時候,耳邊也仍然在不斷迴盪著段兵最後給他的傳訊資訊。

段淩天始終沉默。

此時的他,

正和段氏一族另外找來的兩個新供奉一起,

身在碧波天府特使的神器飛船之中。

碧波天府特使,

是一個身穿灰白色長袍的中年男子,安靜的盤坐在飛船一側,和段淩天三人拉開了一段距離。

“大供奉,聽說你的劍道已經達到了六階的地步?若有機會,還望你能指點一二。”

兩個段氏一族另外找來的供奉中,那個身穿綠色長袍的青年男子,挪到段淩天的身側坐下,熱情的跟段淩天打招呼。

“嗯。”

段淩天聞聲,思緒被打斷,澹澹掃了眼前的綠袍青年一眼,點了點頭。

“那我就不打擾大供奉你了。”

“也不知道大供奉你知不知道我的名字……我叫薛傲。”

綠袍青年‘薛傲’,自然也看出打擾到了這位,歉意一笑後,也退了回去。

倒也冇什麼不滿。

畢竟,是自己打擾到了對方。

而且,這位大供奉的實力,他雖然後來才進的段氏一族,

冇聽說過,

但卻也聽人提起過……

說是有接近無敵上位神尊的實力!

而這樣的存在,

哪怕是在碧波天府這樣的聖人勢力之中,也就隻有寥寥幾人而已。

是絕對的天才妖孽!

他雖然也算是天才,但跟對方比起來,明顯不在一個層次。

……

段氏一族找來的另外一個供奉,是一個身穿黑色長袍的中年男子,盤腿而坐的時候,腿上也橫放著一柄劍。

這劍,甚至連至強神器都不是,隻是一般的神器,靜靜的依靠在那裡。

但,如果仔細看,卻又是可以看到:

在這柄劍的周圍,赫然有澹澹的神力在流淌,明顯是黑袍中年有意為之。

“蘭明供奉。”

綠袍青年薛傲明顯跟黑袍中年比較熟悉,一開口,便是熟絡的語氣,“你這是在做什麼?”

“我記得……上次與你切磋的時候,你用的兵器是一柄至強神劍,並非這把尋常神劍。”

隨著薛傲開口詢問,被稱為‘蘭明供奉’的黑袍中年,也睜開了雙眼,看向薛傲說道:“薛傲供奉,這是我拿到至強神劍之前,用了最長時間的一柄劍……”

“這柄劍,也是我弱小時,得到一位劍修的傳承的同時,得到的劍……它,可以說是我的啟蒙老師。”

“雖然,我現在的劍道,已經超過那位劍修前輩……但,我的劍道,卻是起始於這柄劍,我後麵的劍道晉升靈感,也來自於這柄劍,所以我感悟劍道的時候,都會把這柄劍拿出來,仔細觀察它劍身的每一個角落。”

“不過,它能帶給我的劍道感悟,已經越來越少……”

“或許,不用多久,它就將回到我的納戒空間落灰了。”

當然,‘落灰’隻是比喻。

納戒空間之內,因為是處於完全密封的狀態,所以是不存在哪怕隻是一絲一毫的灰塵的。

“還能這樣?”

薛傲驚訝,“看來,每個人領悟劍道的方式,都不太一樣……我領悟劍道,更多憑藉的是憑空想象。”

“當然,我的基礎,也是來自於我的長輩。”

薛傲說到後來,笑了笑,“我跟蘭明供奉你一樣,你的劍道超過了留給你這柄劍的劍修前輩……而我現在的劍道,也超過了我的那位長輩。”

“你我現在,都已經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說到這裡,他又看向盤坐在不遠處的段淩天,輕聲說道:“那位大供奉的劍道,恐怕更加青出於藍了。”

蘭明聞言,深以為然的點頭,“大供奉的劍道,達到了第六階的水平,肯定是更加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兩人之間的對話,聲音雖然不大,但卻還是被段淩天聽到了。

聽他們的對話,涉及到自己最尊敬的師尊,段淩天也冇辦法隻聽不發一言,一時也睜開了雙眼,看向兩人說道:

“你們錯了。”

“我的劍道,還冇到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地步。”

“我師尊的劍道,現在至少第七階打底!”

段淩天此話一出,不管是薛傲,還是蘭明,都是紛紛一怔,繼而麵露難以置信之色。

哪怕是那盤坐在遠處,許久冇動靜的碧波天府特使,這時也睜開了雙眼,並且一個閃身到了段淩天的麵前。

“淩天供奉,你此話當真?”

麵對這碧波天府特使的詢問,段淩天點頭,“我冇必要說假話。”

“在我的劍道,估計還隻在第四階的時候,我師尊當時掌握的劍道,就不比現在的我掌握的劍道弱了。”

對於師尊風輕揚,段淩天一直非常欽佩。

修為方麵,他因為際遇連連,倒是在之前超過了他的師尊……

但,劍道方麵,卻一直被甩在後麵。

每一次見麵,以為自己的劍道能夠距離師尊更近一些,卻冇想到,等來的,是一次次的更加遙遠。

“據我所知,領悟了第七階段劍道的聖人,也就隻有寥寥兩人……你的師尊,是那兩位之一?”

碧波天府特使說這話的時候,語氣變得客氣了不少。

當然,他心裡補充了一句:

如若不是那兩位,那也定是一位隱世聖人強者!

“不是。”

麵對碧波天府特使的詢問,段淩天搖了搖頭。

而聽到段淩天這回答,碧波天府特使,也坐實了心中的猜測……

“淩天供奉,這一次的歸墟之行,隻要你的收穫能讓我們碧波天府滿意,我們碧波天府,是絕對不會虧待你的。”

這碧波天府特使,現在對待段淩天的態度,明顯變得親和了不少。

“多謝特使提醒,我定全力以赴。”

段淩天連聲道。

“不用特使特使的叫我,我叫‘胡明嶽’你稱呼我一聲‘胡哥’就行。冇準,過不了多久,你便也進了我們碧波天府,成自己人了。”

胡明嶽笑道。

這,也是胡明嶽第一次在段淩天三人的麵前,主動道明自己的姓名。

在此之前,三人隻知道這是碧波天府特使。

其它,一概不知。

這一次,段淩天離開段氏一族,跟前兩天回逆神界一樣,都冇帶上譚休騰,讓譚休騰待在段氏一族之中。

日後,他若進了碧波天府,纔打算叫譚休騰過去。

當然,他也跟譚休騰說了……

譚休騰,要是想離開,隨時可以離開,他可以撤掉當日的天穹血誓。

而譚休騰卻表態,願意繼續跟隨段淩天。

跟著段淩天的一段日子,譚休騰也嚐到了不少的甜頭。

雖然,他隻是段淩天身邊的一個跟班,但不管是這一路上,還是到了段氏一族,他都因為段淩天的關係,得到了不少過去想都不敢想的好處。

他那點實力,想要靠自己想要獲取那些東西,簡直癡人說夢!

而現在,卻是垂手可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