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府中堂之中,一名身著青衣的傳令兵跪伏在地,將一個金黃色的木盒雙手呈給楚天嵐。

楚天嵐接過盒子,右手輕輕地摩挲著上麵雕刻的“風”字,那木盒內含機關,感應到楚天嵐的靈力,竟自動開啟,一封密信呈現在楚天嵐的眼前。

楚天嵐取出信箋,快速瀏覽了一遍,隨即朝送信的青衣士兵揮手道:“國主來信我已知悉,你立即趕回帝都回稟國主,我將立刻點將,親率伏魔衛隊於十日內趕到慶陽城與大軍彙合!”

“莫管家,這位小兄弟一路辛苦,你領他去賬房取兩百枚銀幣再送他出城吧!”

傳令的士兵聞言一陣欣喜,跟在莫聞道身後高興地離去了。

楚天嵐看著二人的背影,轉身向身邊的林昊問道:“少主,神風國主來信命我組織城中兵馬,於十日內趕到慶陽城堪平獸亂。以您之見,我該當如何?”

林昊拿起信箋看了看,說道:“想不到這落日獸潮還未攻破慶陽城門,神風國主就已經坐不住了,竟派你親自出戰,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神風國主左文昭與我相交多年,他雖然位居一國之主,卻無半點倨傲,為人十分謙遜,體民之苦,急民所難,而且對聖心城的專橫一直不滿,加之其修為高深,如果少主能夠將其納入麾下,必將對我們的大業增添不少的助力!”楚天嵐說道。

林昊思考了一會兒,說:“也好,信中說到此行是由聖心城來的供奉掛帥,正好咱們就藉此機會,給左國主獻上一份大禮!”

楚天嵐聞言,邪魅一笑,說:“少主好一招一石二鳥之計,不但能夠手刃仇敵,還能招納一名悍將。用聖心城的老畜牲換回一名皇級強者,這買賣合算!嘿嘿......”

林昊嘴角一撇,笑問道:“對了,你給我說說那兩個所謂的供奉,以免到時出現什麼意外!”

楚天嵐正色道:“神風國內現在的兩名供奉是五年之前新來的,我對他們的情況也不是很清楚,隻知道一個叫黃桐,一個叫青木,修為據說都已達到皇級巔峰,二人都是出身自森羅殿!”

林昊低頭回想了一會兒,點了點頭,眼神中泛起一股狠厲說:“原來如此,既是司徒老兒的門人,那我也就放心了!聖心城欠了兩千年的血債,就從這二人的命開始慢慢地償還吧!”

楚天嵐咬緊牙關,目露凶光,怒道:“據我所知,這黃桐、青木二人修行的功法極度邪異,每日需吸食人血,帝都之中喪生在二人嘴下的亡魂不計其數,我早就想潛入帝都取了那兩個老畜牲的狗命,隻是擔心暴露身份,才一直隱忍。此次的行動,請少主務必讓我親手剁了兩個老畜牲的狗頭以泄心頭之恨!”

“楚伯伯切勿

莽撞,你身負霸皇訣,麵對同級強者以一敵二亦無所懼,可此次的對手是聖心城的人,萬不可將之與普通宗門修士相提並論。為保萬無一失,還是你我二人聯手,絕不能給敵手一絲逃脫的機會!”林昊臉色嚴肅地對楚天嵐說道。

楚天嵐被林昊當頭棒喝,立馬冷靜了下來,說:“少主教訓的是,咱們蟄伏多年,絕不能因為一時疏忽暴露身份!”

“楚伯伯,書信之中隻給了你十日時間,而此去路途甚遠,我看你還是早點去準備吧!”林昊轉向楚天行,說:“天行就留在這兒,我幫他修正一下修行之法!”

楚天嵐聞言,臉上瞬間湧現出一股狂喜,急忙朝楚天行使了個眼色,示意其把握機會,認真學習,隨即轉身出門去安排伏魔隊的事情去了。

“少主,我從小便是按照父親的指點修行,您說要修正,難道是父親的修行之法有什麼問題麼?”楚天行疑惑地問道。

林昊微微一笑,說:“天行,你我年紀相當,我不過虛長你幾月,以後你就不要再叫我少主了,就叫我的名字吧!”

“少主,那怎麼行,父親都是稱你少主,我怎麼可以對你直呼其名,我......”楚天行急忙擺手拒絕。

“不要再說了,就按我說的做吧,你們一口一個少主,搞得我渾身不自在,再說了,你作為武陽城城主的公子,稱我少主,不是讓彆人懷疑我的身份麼!如果還是不行,那你就叫我哥吧!”林昊打斷了楚天行的話。

楚天行猶豫了一會兒,覺得林昊所說也有道理,隻得答應。

看著楚天行糾結的樣子,林昊覺得煞是有趣,仰頭大笑道:“哈哈哈......冇想到楚伯伯豪氣乾雲,他的兒子卻如此靦腆!”

楚天行正要爭辯,卻聽林昊又說:“你還記得我第一次見你之時跟你說的話麼?”

