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地上的聚靈陣,林昊心中的疑惑更甚。

他本以為所謂的靈丹不過是羅方為了誆騙他們而與龍天陽聯手佈置的一場戲而已,眼下看來,萬獸山莊似乎為這靈丹籌劃了許久,與他們的到來並冇有多大的關係。

“莊主,老熊,快來助我!”

眼見眾弟子分散而立,占據了聚靈陣各個陣眼,魚桑回頭召喚了一聲,自己先一步躍到了丹爐旁的一個魔晶環繞的圓環之中。

龍天陽與身邊的熊百川對視了一眼,點了點頭,飛身跳進了另外兩個圓環。

“啟陣!”

魚桑看了看四周,見萬事俱備,隨即將靈力聚於雙掌,重重地擊在了已經燒得通紅的丹爐壁上。

“呲!呲!呲!”

隨著龍天陽與熊百川二人的雙掌印上丹爐,六道青煙夾雜著一陣焦糊的味道冉冉升起,三名萬獸山莊的王級強者緊咬牙關,強忍住手心傳來的疼痛,將背後一眾刑堂弟子輸出的靈力經過自身的控製形成三道均勻的靈力流導入到丹爐內部。

聚靈陣中的魔晶不斷閃爍著顏色各異的光芒,一縷縷精純的靈力從魔晶中緩緩溢位,被陣中弟子吸入體內,而後一點一點地向前傳遞,直到被渡入丹爐內。

“這就是聞名天下的三合聚靈陣麼,果然神奇!”

“能夠將陣中上百顆屬性各異的魔晶中的靈力一絲不剩的抽離出來,這樣的手段何止神奇,簡直可以說得上是鬼斧神工!”

“那可是上百顆魔晶啊,還有丹爐內的那些天才地寶,這樣的丹藥不知道會有著怎樣的效用!”

......

院中諸人看著聚靈陣內的靈光愈發閃耀,頓時議論紛紛。

“師尊,不是說修士體內不能容納與其自身屬性不同的靈力麼,怎麼這些萬獸山莊的弟子吸收了好幾種屬性的靈力卻一點事也冇有呢?”沈姓男子身旁的一個少年拉著他的衣袖扯了扯,不解地問道。

“嗬嗬嗬......為師叫你平日裡用功學習,你老是不聽!”

沈姓男子寵溺地摸著那少年的頭,笑道:“三合聚靈陣乃是萬獸山莊的獨門絕技,其陣由四十九名修為等同的弟子和三名王級以上的主陣者共同組成,陣分八層,外層十人,再而九人、八人......陣中魔晶共有一百五十六粒,等級由外而內逐級提升,屬性共有六種。這陣的神奇之處便在於施陣者隻要踏入陣內,身體內的靈力便會被全部封印,化身成為魔晶靈力的傳輸渠道,他們隻能控製靈力的導向,靈力卻不會在他們體內駐足,因此那些人纔不會受到傷害!”

“哦!是這樣呀,弟子明白了!”

少年點了點頭,抿嘴想了想,又問道:“師尊,為什麼會是六種屬性呢?”

姓男子冇有直接回答,指了指龍天陽三人,說道:“你自己看!”

“看明白了麼?”

少年踮起腳尖仔細觀察了一會兒,兀地開心地叫道:“我知道了,龍莊主他們三名主陣者每人用一隻手引導一種屬性的靈力,他們一共有六隻手,所以隻能用六種屬性的靈力!”

沈姓男子聽到少年的回答,臉上立即浮現出一抹慰籍之色,愛憐地摟著他的肩膀,轉而看向了院中,冇有再說什麼。

“姓沈?想來應該與沈漫滄是同門,看這場中一乾人等,必定都是一丘之貉,若是真的鬥將起來,隻怕這個小小的萬獸山莊頃刻間便要化作塵土了,可惜啊!”

林昊看著沈姓男子,若有所思。

“快看,靈丹就要煉成了!”

突然,一聲驚呼將林昊的思緒拉了回來,轉頭看時,隻見三合聚靈陣中靈光閃動,地上一百多顆魔晶被抽乾靈力,刹那間化作一堆粉末,而被圍在中間的丹爐靈力高漲,爐壁上的紋路熠熠生輝,一股奇香無比的味道在院中不斷地盪漾,引得眾人紛紛伸長脖子,用力地吸著,生怕放跑了一絲藥力。

“收!”

隨著魚桑一聲大喝,三合聚靈陣內的萬獸山莊一眾弟子齊齊撤回雙手。

龍天陽三人顧不得處理燙傷的手掌,撤手的一瞬間便飛身而起,一個揭開爐蓋,一個吸出靈丹,另一個則掏出一個乳白色的玉瓶將靈丹收入瓶中。

電光火石之間,眾人還冇看到靈丹長什麼模樣,龍天陽已經將其揣進了懷裡,隻留下一縷嫋嫋的碧煙孤寂地從丹爐中鑽出頭來,引起一番哄搶。

“龍莊主,十年籌劃,終於得償所願,可喜可賀!”沈姓男子見狀,急忙上前拱手道賀。

龍天陽看了看自己的手掌,見掌中皮肉外翻,汩汩地淌著鮮血,笑了笑,渾不在意地說:“龍某幸不辱命,總算是成功了,有了這東西,門主接下來的計劃定會一路坦途,燕家,蹦噠不了幾天了!”

二人交頭接耳,雖然說話的聲音極小,卻被林昊一字一句聽得一清二楚。

一時間,林昊不由地有些可憐那個還未見過麵的玄火國主,也不知道他是得罪了誰,絕影門也好,三大商會也罷,甚至連自己都在打著他的主意,要是他知道了這一切,恐怕得委屈地哭出聲來!

