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衛將信封呈予楚天嵐後,在賀國甫的示意下躬身退了出去。

楚天嵐將信封接過,也不避諱賀國甫在場,直接拆開,當場閱讀起來。看著看著,他原本興高采烈的臉便掛上了愁容。

賀國甫見狀,關切地問道:“楚大哥,怎麼了?”

楚天嵐將信遞給賀國甫,說:“你自己看吧!”

賀國甫拿起信箋,一目十行地掃了一遍,不解地問道:“帝國新任供奉在帝都為慶陽之戰的功臣舉辦慶功宴,親自來信邀請楚大哥,這是好事啊!我想要這份殊榮還冇機會呢,你怎麼還一副滿不高興的樣子?”

“什麼?新任供奉這麼快就到了麼?讓我看看!”

楚天行一把從賀國甫手中奪過信箋,與林昊一起看了起來。

“森羅殿主司徒絕天兩名親傳弟子葬身神風,以他那睚眥必報的性格,怎麼可能會善罷甘休!隻怕是宴無好宴啊!”楚天嵐看著賀國甫,解釋道。

“不會吧!黃桐二人雖死在神風國內,可那皆屬天災,並非**,再說了,此番慶陽之戰,乃是黃桐主動請纓,就算是司徒絕天想要遷怒神風,也是名不正言不順啊!”賀國甫不以為然道。

楚天嵐意味深長地看了賀國甫一眼,問道:“賀老弟,你久居邊野,對聖心城不甚瞭解,也難怪你會有此疑問。司徒絕天的森羅殿在大陸上有一個外號,你可知叫什麼?”

“這個嘛,小弟確是不知,還請楚大哥賜教!”

賀國甫看著楚天嵐神秘兮兮的樣子,頓時來了興致。

聖心城在大陸上雖然人人皆知其名,卻一直像一個縹緲的傳說,從未有人知曉其真正的樣子,若不是每個帝國都有兩名聖心城派遣的供奉,世人可能都要懷疑它的存在了!

就連博覽群書的楚天行,對聖心城也是不明所以,此刻聽楚天嵐提及,心中的好奇被牽引而出,急忙豎起耳朵,生怕漏了一個細節。

“聖心城共有十大神殿,每一殿的殿主皆係神級巔峰的存在,更有統領其他九殿的太玄殿之主,相傳已經超越神級,無限接近傳說中的無上聖道!”

楚天嵐長吸了一口氣,彷彿是在憧憬那傳說中的境界。隻有林昊心知,他是在對敵人的恐怖諱莫如深。

“什麼!我一直以來都以為神道便是力量的極致,想不到傳說中的無上聖道之境竟然真的存在!”賀國甫睜大了眼睛,難以置信地叫道。

楚天嵐聞言,與林昊對視了一眼,懷著嚮往說:“無上聖道,既有其名,必有其實,雖然自古而今除了劍元聖人之外無一可以觸摸到聖道,但我相信那個境界一定是存在的!”

“傳說修為達到神級,便能掌握天地間的秩序之力,移山倒海,逆轉乾坤,化腐朽為神

奇!若是真有人能達到超越神級的聖道,那該是怎樣的存在!”

林昊看著神魂失據的賀國甫,忍俊不禁地想著,這老東西平時冇個正形,想不到對於力量也有如此執念,能修至劍王境界,看來也不無道理。

“父親,你說太玄殿主已經超越神級,那他不是成了大陸上有史以來第二個掌握聖道之力的人了麼?”楚天行出聲問道。

賀國甫聞言,也將目光轉向了楚天嵐,眼中充滿了好奇,隻聽他說:“那也不見得,超越神級並不一定意味著他就踏入了聖道,若非如此,聖心城早已昭告天下,以彰顯它的威名了!”

“楚大哥說的有道理,若是太玄殿主真的踏入聖道,聖心城的那些個鳥供奉的尾巴還不翹上了天!”賀國甫憤然道,看來黃桐給他的印象也不過爾爾。

林昊聞言,打趣道:“賀城主,你自己的兩個寶貝女兒可都是聖心城的人,你這麼一罵,不是把你自己都給搭進去了麼?”

賀國甫自知失言,臉色羞得通紅,他撓了撓自己的頭,辯解道:“我罵的是那些個眼高於頂的供奉,可冇說其他人!”

林昊三人看著賀國甫滑稽的樣子,相視一笑,惹得他更加無地自容,為了轉移注意力,便向楚天嵐追問:“楚大哥說的這些,跟司徒絕天有什麼關係!”

楚天嵐瞭然於胸,也冇再取笑賀國甫,答道:“聖心城雖然遠離塵世,可與大陸之間卻也並非沒有聯絡,大陸上也有不少關於聖心城的傳言。十殿神君,除了太玄殿的聖神無人見過,其他九殿殿主倒也冇有那麼神秘,雖然他們本人極少在大陸上現身,不過他們的門下弟子卻時常在大陸上走動。”

“這倒是,青蘭姐妹拜在靈澈仙君座下,一年之前我還有幸見過她一麵!”賀國甫有些顯擺地附和道。

楚天嵐冇有理會賀國甫,接著說:“森羅殿主司徒絕天,比起神君的威名,他睚眥必報的性格更加讓人印象深刻。大陸上不少的人都知道一個關於他的故事,彼時,天木帝國正處森羅殿所轄之期,他有一次親身出世,駕臨天木帝國,在路途之中,被一個宗門子弟驚了駕,你猜後來怎麼著?”

賀國甫看著楚天嵐灼灼的目光,忐忑地問道:“他把人給殺了?”

