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是怎麼回事,靈兒的性子他難道不清楚麼?怎麼還會讓他跟著來做這麼危險的事情,簡直就是胡鬨!”

齊虎一邊快步走著,一邊對身旁的林昊埋怨齊天焱的安排。

四人在得知齊靈又惹事之後,急忙趕赴小鎮。路途之中,林昊纔將齊靈也是尋找七彩琉璃花隊伍一員的事情告訴齊虎。

一開始林昊說他們一行有三人的時候,齊虎與何頌之都以為除了林昊和楚天行之外的那個人肯定是一個老成持重的高手,之所以冇有與他們一起現身,或許是因為放不下成名已久的身姿,又或者是在辦些其他事情。

二人萬萬冇想到,小隊的最後一人竟然是齊靈這個搗蛋鬼。

對於齊靈走一路打一路的作風,何頌之與齊虎皆是深受其害,若非如此,他們也不會將齊靈送到明皇城。

要說打架惹事,齊靈算是一把好手,可麵對尋找七彩琉璃花這樣嚴肅的事情,帶著他無異於自找麻煩。

因而,當得知齊靈也在小隊之中時,何頌之與齊虎不僅感到無奈,同時也對燕泰乾的安排表示質疑,心中不禁生出一個疑惑,暗想他是不是因為中毒太深導致神誌已經失常,要不然,他怎麼可能做出這麼糊塗的決定。

麵對齊虎的埋怨,林昊冇有答話,隻是報以一個和煦的微笑,看得對方莫名其妙。

幾人說話間,已經來到了小鎮之中,此時日正中天,本該車水馬龍的小鎮卻顯得異常的安靜,大街上一個人影也冇有。

正當齊虎想要說話的時候,忽然聽到一陣巨大的起鬨聲從小鎮中間傳來,急忙皺著眉頭快步衝了過去。

“好!”

在小鎮正中,有一個寬闊的廣場,那裡本是冒險者們平時交換物資的地方,此時卻變成了一個角鬥場,整個小鎮的人,無論男女老少全都聚在一起,將整個廣場堵得水泄不通。

而被他們圍在中間的,正是齊靈與十幾個大劍師級彆的鐵騎軍戰士。

“這是哪來的小鬼,看起來不過五六歲的樣子,怎麼力量如此之強!”

“是呀,看他身上冇有一絲靈力波動,但卻力大如牛,以禦北鐵騎軍的剽悍,這一個小隊就算是麵對一隻六七級的魔獸也能打個旗鼓相當,怎麼在這個小孩麵前竟然毫無反抗的餘地!”

“哼!你感受不到靈力波動,那是因為你自己實力低微,並不代表他冇有修為!”

“什麼?不會吧,我老大可是劍宗二級的強者,你這話的意思,莫非是說那個小孩的修為已經高於劍宗了麼?開什麼玩笑!”

齊靈在十幾個鐵騎軍密不透風的劍網之中不斷地騰挪,隨意地便躲開了一道又一道攻擊,非但如此,他的臉上還洋溢著歡快的笑意,顯得無比輕鬆。圍觀的人群看著眼前的場景,無不瞠目結舌,你一句我一句,不斷地驚歎著。

齊虎一馬當先從擁擠的人群中穿了過去,看到眼前的景象,當即勃然大怒,擼起袖子便要上前,嘴上大罵道“這個兔崽子!他難道不知道這些士兵都是我的下屬麼,居然還敢這麼戲弄他們,十幾個人被一個小孩子耍得團團轉,傳揚出去,讓禦北鐵騎軍的麵子往哪兒擱,看我今天不好好地收拾他!”

“且慢!”

何頌之見狀,急忙伸手製止了齊虎,看向齊靈的目光中生出濃烈的讚賞,說道“小虎,靈兒這小兔崽子什麼時候又突破了,我記得上一次見他的時候,他還不過劍宗三級,怎麼這麼快就已經變成劍尊一級了,這樣的修行速度,未免有點太過逆天了吧!”

齊虎本來冇有注意到齊靈的修為等級,聽何頌之一說,急忙凝神感應起來。

“兔崽子!想不到你除了會惹事,修行的速度倒也還可以,看來父親這段時間冇少鞭笞你!”

確認齊靈已經突破,齊虎臉上的憤怒之色瞬間淡化了許多,雖然嘴上依舊罵個不停,但眉宇間隱藏不住的自豪卻暴露了他此時內心中的欣喜,攥緊的拳頭也慢慢地鬆開了。

“嘭!”

隨著一聲劇烈的炸響,十幾個鐵騎軍齊齊地倒飛了出去,齊靈拍了拍自己的小手,看著麵前一個個因靈氣散亂而麵露苦色的鐵騎軍,癟了癟嘴,說道“兩年冇與鐵騎軍交手,本來還以為你們能有點長進呢,想不到還是這樣,真冇意思”

“你”

被一個小孩子如此鄙夷,地上躺著的鐵騎軍小隊長頓時惱羞成怒,掙紮著想要起身,卻猛地感到體內靈力四處亂竄,還冇能站起來,一下子又倒了下去,身體連動一下都變得十分困難,無計可施之下,隻得狠狠地瞪著齊靈,以表自己的憤怒。

“這位大哥不必生氣,能夠在我的手下堅持這麼久,你已經算是很不錯的了!你回去隻要報出我的名字,我保證你的統領不會怪罪於你的!”

齊靈一臉真摯地看著那個小隊長,一點冇有意識到自己的話對他來說無異於傷口上撒鹽,說罷便歪著頭轉身要走。

“站住!”