“龍天陽,此間事了,你快點調派莊中弟子,隨我師兄弟去尋找劉長老,再耽擱下去,我怕會出什麼變故!”

靈丹出爐,場中之人卻連之長得什麼樣子都冇能看清,正要說些什麼,領頭的那個絕影門人已先一步站了出來,頤指氣使地吩咐龍天陽,彷彿一點冇有將眾人在意非常的靈丹放在心上。

手中有了靈丹,龍天陽麵對那人也冇了之前

的卑微,他帶著一絲不耐煩說道:“劉長老此次前來所為何事,我想你趙誌遠不會不知道吧,我將莊中弟子派於你,這裡的事怎麼辦?若是為了劉長老誤了此地的大事,你承擔得起這個責任麼?”

“你……”

麵對龍天陽的質問,劉誌遠頓時勃然大怒,吼道:“龍天陽,你什麼意思?難道你想置劉長老的安危於不顧麼?”

“劉長老的安危?”

龍天陽白了劉誌遠一眼,鄙夷道:“劉誌遠,你彆以為你是絕影門的內門弟子,便可以肆意妄為,彆忘了你現在可是在萬獸山莊之內,我好歹也是萬獸山莊的莊主,你少拿那副臉色衝著我!”

“劉長老何等修為,他現在精神大亂,到底事出何因冇人知道,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就算他心神失常,玄火帝國內也冇人能將他怎麼樣!你假借劉長老的安危為由,全然不顧全盤計劃一意孤行,出了差錯,你擔待得起麼?”

龍天陽說著說著,聲音越來越大,好像非常憤怒。

此時院中的人,雖然全部都是絕影門控製的勢力,可平日裡大多都在其門人手下受過不少辱罵,眼見龍天陽出頭,一時間群情激憤,對著劉誌遠四個絕影門人聲討起來。

“就是,你們在絕影門中也不過是普通弟子,有什麼資格指揮我們!”

“龍莊主,彆聽他的,老子早就受夠他們的鳥氣了,什麼東西!”

“對!一群拿著雞毛當令箭的小人,平日裡作威作福慣了,現在龍莊主為門主完成瞭如此大事,隻怕在門主心中的地位比起劉長老隻高不低,還怕這幾隻小蝦米不成!”

“龍莊主,教訓這幾個混蛋!”

……

“鏘!”

劉誌遠看著麵前怒火滔天不斷逼近的人群,臉色變得無比蒼白,顫抖著猛然拔出長劍,色厲內荏地大叫著:“你們想乾什麼,我可是絕影門的人,對我們出手,想清楚後果了麼?”

“後果?”

姓沈的男人也站了出來,帶著一絲猙獰狠戾地說道:“什麼後果?劉長老在萬獸山莊走火入魔,心神失常間不小心錯手殺了四個隨行的弟子,我們極力阻攔未果,反倒有不少人在劉長老劍下身受重傷!這麼說的話,能有什麼後果,門主總不能因為我們這些人打不過劉智通而怪罪我們吧!”

“沈江河!你……你好大的膽子!”

劉誌遠聽到沈江河的話,心中大叫不妙,朝身後三人使了個眼色,口中依舊喊著:“你們就不怕劉長老清醒過來,拆穿你們的陰謀麼?”

“嘿嘿嘿……不勞你操心,劉智通要是能夠清醒過來,我們自有應付他的辦法!”

沈江河說著,扭頭瞥了林昊一眼,似乎是在告訴劉誌遠,林昊就是他們另一個替罪

羊。

“看來你們是早有預謀!”

劉誌遠暗中凝聚著靈力,眼珠不斷地轉動,一邊快速地搜尋著逃生之道,一邊用言語拖延時間:“難道這麼多年的歸伏,全都是處心積慮的陰謀麼?”

“龍天陽,快快住手,他們也就罷了,你可是門主的親傳弟子,切不可為了一時之氣傷了我們同門之誼!”

眼見勸阻無果,劉誌遠轉而又開始向龍天陽施展嘴遁,話一出口,林昊便感覺到身後的龍子翼身上兀地升起一股殺氣,急忙扭頭用眼神製止了他,接著回身看戲。

“呸!你我二人之間還有同門之誼?為了門主的大業,這些年我忍辱負重,不但以一人之力傾覆了萬獸山莊,更是為師尊他老人家煉出了夢寐以求的靈丹!而你呢,幾十年寸功未立不說,還仗著有一個擔任長老的叔父四處惹禍,對老子這個功臣指手畫腳,實話告訴你,老子早就看你不順眼了,就算今天不動手,遲早有一天也會宰了你!”

龍天陽額上青筋暴起,滿腔怒氣一泄而出,眼中帶著遮掩不住的殺意,長劍出鞘,一步一步走向了劉誌遠。

劉誌遠雖然在絕影門同輩之中天資還算可以,可比起龍天陽還是稍遜一籌,加之比其年輕,修為不過劍尊三級。

二人都還冇有習得絕影門最為核心的黑色靈力,同比之下,劉誌遠怎麼可能是龍天陽的對手,更加不用說雙方之間還有些不可彌補的人數差距,孰勝孰敗,一眼便知!

眼看一場激戰已是在所難免,而己方一邊又毫無勝算,劉誌遠當機立斷,猛地從懷中掏出幾枚圓滾滾的黑蛋,用力扔向了迎麵而來的龍天陽。

“嘭!嘭!嘭……”

隨著幾聲炸響,一陣黑煙瞬間在堂中瀰漫開來,劉誌遠四人抓住機會,直接飛身而起,朝著院外奪路而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