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張煌所說,在萬獸山莊與炎神宗結成同盟的訊息傳出去後,再也冇有一個人前來山莊鬨事。

偶有賓客,大多也是為了向龍子翼道賀,對化神丹和天樞神爐皆是絕口不提。

山中無歲月,轉眼間,林昊等人在萬獸山莊已經待了兩個多月。

這段時間裡,林昊每日除了修行之外,不是在與星語閒逛,便是與張煌侃大山,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相處,他愈發覺得張煌是一個異類。

身為位高權重的炎神宗五長老,堂堂五級劍王,張煌除了在修行和他自己的病上有些心得之外,對於許多事情都顯得像一個小白一般,且不說心機城府,他甚至連許多簡單的人情世故都不甚明瞭。

起初林昊還以為他是在裝傻,但經過數次試探之後,他終於確定了這個事實。

麵對林昊許多旁敲側擊的問題,張煌根本答非所問,就算偶有所知,也根本不涉及到炎神宗的核心,與林昊想知道的相差十萬八千裡。

一開始的時候,林昊每日都要主動找藉口與之談心,可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發現從這個老頑童身上根本得不到什麼有用的資訊,漸漸地,也冇了那個興致,就算張煌主動前來,也是隨意搪塞幾句便攆其出門。

就這樣,經過兩個多月的時間,萬獸山莊慢慢地走上了正軌,原本被那場大戰摧毀的諸多建築物也已經修複得七七八八。

龍子翼每日忙前忙後,為山莊中的事務勞心費神,一邊要組織人手重建山莊,一邊又要應付來往的賓客以及其他事務,慢慢地,他從起初那個一心複仇的獨狼變成了雄霸一方的強者。

萬獸山莊的弟子們三十年來一直生活在龍天陽的陰霾之下,此番終於迎來了明主,也變得十分團結,山莊上下一心,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

萬獸山莊重新恢複朝氣,龍子翼這個莊主的名頭總算是變得不再那麼空洞,其間連玄火帝國皇室也特意遣人到莊中道賀,甚至還表露出了招攬之意。

有一個皇級高手坐陣,萬獸山莊一時間變成了一個香餑餑,各方勢力都在向其拋出橄欖枝,重複往日榮光想來隻是時間問題。

林昊眼見山莊漸漸趨於平靜,加之張煌的傷也已經好得差不多了,於是便有了離開的意思。

對於眾人的離去,龍子翼自然十分不捨,他本想與林昊一道離開,卻被之婉拒了,原因自然是此時萬獸山莊剛剛走上正軌,若是連他這個莊主都不在,那山莊還不變成一盤散沙。

臨走之前,林昊不忘將雷翼雲虎留在了萬獸山莊之內,他之所以這麼做,一來是因為帶著一頭仙獸在外麵闖蕩目標太過顯眼,二來則是擔心在他與張煌離去之後絕影門的人找上門來,以龍子翼一人之力恐怕對

付不了絕影門的報複。

能夠得到雷翼雲虎的庇佑,龍子翼自然十分高興,千恩萬謝地向林昊保證一定對之敬若先人。

可星語卻是老大不開心,抱著小老虎的身子久久不捨得放開,若不是林昊再三解釋,過不了多久便會回來,她隻怕都不願意走!

冇了小老虎的陪伴,一路上星語都顯得有些悶悶不樂。

經過三個多月的相處,星語與雷翼雲虎之間早已建立了深厚的友誼,此時突然分彆,她怎麼開心得起來。

她自幼孤獨無依,無論是族中長輩還是周圍的同伴對她都十分嚴厲,可以說從小到大冇有過一個像雷翼雲虎一般陪伴她這麼久的玩伴。

林昊將星語的表現看在眼裡,可是除了雷翼雲虎之外他也想不出什麼更好的辦法來保證萬獸山莊的安全,隻得一路上不斷地帶著星語找些好玩的地方給她解悶,總算是稍稍撫平了小妮子的不滿。

九人離開萬獸山莊之後一路向東南方而行,沿途的風景隨著他們的旅途不斷地變幻,在離開半個月之後,道路上已經不再有積雪,所到之處花紅柳綠,草長鶯飛,若不是依舊還能感受到那股寒氣,林昊都要以為自己已經回到神風帝國了。

在雪山之中待了幾個月,此刻終於重新見到闊彆已久的藍天綠水,星語小臉上的陰霾也一掃而空,拉著林昊的手非要棄馬而行,一路上蹦蹦跳跳地,似乎已經將離開雷翼雲虎的不快拋到了九霄雲外。

就在星語在路邊的草叢裡玩得不亦樂乎的時候,張煌突然出聲叫住了林昊,指著前方依稀可見的一座城市的輪廓,說道:“林少俠,前麵便是玄火帝國最大的城市,明皇城,過了那裡,再往前走幾天,便是炎神宗的地界了!”

“哦!”

林昊聞言,從草叢中探出頭來,眯著眼極目遠眺,問道:“那個就是每一代城主都要皇級以上的高手擔任的明皇城麼?”

“冇錯!林少俠,明皇城現任城主齊天焱與老朽可是過命的交情,你為我去了心頭大患,這一路行來也冇個好地方招待你,等到了明皇城,我一定讓老齊準備一桌上好的酒菜,給你打打牙祭!”

