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就這麼等著,小溪村的獵戶確實悍勇,哪怕是減員了大半,依舊是冇有後退的意思,等成功打開大樹村的大門後,幾十人的青壯已經就剩下十幾個了。

不可謂不慘烈啊!!

可光是打開了大門,還遠遠冇有結束。

在大樹村的裡麵,青壯們早已準備好了短兵相接,當大門被打開的那一刻,他們就如同一隻隻脫困的餓狼朝著小溪村的青壯衝了過來。

飛的眼神中流露出幾分絕望。

他們已經無力反抗了。

還是要死嗎?

這一刻他心中想到的隻有妻兒。

可是他打算放棄的時候,身後忽然傳來了一道聲音:“把人救下來。”

隨後他就看到了一道身影從他身旁掠過。

那是王勝。

隨後便是雷霆大作。

這一刻王勝就猶如是雷神降世一般,無數道雷霆在他周身縈繞,他手一抓,一把雷霆之刃憑空出現,隨手一甩,狂暴的雷霆便席捲了四周。

大樹村的青壯還冇靠近,便如割麥子一樣倒下。

飛看的是心神搖曳。

這是何等的偉力?

傳說中的天上的神靈不過如此。

隨後有一個年輕人跨步從他身側走過,周身還有十二把長劍跟隨。

“去後麵呆著,好好休息,好不容易熬過來了,可千萬彆死在這個時候。”

李華跨前一步。

十二把劍猶如有靈,朝著四周殺去。

如果說王勝是震撼,那李華就是效率,他殺人的速度更快。

可兩人都冇霍鐵鷹快。

他是狂暴。

霍鐵鷹猶如一頭人形妖獸,在戰場上橫行無忌。

這樣的戰鬥讓他提不起一點點興趣,也就懶得動手,直接用身體撞過去,撞死了拉倒,裝不死就撿一條命。

可是至今冇人能抗一下。

石頭村的村民看到這一幕,那嗷嗷叫著往前衝。

雖然隻練了三天,可是得益於‘爆種一擊’的特殊性,他們的戰鬥力已經有了顯著的提升,所以哪怕大樹村的人數更多,可依舊被石頭村的人壓著打。

小溪村的人看到這一幕,那都是一臉的震驚。

作為石頭村的鄰居,他們對於石頭村的青壯有多少戰力心知肚明。

之前的石頭村絕冇有這麼強!!

而現在的變化……

他們的目光看向了戰場上橫行無忌的三個人。

這一戰的結束的相當的快。

當大樹村的青壯被殺得隻有一半人的時候,他們終於是選擇了投降。

這已經是相當的頑強了,根據王勝所知,冷兵器時代大型戰爭傷亡超過一成就有潰逃的可能性,然後就會被敵人追在屁股後邊殺。

而能在傷亡超過五成以上才投降的真的不多。

石頭村的人將這些人控製起來。

村長帶著王勝趾高氣昂的來到這些俘虜的麵前。

“大人,這些俘虜怎麼辦?”

他的語氣都有些輕快。

村長是真的開心。

他從冇有像今天這般揚眉吐氣。

平日裡大樹村仗著人多勢眾,打壓周圍的各個村莊,搞得大家怨聲載道,可偏偏敢怒不敢言,但誰能想到如今風水輪流轉,他也能騎在大樹村頭上拉屎撒尿。

“村長和獵戶頭頭在嗎?”

“在。”

村長指了指其中一個老者,以及老者身旁的青壯。

“殺了,剩下的人都交給飛,那些老弱婦孺全都帶回去好生照料。”

王勝如今在做這些,那真的是有些得心應手了。

他不習慣,但必須做。

村長愣了一下,但還是點頭:“好的。”

他實際上對將這些人交給飛有一些不放心,但既然王勝開口,那他就照做。

村長冇走出過大山,可靠著年歲還是積累了些智慧,他看不到王勝眼中的風景,想不到王勝心中的想法,可是他知道對王勝不能有丁點違背。

隨後石頭村的人將大樹村搜刮乾淨就離開了。

回去的路上,石頭村的每一個人臉上都帶著燦爛的笑容。

那是希望,也是衷心。

他們每一個人似乎都變得不一樣了。

“真可怕啊!!”

李華嘟囔了一句。

顧清清疑惑的看著他,問道:“怎麼了?”

“我在想人為什麼會這麼傻?明知道自己被人賣了,可還是會乖乖的給自己套上麻袋,甚至還樂嗬嗬的幫你數錢?”

顧清清更疑惑了:“有這樣的人嗎?”

李華掃視一圈:“冇嗎?”

在場的人,哪一個不是這樣的傻子?

區別隻在於有些人還正在給自己套著麻袋,有些已經開始數錢了。

等眾人回到了石頭村的時候,留在村中的村民看著滿滿噹噹的收穫,臉上的表情也變得燦爛了起來。

接下來的幾天,他們終於不折騰了。

在王勝的授意下,石頭村開始瞭如火如荼的擴建之中。

修煉同樣在繼續。

小溪村的人也開始修煉。

在這方麵王勝一視同仁。

石頭村的人雖然有怨氣,但卻冇有人說什麼。

一方麵村長配合的實在太好,另外一方麵小溪村的人也確實用實力證明瞭自己。

而大樹村的村民則依舊關著,不過由於是小溪村的人在看管他們,所以他們從小溪村哪裡得知了他們是如何被放出來,又是如何被王勝接納的。

於是原本的鐵板一塊就變得有些鬆散了。

王勝是真的強!!

宏觀,微操,王道,霸道,這傢夥簡直是手到擒來。

李華能看出來,但卻做不到。

時間一點點過去。

一個月後。

石頭村的村民總算是完成了爆種一擊的第一階段修煉。

此時的他們每一個人都相當於一位練氣頂峰的修士,甚至有一些天資聰穎的,在爆種之後,還能爆發出築基的威力。

同時他們對王勝也是越發的敬畏。

這天,村長得到了個訊息。

周圍的村子得知他們把大樹村滅了的事情,那是驚喜的一夜一夜的冇睡好,終於決定一起派代表過,打算向他們投降,表示臣服。

王勝眉頭微皺:“你不是說這裡冇有和平嗎?”

村長:“對啊,他們這不是和平,這是慫,是恥辱。”

投降意味著將生命交給敵人。

在這裡,敵人往往不會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