楚天嵐白了他一眼,說:“若是簡單將人殺了,那他司徒絕天倒也還算個人!事發之後三日,那個人所在的宗門便慘遭滅門,一門上下數百人無一倖免,被人屠戮殆儘,連宗門所在之地也被付之一炬!”

“什麼?!”

賀國甫大叫了一聲,他萬萬冇想到,一個宗門竟會因為一名弟子冒犯了司徒絕天而遭受滅門之禍。

“你以為事情就這樣完了麼?在那之後,那個宗門

在天木國內的所有家業陸續被毀,連帶著門人的親人們也相繼被害,短短一個月的時間,便有數千人葬身於司徒絕天和他的弟子之手!”楚天嵐咬緊牙關,眼神中凶光乍現地說道。

楚天嵐說完,四人陷入沉寂之中,久久無人發聲。

即便是林昊,也被司徒絕天的暴虐行徑驚得說不出話來。

司徒一族自創血靈劍法,殘害無數修士以助其修行,此等有違天道之舉,於林昊而言已是萬死難贖之罪,這也是他為何會親手誅殺黃桐的原因。可令他更加意想不到的是,司徒絕天的人性竟已泯滅到如此程度,居然因為一件區區小事,屠戮了數千人!

“雖然冇人找到證據,可大家都深知那場慘劇是出自司徒絕天之手。從那以後,森羅殿的煞名便在大陸上流傳開來,世人還給森羅殿冠上了‘修羅殿’的名號!”楚天嵐腦海中浮現起那慘絕人寰的畫麵,深感不寒而栗。

“照楚大哥這麼說,神風國此次不是惹上了大麻煩了麼?那我們該如何是好?”賀國甫驚慌失措地問道。

楚天嵐轉頭看了看林昊,見他麵色陰沉,雙目中閃動著殺意,若有所指地說:“司徒絕天位居神殿殿主之位,不僅權重望崇,修為更是深不可測。若他要為門下弟子出氣,神風定是難以招架!”

聽到楚天嵐的話,林昊心知他是在提醒自己,深吸一口氣平複了胸中之火,麵色也恢複如常。

賀國甫不知楚天嵐話外之音,被嚇得麵如死灰,六神無主地呢喃道:“這可怎麼辦,黃桐供奉死在慶陽,司徒絕天想要追究,肯定是第一個找我呀!”

定下心神的林昊看著賀國甫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啞然失笑道:“賀城主有瀾滄殿撐腰,就算是司徒絕天想要遷怒於你,也不敢把你怎麼樣,你何須如此驚慌。”

“你說得輕巧,我與那瀾滄殿主素不相識,她老人家怎麼會替我出頭?”

賀國甫本就屬膽小怕事之流,聽到司徒絕天的惡名,心中好不膽怯,想起黃桐之死,不由得暗自將落日森林的魔獸罵了個遍。

“賀老弟無須如此悲觀,司徒絕天雖然臭名遠揚,可他畢竟是一殿之主,不可能明著將你我怎麼樣的,再說了,上麵還有國主呢,哪輪得到你操心!”楚天嵐看著賀國甫的無辜的樣子,忍不住出言撫慰道。

賀國甫低頭思慮了一會,眉毛一挑,臉上瞬間多雲轉晴,自嘲著說:“對啊,天大的事有國主大人在呢,我瞎擔心什麼!”

“賀城主這臉變得,可真是讓我大開眼界!”林昊打趣道。

楚天嵐看著賀國甫,忍不住搖了搖頭,說:“賀老弟,雖說天塌下來也有個高的頂著,可你也不能太過大意。司徒絕天不敢明著對

神風國出手,暗地裡搞點小動作,我們更加防不勝防!此番他派自己的獨子司徒葉蓁親赴神風擔任供奉之位,定然冇安什麼好心,帝都之行,你可要謹小慎微,否則一旦惹禍上身,國主也保不住你!”

“什麼?我也要去?”

賀國甫正在為自己能夠倖免於難感到高興,忽然聽到自己也要同行,大驚道。

“你不是看過信了麼?參與慶陽之戰的七城城主連你一起全部在司徒葉蓁的宴請之列,信上寫的清清楚楚呀!”

賀國甫從楚天行手中將信一把抓了過去,捧在眼前,一字一句地讀了起來。當他看見自己的名字赫然在列,瞬間如墜冰窟,腦袋無力地耷拉了下來。

林昊三人對賀國甫的神色變幻已經習以為常,冇有再去理會,轉而聚在一旁,商議起帝都之行。

賀國甫被晾在一邊,過了半晌纔回過神來,見三人正在商議行程,急忙上前問詢道:“楚大哥,司徒葉蓁的鴻門宴安排在半月之後,此去帝都路途遙遠,若你再往武陽耽擱一趟,恐怕會誤了行程,要不咱們便從慶陽出發直赴帝都,如何?”

楚天嵐看了看林昊,得其首肯後,點了點頭,說:“由此前往,快馬加鞭的話,應該能夠趕上半月之期,想來司徒葉蓁定然也是算好了時日。既然如此,那便依賀老弟之意吧,免得去遲了,遭他的口舌!”

楚天嵐說完,從袖中掏出一枚玉符,對楚天行說:“天行,你剛剛突破,需要穩固根基,帝都之行便免了吧,你拿著我的手諭,將衛隊帶回,在家好好修煉!”

“是,父親!”

楚天行接過玉符,拜彆離去。

餘下林昊三人將行李收拾停當後,又在府中吃了早飯,才啟程朝著帝都的方向而去。

林昊三人離去不久,星語高挑的身影便出現在城主府前,在得知他們已經離城後,小妮子氣的直跺腳,口中不停地罵著:“壞哥哥,大騙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