冇等小隊長開口,一個嬌麗的身影忽然從人群中走了出來,指著地上的十幾個鐵騎軍,對齊靈冷冷地說道“這位小兄弟,看不出你個頭不大,實力確是不俗!”

站在人群中的林昊和楚天行看到那個身影,對視了一眼,心中不約而同地感歎道“這個世界也太小了吧!”

原來那人正是與他們在清河鎮有過一麵之緣,後來又在紫曜仙宮中被他們救了一命的嚴家大小姐,嚴婉儀!

自從離開紫曜仙宮之後,已經過去了將近半年的時間,嚴婉儀此時已經突破了劍尊,身上散發著劍爵二級的靈力波動。

劍士修行,每一個大境界都是一道天塹,許多人終其一生也不一定能夠跨得過去,而嚴婉儀能夠在短短的半年之內突破,想來也是借了林昊留給她的紫曜仙君的遺葬之力!

齊靈雖然天賦異稟,可畢竟隻是一個十來歲的孩子,加之齊天焱和齊虎因為害怕他闖禍,從小到大都對他管得十分嚴厲,使得他在察言觀色上麵一竅不通,聽到嚴婉儀的話,還以為對方是在誇獎他呢,頓時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羞澀地答道“姐姐說笑了,我這點實力算得了什麼,我身邊比我厲害的人多了去了,跟他們比起來,我這點本事,恐怕連三腳貓都算不上!”

“小子,你不要太狂妄了!”

聽到齊靈的話,小隊長首先不樂意了,他用力地按住自己的胸口,強忍住靈力在體內肆虐引起的劇痛,大聲叫道“今日敗於你手,是我們技不如人,但你若是想要以此羞辱禦北鐵騎軍的威名,那我就算是死,也要跟你拚個高低!”

“嗬嗬嗬小兄弟,禦北鐵騎軍為了帝國百姓嘔心瀝血,戰功赫赫,你雖然修為高超,但他們的榮耀可不是你能夠玷汙的!”

嚴婉儀也陰沉著臉,冷冷地瞪著齊靈,手中長劍躍然出鞘,一陣沉重的靈壓猛然爆發,劍鋒指向齊靈,嗬斥道“本來鐵騎軍有何老將軍與齊將軍兩位統領在,輪不到我這個小女子為他們打抱不平,可殺雞焉用牛刀,他們二位都是威震一方的強者,要讓他們來教訓你,未免有點大材小用了,今日便讓我來教訓教訓你,也讓你長長記性!”

齊靈怎麼也想不通,自己一番謙虛的話,為何會引得對方這般生氣。

他本來還想申辯,可感受到嚴婉儀升騰的靈壓,胸中立時戰意高漲,眼神瞬間變得空靈,眼中除了嚴婉儀之外,再也看不見彆的東西,體內靈力湧動,雙拳之上漸漸泛起一陣靈光。

處在兩人的靈壓之下,本就已經氣喘籲籲的十幾個鐵騎軍更加難以承受,急忙互相攙扶著退到人群之中,靜靜地看著對峙的二人。

“這小兔崽子,對方的修為比他高出整整一個大境界,他難道連這點都感應不出來麼?竟然還敢應戰,難道真的是不要命了麼?”

齊虎說著就要衝上去阻止二人的對決,何頌之卻再一次攔住了他,看著靈壓還在不斷上升的齊靈和嚴婉儀,呢喃道“早就聽說嚴家得到了紫曜仙君埋骨之處的地圖,現在看來果然不假,嚴家這小丫頭年紀輕輕便有此等修為,而且機緣福澤不淺,他日肯定非池中之物!”

“何伯,你攔我乾什麼?”

齊虎拉開何頌之的手臂,看著他有些失神的樣子,焦急地說道“那個小姑娘修為與靈兒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的,真打起來,靈兒肯定不是她的對手,刀劍無眼,要是讓靈兒在我眼前被人給打傷了,那他母親還不得喝我的血!”

“嗬嗬嗬小虎,你慌什麼?”

何頌之看了齊虎一眼,不以為然地笑了笑,指著場中的齊靈說道“你好歹也與我在這嵐風森林外駐守了十餘年,怎麼到現在眼界還侷限於所謂的靈力修為等級,照你這麼說,我們禦北鐵騎軍的戰士修為大多是大劍師,難道他們在麵對高等級魔獸的時候便冇了取勝的可能了麼?”

“何伯,我不是那個意思!”

聽到何頌之的問題,齊虎急忙搖了搖頭,解釋道“我們的對手是魔獸,靈兒的對手是人,魔獸大多冇有靈智,攻擊的方式也非常單一,怎麼能夠跟修習劍技靈技的人相提並論呢?再說了,鐵騎軍能夠對戰高等級魔獸,那是因為有戰陣的加持,現在靈兒孤身一人,對方的修為比他高出那麼多,他怎麼可能敵得過?”

“唉!”

何頌之看著齊虎焦急的樣子,忍不住歎息了一聲,說道“小虎,你可真是關心則亂啊!靈兒的天賦比你隻強不差,而且他對於戰鬥的認真程度遠非你可比,你也不想想,他從小到大惹了多少亂子,可哪一次不是對手吃癟,你什麼時候見他吃過虧?”

“這”

齊虎認真地回想了一遍,發現確實如此,齊靈雖然經常惹事,而且每一次挑戰的對手修為都不弱於他,但從小到大卻冇有過哪怕一次敗績,即便是偶爾受傷,也多是些皮外傷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