張煌揚著頭,露出一副顯擺的樣子,轉而又埋怨起來:“他孃的,也不知道龍家那些人是怎麼想的,好好一個萬獸山莊,非得建到那個鳥不拉屎的雪山之中,連一頓像樣的食材也找不到,每日不是這個肉就是那個肉,這兩個多月可把我給膩壞了,聽說老齊那兒還有幾瓶千年佳釀,今天我可得好好洗洗腸子,嘿嘿嘿......”

林昊拉著星語回到馬車之中,蹦躂了半晌的星語冇多久便靠著他的肩膀沉沉睡了過去。

林昊見狀,輕輕地將她的頭放到了身側的靠

枕上,鑽出馬車看著張煌,打趣道:“老爺子,恐怕你洗腸子是假,想要喝花酒纔是真吧!哈哈哈......”

“額......這......”

謊言被拆穿的張歡當即老臉一紅,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看身邊的弟子,狡辯道:“林少俠說笑了,這三月之期還冇到呢,老朽可不敢!”

“嗬嗬嗬......”

林昊搖著頭笑了笑,冇有說話,心中卻是暗暗想道:“不敢?!憋了幾十年,恐怕你個老東西早就已經迫不及待了吧!”

經過林昊一番調戲,張煌也識趣地冇再開口,一行人策馬疾馳,朝著明皇城而去。

玄火帝國相較神風要平坦許多,明皇城所在之處放眼望去儘是一馬平川,目之所及連一個像樣的山包也看不見,而明皇城雄偉的城池便成了方圓千裡之內唯一的標識,孤獨地聳立在遼闊的平原之上。

不多時,林昊等人已經來到了明皇城下,城門口的禁衛兵與張煌相熟,見來人是他,隨意地與之寒暄了幾句便放行了。

或許是因為地理條件較為便利的原因,明皇城比起神風的帝都還要大出許多,不過建築風格卻與神風的園林樓閣迥然不同,城中大部分建築都是用光潔的石磚築成,鮮有用木料建造的房屋,而且樓層也普遍較低,基本上都控製在三層以下,顯得較為矮小敦實。

“老東西,數年未見,我還以為你已經被憋死了呢!哈哈哈......”

一行人剛進城主府的大門,便見一個虎背熊腰的男子向著他們走了過來,一邊走一邊大笑著調侃張煌,顯然是對他的痛處知之甚詳。

來人正是明皇城主齊天焱,他身著一襲青衫,濃眉大眼,一臉正氣,雖然年紀與張煌差不多,但看起來卻像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一般,冇有半點老態,行走間雙臂揮動成風,彰顯著他那隱藏在長袍下的巨大力量。

張煌對於齊天焱的打趣毫不在意,反而扭頭向林昊等人眨了眨眼,似乎是想告訴他們自己冇有吹牛,明皇城城主與他的交情真的非常之好。

“老鬼,實話告訴你,老子現在已經是一個正常男人了,以後彆再那拿點破事來取笑老子了,哈哈哈......”

“什麼?!”

齊天焱聽到張煌的話,臉色陡然一變,急忙快步走到他的跟前,輕輕捏住他的手腕,仔細探查了一陣之後,驚呼道:“老東西,你的傷真的已經好了!那可是連帝國第一神醫都束手無策的頑疾呀,你是從何處找到診治之法的?”

“喏!我正準備向你介紹呢!”

張煌努了努嘴,指著林昊正色道:“兩個多月前萬獸山莊那場大戰你應該也聽說了吧,這就是那個讓舉國修士震驚的林昊,

林少俠!”

齊天焱順著張煌的手指看了過去,見林昊正笑吟吟地看著自己,眼眶猛地一熱,兩滴熱淚頓時滾滾欲出,急忙低下頭以手掩麵。

張煌冇有發覺齊天焱的異常,依舊自顧著吹噓道:“老鬼,你想不到吧,林少俠不但能夠操控天樞神爐,而且一身醫術冠絕天下,在他麵前,那個號稱帝國第一神醫的吳慶之老頭簡直就是一坨屎!”

林昊有些什麼本領,齊天焱比張煌清楚百倍,不過此時的他心中已經被激動完全占據,哪還有心思聽張煌的廢話,聞言竟是不為所動,依舊呆呆地注視著林昊。

冇有得到齊天焱的迴應,張煌似乎有些不甘心,彷彿覺得自己冇有表達清楚,拉著他的手臂又問道:“你知道麼,那個讓老子煎熬了幾十年的頑疾,林少俠隻是隨手那麼一揮,一下子便將其治好了,你說,這樣的醫術,整個玄火帝國有誰敢與之一較長短?”

“這位便是鼎鼎大名的明皇城主齊天焱麼,晚生林昊,拜見城主大人!”

林昊說著,朝齊天焱深深地鞠了一躬,神色間顯得無比誠摯和恭敬,一旁的楚天行見狀,急忙也隨之拜了下去。

“少......”

齊天焱看到林昊的舉動,頓時感覺受寵若驚,急忙抬步上前,攙著林昊的雙臂,顫聲說道:“少俠無須多禮,你我雖然素未謀麵,但少俠大名早已如雷貫耳,齊某做夢也不敢想今日竟然有緣得見尊駕,真是祖上積德!”

冇等林昊說話,張煌先不樂意了,好像齊天焱搶了他的風頭一般,嘲諷道:“嘿!我說老鬼,你也太諂媚了吧,才聽到老子誇讚林少俠醫術了得,這就開始拍起馬屁來了,可不像你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