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景琛冇有否認:“也不算是我的算計,s國恰好遇上了變故,機場都被轟炸了,魏自清想要離開s國,恐怕要費些周章。”

“暮景琛,我真的越發看不透你了。”

他既然對她的好感隻是基於她像溫伊,為什麼還要阻止魏自清靠近她?

難不成他真的把她當成了溫伊的感情替代品?

南宮伊頓時越發的壓不住火氣:“暮景琛,你給我出來!”

她起身時椅子在地麵劃出刺耳的聲音,就連兩小隻也抬眸看過來。

暮景琛跟著她一起朝著門外走去。

叭寶低聲道:“啾啾,爹地,是不是,惹惱了媽咪?”

啾啾笑嘻嘻道:“我反而覺得這是好事。”

“他們,都,都鬧彆扭了,怎,怎麼算好事?”

“打是親罵是愛啊。”

她看著叭寶一臉茫然的模樣,笑著戳了戳他的腦袋:“傻叭寶,等你長大了就知道啦!”

雖然她也不太明白這句話的含義,但小舅舅經常說這句話。

南宮伊一生氣就會犯煙癮,隨即抽出一根菸正要點燃時,暮景琛將她的煙抽出後,直接折斷。

“抽菸對身體不好,尤其是女人。”

南宮伊頓時惱怒道:“要你管?”

暮景琛隨即攥住她的手,將她拉入了懷裡。

在南宮伊失神時,他伸手將她口袋裡的煙抽出,直接丟到了樓下。

南宮伊這才意識到他方纔竟然用了美男計,更可惡的是,她竟然上了當。

此刻的她又羞又惱:“暮景琛,你不覺得自己有些多管閒事嗎?”

“南宮小姐,有些事情很快就會有答案,在此之前,我無法回答你。”

“故弄玄虛!”

“以後犯煙癮的時候吃這個。”

南宮伊的嘴裡隨即多了一顆棒棒糖。

她很想將糖吐出來,可味道卻是她最喜歡的橘子口味,隨即將棒棒糖咬得嘎嘣碎,彷彿她咬的人是暮景琛本尊。

暮景琛看到她這副模樣,隻覺得可愛,頓時笑了笑:“菜應該上的差不多了,南宮小姐如果氣笑了,就陪我一起下樓。”

“我要在這裡冷靜一下!”

“南宮小姐不是急著趕場麼?難不成剛纔是騙我的?”

南宮伊頓時氣結,踩著高跟鞋氣鼓鼓的走進了電梯。

暮景琛緊隨其後。

走進電梯的時候,她不小心被絆倒了,差點狼狽的撞上電梯牆。

暮景琛伸手扶住了她的腰肢。

她隻覺得那雙大手有些發燙,頓時將他推開:“暮總,請自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