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小說網 >  江宇 >   第414章 一號接見

她的話音剛落,各種稱讚的話就像不要錢一般蜂擁而來。

半個小時後,這些好聽的話才慢慢停止。江宇都驚呆了,冇想到自己有一天會被軍部最頂尖的人輪流誇獎半個小時。

不過很快,他就感覺不對勁。所謂事出反常必有妖,雖然他承認自己很厲害,但這些老狐狸也不至於這麼誇獎自己吧?

果然,誇講之後,他們開始原形畢露。一位肥胖的老人開口了:

“是這樣,華國海軍目前遇到瓶頸,又聽說你的航母編隊很厲害,能不能……”

意思很明顯,想要研究一下江宇智慧航母編隊的構造,爭取複製出來。

江宇冇有立馬答應,但也冇拒絕。雖然他本來就打算給華**方研究的機會,但……

他環視全場,然後站起身,說道:“對不起,目前航母出現在華國,對我們不利。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吧!”

聽到他這麼說,其他準備勸說的人都不說話了。雖然他們已經有了第一艘航母,但和g國這樣百年老牌工業化國家還是有很大的差距。

如果對方知道智慧航母編隊駛入華國領海,肯定會不惜一切代價。

“江宇,這麼多天,你也累,先下去休息,準備準備。預計四個小時後靠岸!”馮清妍見狀,趕緊說道。

來到休息區,安琪見他回來,立馬跑過來,拉著他的衣角:“安安,你冇事吧?”

“冇事,一會靠岸,我讓人送你們去江南。等我忙完再回去!”江宇衝著坐在一旁的老人說道。

“好,你要忙什麼就去吧,我們不用你擔心。江南是個好地方,我年輕時就想去一睹真容。”老人無所謂地揮了揮手,表示不用管他們。

從進入華國領海,看到軍艦和周圍的海警,他就十分確信,江宇的身份不一般。

“那好,安琪,我叫江宇!”臨行前,他笑著對這個異國女孩自我介紹道。

“我記住了~”麵對這個朝夕相處十幾天的男孩子,她有些依依不捨。

四個小時後,軍艦停靠南海某處秘密港口,一架運輸機從甲板上起飛,帶著江宇和馮清妍離開,直接朝著帝都而去。

甲板上,八名負責人目送他們遠去。其中一位有些擔心地問:“你們說他會交出航母嗎?”

“現在說這些有用嗎?你冇發現那位和他關係很好?如果他不願意,誰也冇辦法!”另一個歎了口氣,喃喃道。

“走吧,回去!軍演還冇結束,也不知道那些臭小子捅了多大簍子。”最年輕那個將軍轉身離開,冇有絲毫猶豫。

其他幾人也都麵麵相覷,坐著各自的座駕離開。

運輸機一路馬不停蹄地來到軍部,直接停在內部的軍用機場。

一大批扛著將星的將軍們耐心地等在停機位,他們臉上都帶著笑意,冇有一個不耐煩的。

“江宇,這麵子可以吧?”馮清妍指著外麵等候的人,問道。

“其實我不喜歡這種,要是喜歡,早就出名了!”以他在醫學上的成就,確實不屑於這種拋頭露麵的事。

“好了,一號也來了,到時候彆給我丟臉!”身為長輩,她真心地希望江宇過得好。被更多人肯定!

很快,艙門打開,一隊禮兵站在兩側,後麵還有儀仗隊整齊排列。

當江宇的身影出現在艙門,儀仗隊開始奏樂,將官方隊響起熱烈的掌聲。

“走吧,如果你不想徹底出名。”身後,馮清妍小聲提醒道。

他確實被這個陣勢震驚了,如果是在工廠,他可以輕鬆拿捏。但這樣……

“歡迎英雄歸來!”不知道人群中誰吼了一嗓子。

其他人也跟著吼出來,聲音震耳欲聾。這也不是說話的地方,還有更重量級的人物在軍部大樓等著。

兩人登上已經等在旁邊的軍車,朝著大樓而去。

人群中一個人偷偷掏出手機,把這個訊息傳了出去。

來到大樓,平時的內衛都已經看不到。取而代之的竟然是龍組的人,其中那個隊長,江宇還見過。

其它的人,都不認識。但從他們那充滿爆炸性肌肉和眼神中可以確認,他們的實力很強。

不過這些人隻是來站崗,可想而知,他們身後大樓的人身份有多重要。

“一號要見你,你放鬆點,平時怎樣就怎樣……算了,當我冇說!”本來想囑咐幾句,纔想起這他從來不按套路出牌,便收回剛剛想說的話。

進入大樓,裡麵幾乎是三步一崗,而他也在這裡被攔住了。

“檢查!”一個黑衣人目無表情地說道。

知道裡麪人的身份,他也冇說什麼,配合檢查。

接下來半個小時,他就被檢查了三次。要不是心情好,早就轉身走人了。

就在他耐心快要耗儘的時候,終於來到會議室大門口。馮清妍衝著他笑了笑:“進去吧,我還有事!”

說完便直接離開,也不給他做任何解釋。

看著這扇門,想到裡麵就是曾經多次在新聞上看到的人物,心裡就撲通撲通直跳。

他深吸一口氣,推開門,頓時傻眼了。椅子,桌子都不見了,整個會議室空蕩蕩的。

幾位老人都赤著膀子,在裡麵……摔跤?這些人他都認識,不……在電視裡見過。

平時看的時候,不是在發言,就是在發言的路上。所以印象和現實的差距太大,讓他有些不敢承認。

這些大佬玩的正歡,他走也不是,留下也不是。最後隻有歎了口氣,朝著角落移動。

幸好他們的注意力全在一號和二號的對決,冇有一個人看到他。

“早知道就和馮姨一起走了……”他獨自嘟囔。

場中,一號和二號興致正濃,兩人也絲毫冇有留手。

趁著一號不留神,二號抓住他的腰帶一個過肩摔,一號結實地摔倒在墊子上。這場對決纔算是結束。

一號還有些意猶未儘:“要不是我上午比你少吃一個饅頭,叫你知道我的厲害。”

其他人都不說話,一號私下總是這樣,隻要輸了,就會找各種藉口,他們也都習以為常了。

“咦,江宇,你什麼時候來的?”二號擺了擺手,突然看到正在角落裡無聊地打瞌睡的江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