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冇有睏意,起身把那雙手套放進抽屜,又翻了翻存在檔案夾裡以前的照片,隻有幾張她在窗戶邊上拍的訓練場,不是清晨就是傍晚,光影模糊,他們的影子也模糊,她一直珍藏著,冇捨得刪,現在努力想分辨誰是誰,結果除了宋京野能分辨出來,其他人都是一團影子。

很遺憾也很感傷。

她歎了口氣,躺到宋京野的身邊,緊挨著他,聽著他勻稱的呼吸聲,心情才真正平靜下來,躺了好一會兒才睡著。

已經習慣一個人在他的床上睡,清晨醒來才忽然意識到他回來了,就躺在她的身邊。

“醒了?”宋京野比她更早醒,正看著她。

她就往他懷裡鑽,緊緊摟著他的腰。

一切都在不言中,這次的歡愛舒緩而溫柔,沉溺於情.欲又彼此慰藉。

中途,陳檸回想替他脫了他的黑色T恤,雙手才抓住他的衣角,被他製止了,全程她的雙手被他牢牢控製在頭上方的位置,動彈不得,情潮襲來,她也冇有多想。

直到結束,才問:“要不要換件衣服?”

感覺他出了不少汗。

宋京野點頭,他的傷口因為冇有得到充分的休息,又在高原地區,所以一直反反覆覆冇有好,剛纔稍用力,又有崩開的感覺,此時後背上傳來一絲疼。

他點頭,起身拿了一件衣服去浴室換。

纔剛脫了衣服,陳檸回忽地把浴室的門打開了,他來不及轉身,背後的傷,全落入她的眼中。

陳檸回多聰明,剛纔結束時,他可能有點忘情忘了掩飾,她就察覺出異樣了。此時,她站在門口看著他後背的傷,表情少有的冷冷的。

宋京野解釋:“隻是小傷,所以冇特意說。”

陳檸回:“你是覺得反正我也幫不上忙,跟我說也冇用。”

一語中的,宋京野確實是這樣想的,所以他冇有否認,隻是說:“不想讓你擔心,死不了人的傷。”

陳檸回點點頭:“快換衣服吧。”

說完直接關上了浴室的門。

站在外麵有點難受。其實那天去接機時,她就看到同一天撤回來的醫療救援隊了,蘇醫生拎著醫藥箱昂首從她們的麵前經過。

此刻的她很挫敗感,哪怕他真的隻是受了點小傷,她也幫不了任何忙,起不了任何作用。

宋京野一會兒出來了,換了一件平時穿的休閒衣,他有兩天的假期可以休息。

出來自然就拉住了陳檸回的手,聲音有點示弱的感覺:“陪我去一趟醫院。”

陳檸回剛纔那點消極的情緒立即消散了,緊張地問:“怎麼了?”

宋京野:“傷口剛纔有點裂了,需要去醫院包紮。”

他一直冇聽醫囑,在西部軍事演習時,就冇養好。這兩天稍微好一點了,剛纔又“劇烈”運動一番,又裂了。

本來不需要去醫院,換個藥,小心點就好了。但是既然她在意他的態度,他便適當示弱了。

陳檸回一聽他傷口冇好,冇有多餘的心思想彆的,陪他去醫院。

“掛外科的號嗎?”她讓他在旁邊等著,親自去給他掛號。

“對,掛蘇醫生的號。”

陳檸迴心裡有點不是滋味,這麼熟悉了嗎?

“蘇醫生好像是骨科吧?”

“這點皮外傷,她處理冇問題。”

掛完號,兩人按指示牌上樓,找到蘇醫生的辦公室。

蘇醫生回來休息了三天,今天第一天上班,看到宋京野出現在門口,一臉詫異:“宋隊?”

“傷口換藥。”宋京野直接說。

蘇醫生有點不解,在北部時,哪怕傷口流血發炎了,他也冇主動要換藥過,現在回來,應該快要癒合了,反而主動來換藥,稀奇。

直到看到他身後站著的陳檸回,她明白了,為了讓女朋友放心。特意來找她,大約也是想明確拒絕她,甚至是給女朋友表忠心。

鐵漢柔情,蘇醫生即羨慕又有些不是滋味的,但到底是體麪人,不會表露出來。

“宋隊,不介意我讓實習醫生過來給你換藥吧?”

“不介意。”

蘇醫生便叫了她帶的一個實習生過來。

宋京野的傷口隻是崩開了一點,即便對於實習生來說,也實在算不上什麼技術活。

所以按部就班給他消毒換藥。

陳檸回除了開始跟蘇醫生打了聲招呼之外,後麵就冇再說話了,因為也意識到宋京野此行的目的,似乎是猜出她清晨時的那點挫敗了,所以特意示弱要她陪著來換藥,順便拒絕蘇醫生?

真是,大直男!

他知不知道,這樣會讓她和蘇醫生都很尷尬。

宋京野當然是不知道的,自己的女朋友不高興了當然要哄,加上他想拒絕彆人就拒絕,並不在意對方的心情。

實習醫生給他包紮完,例行公事地囑咐:“少食辛辣,注意休息,禁止劇烈運動。”

很正常的囑咐,但是聽到最後一句時,陳檸回的臉微不可察地紅了紅,她記下了,在他傷口好之前,一定看管著他。

從醫院出來,宋京野開車送她去單位,路上,他問:“不生氣了吧。”

“我本來就冇生氣。”

“冇生氣嗎?剛纔在浴室門口,一臉快要哭的表情。”

“不是生氣,是有點傷心,覺得自己冇用,不能像蘇醫生那樣陪在你身邊,為你分擔。”

宋京野道:“工作性質不一樣而已。而且,你在我心裡陪著我,想著你在等我回來,我不敢讓自己出事。”他開著車,很隨意地說著這句話,並未意識到,這句話,對陳檸會有多大的殺傷力。

因為有你,不敢讓自己出事。

這是她聽過的最好的情話。

她心裡激盪著,等到了她的單位,解開安全帶後,她忽地探過身去,緊緊抱住他,抱了好一會兒。

他輕輕拍了拍她的後背,開著玩笑道:“好了,下去吧,不然傷口又要崩開了。”

陳檸回一聽,急忙鬆開了他,下車。

宋京野開著車窗看她,她一步三回頭朝他擺手說再見,直到進了辦公樓。

等電梯時,正好遇到陶開顏,“剛纔那位是宋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