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靈一巴掌拍在他身上,“胡說什麼呢,人家慈心救了你,揹著你跑出基地。”

慈意訕訕一笑,他打量水靈,見她完好,心裡就晴空萬裡般的舒服。

他起身看向慈心,認真的說道:“謝謝你,以後你就是我兄弟了。”

慈心臉上一紅,“這是我應該做的。”

不管應不應該,慈意很想知道自己是怎麼被救出來的。

他問道:“我是怎麼出來的?那個首領呢?”

慈心回答:“首領被那建築射出來的光穿成了篩子,他死前怒吼了一聲就倒下不動了。”

我從裂隙爬進去找到你背出來,跑遠後那個首領又站起來,他以為你還在建築裡,掄起拳頭拚命的砸,結果炸了。”

慈意嘴角抽了抽,好像看見了什麼叫不作就不會死。

水靈已經大概的瞭解了二人相識的情景,笑道:“你們休息下吧,這裡也不是非常的安全。”

慈意問道:“我們這是在哪兒?為什麼慈心會找到你們?”

水靈笑了,“這算是你們命大,我找到了這裡的監控係統,看見你們爬出深井。”

“對了,外麵……你們暫時不要去,等這場災難結束了再說吧。”

慈意是冇有任何異議,點點頭。

外麵的世界還在繼續亂,水靈和宮千鈺等人就在基地裡呆著,餓了就去抓魚,可以說吃喝不愁。

過了幾天後水靈打開監控檢視,外麵一片慘淡,原本的基地不知道怎麼居然起火了,所有人都被趕到了山下。

他們冇有了賴以生存的機械,一個個都如餓死鬼一般開始吃草。

水靈被他們的樣子嚇了一跳,“他們怎麼會這樣?”

慈意在休息的這些日子已經從水靈口中得到了這基地所有的訊息。

他笑道:“現世報,不管怎樣我們不依賴那些東西一樣活的好好的。”

水靈點頭,“這是冇錯,隻是我們現在能出去了嗎?”

慈意觀察了一下皺眉說道:“那不是阿獸嗎?”

水靈連忙看去,果然,阿獸帶著人來到眾人麵前,似乎還在給他們發食物。

“阿獸就是這樣善良,本來乾旱就冇什麼食物了。”

慈意摸摸下巴問:“能不能把這些人抓起來,讓他們反過來被阿獸這樣的人奴役?”

水靈呆滯片刻,最後點點頭,“可以,奴隸社會嘛,這是發展的必然趨勢。”

現在不是講究什麼道德不道德的時候,要尊重發展。

宮千鈺見水靈跟慈意聊的開心,他直接站在兩人中間,挑釁的看著慈意。

水靈哭笑不得的說道:“彆鬨,我們是朋友。”

宮千鈺說道:“他離你遠點我們還是好朋友。”

水靈無語了,這咋又變得失智了呢?

慈意卻笑道:“沒關係,我們是朋友,這不會改變。”

宮千鈺側目,他居然後退不再擋著兩人。

水靈納悶的問:“怎麼這就信了?”

吃醋的人不是人家說什麼都不信的嗎?

宮千鈺淡淡的點頭,“信他。”

慈意緊緊抿著唇,定定的看了宮千鈺許久,最後灑脫的笑了,“好,兄弟。”

能被人信任真的很暖心。

水靈摸摸下巴說道:“我先去看看,如果喲偶什麼不對我再回來。”

“不許!”宮千鈺跟慈意同時說道。

水靈,“……”啥情況?

慈意說道:“我在外麵呆過也冇什麼輻射,我去看看你們彆亂來。”

“我……”水靈剛說一個字就被打斷。

慈意眼睛一瞪,“就這麼說定了。”

水靈無語,自己去救慈心和慈意的時候都去過上麵了。

其實安全屋隔絕的是最初的那一撥磁場,後麵就是防護地震什麼的。

阿獸他們也在,所以外麵肯定冇什麼輻射。

慈意已經到門口去拉開門,他從瀑布那邊出去。

找到阿獸的時候,阿獸正在打聽水靈的下落。

“阿獸。”慈意喊了一聲。

阿獸回頭看見慈意立即欣喜異常的跑過來,興奮的問:“水靈呢?”

慈意反問:“你怎麼在這裡?”

阿獸回答:“我那邊的房子都建造的差不多了,我甚至給水靈單獨的建造了一間房子,可怎麼等她也冇回去。”

“我跟擔心,又趕上地龍翻身,我就怕她有危險。”

慈意點點頭,“我知道了,水靈很好,我帶你去找她。”

“好。”阿獸很開心。

他直接拋下這些人,有人喊道:“你彆拋下我們,你是我麼你的奴隸!”

阿獸回頭看著那人,茫然的問:“什麼是奴隸?”

慈意回答:“就是給他們吃穿,養著他們的人。”

阿獸猛搖頭,“他又不是大巫,我乾嘛養他?早知道那口食物都不給了。”

慈意笑道:“嗯,其實你可以把他們當成奴隸,想吃飯就給你們乾活。”

“畢竟你們安居在此還需要很多木頭,茅草之類的東西。”

“你們的部落的人不多,他們卻這麼多人,不利用起來有些浪費。”

阿獸滿臉的拒絕,可能是覺得這裡的人太傲慢了。

還有一點就是這裡的人都看著軟弱無力,怎麼可能去乾活?

慈意想了一下再次說道:“裡麵有很多雌性,你們可以帶回去生孩子。”

這一點倒是戳中了阿獸的心,他又看了看,的確是看見很多女子,但這些人表情冷漠,不討喜。

他搖頭道:“他們看起來不樂意,還是算了吧。”

慈意問道:“你們那裡冇有懲罰之類的手段嗎?”

阿獸點頭,“有啊,不給吃的,打棍子,或者關在籠子裡放水中泡著。”

慈意嘴角浮現壞笑,“你們完全可以用這樣的手段來對付他們,他們本就冇吃過苦,很快就會乖乖的給你們乾活。”

阿獸沉默片刻,側目說道:“我要聽水靈的。”

慈意感覺有點噎得慌,自己說了那麼多,結果不如水靈一句話。

“行行行,我們走。”

阿獸立即蹦蹦躂躂的跟在慈意身後。

慈意回頭看了一眼,覺得阿獸很傻,但是他又很聽話,找不到理由揍他一頓來改善心情。

就這樣,兩人來到了山上又進入瀑布內。

水靈正好在湖邊打魚,她看見阿獸就笑道:“阿獸,你們那邊怎麼樣了?”

阿獸看見水靈立即撲過去噗通一聲跪下,然後死死抱著水靈的腿大哭,“嗚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