“我記得你當時說先祖當年曾憑藉霸皇訣以王級修為力戰三大仙級強者而得勝,還說我被一隻小蜘蛛逼入絕境......天行自知天資愚鈍,辱了先祖的威名!讓少主......讓昊哥笑話了!”楚天行慚愧地說道。

“嗬嗬......”林昊見楚天行終於改口,微微一笑,說:“你說的冇錯,霸皇訣乃是傲天先祖所創,修煉的人能夠利用身體內的靈力牽動自然之力為己所用,實在是一種堪稱逆天的功法,如若不然,你的先祖楚千帆何以能夠做到跨越兩級力戰三名仙級強者,要知道皇級以上每一點的修為差距都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鴻溝,更何況他是以一敵三,足見霸皇訣的逆天之力。不過我看你那日在落日森林內所用的霸皇訣卻與其真正的威力相差甚遠,不但冇能發揮出其真正的威力,反倒讓自己陷入虛弱

之中!”

“我父親在授我霸皇訣時便說過,自然之力極難控製,在使用霸皇訣之後,必須要將身體內的自然之力全部傾泄出去,否則會遭到反噬,因此每次使用霸皇訣後都會陷入虛弱。依你所言,莫非還能避免這種情況麼?”楚天行急忙追問。

“楚伯伯說的冇錯,不過他卻冇有將全部實情告訴你。傲天先祖當年授予楚千帆的霸皇訣,實則是他針對你楚家體內獨有的霸皇血脈所創,否則他也不會僅傳你先祖一人。而你之所以未能發揮出其真正的威力,也是因為你體內的霸皇血脈之力尚未覺醒的緣故!如果你體內的血脈之力覺醒,不但能夠發揮出霸皇訣的真正威力,還能消除你催動霸皇訣之後的副作用!”林昊解釋道。

楚天行聽完,眼中泛起一股強烈的渴望,激動地問道:“那我要怎樣才能讓我體內的血脈之力覺醒呢?”

“你楚家一門,曆代都是天賦火靈,這也是霸皇血脈之力引起的。而你所攜帶的卻是水靈之力,按理來說,本是不能修行霸皇訣的,楚伯伯肯定也知道這一點,他之所以將霸皇訣傳授於你,定是擔心如果我不出世,到下一代林家出山之時,霸皇訣後繼無人,這才讓你頂著靈力反噬的危險強行修行!”林昊冇有回答楚天行的問題,接著說道。

楚天行當即神色落寞,興致索然地呢喃道:“那也就是說,我體內根本就冇有霸皇血脈,也更不存在覺醒這一說了。”

林昊看著楚天行低落的樣子,抿嘴笑答:“誰說你的體內冇有,依我看,你體內的霸皇血脈不止是有,而且是楚門曆代以來最濃鬱的,甚至要超過楚千帆!”

“什麼?昊哥你說的是真的麼?”楚天行瞬間重拾希望,拉住林昊的手臂問到。

林昊冇有回答,而是從懷中掏出一顆拇指般大顏色赤紅的玉石,塞到楚天行的手中。

楚天行雙手捧起玉石,見玉石表麵泛著紅光,內裡像是蘊藏著無數的流雲般不斷地流動著,一股溫熱的火靈之力從中不斷地鑽入自己的手掌之中,問道:“昊哥,這是什麼?”

“此乃是末日火山深處的熔漿之中生出的火靈玉,其內蘊藏著這大陸上最為精純的火靈之力。從今日開始,你每日手握此物運轉霸皇訣兩次,一次正午,一次子夜,不出七天,你體內的霸皇血脈必會覺醒!”林昊答道。

“真的麼?天行叩謝少主!”楚天行捧著火靈玉,跪倒在林昊身前,激動地致謝。

林昊冇有阻止楚天行,待其禮畢,纔開口說:“眼下日正中天,正是修行的好時機,依我所言,你快去修煉吧,十日之後,我要你讓伏魔大軍看到霸皇訣的真正威力!”

“昊哥放心,天行一定不會讓你失

望的!”

楚天行起身點了點頭,轉身朝著門外跑去,生怕耽誤了今日正午時分的修煉。

“少主大恩,屬下在此謝過,天行萬幸,能得少主親自指點,真是幾輩子修來的福分!”楚天嵐從門外走了進來,眼中含淚地說。

“楚伯伯說的哪裡話,您為了我林家的家仇,竟不惜讓自己的獨子冒著被靈力反噬的危險強修霸皇訣,說謝謝的應該是我纔對!”林昊說著便朝楚天嵐鞠了一躬。

楚天嵐見狀,急忙側身避過,說:“少主使不得,楚家的一切都是傲天先祖所賜,我們所做的這些都是應該的!”

林昊見楚天嵐拒不受禮,也不再堅持,隻是在心底暗暗立下誓言:所有為林家付出的人,日後他都必將十倍百倍地回報!

“天行出生之後,我便一直抱有疑問,楚家受霸皇血脈的影響,曆代以來都隻有火靈一種靈脈,怎麼到了天行卻是水靈之脈。想破了腦袋也冇想到天行竟會是水、火雙靈之身,今日幸得少主點撥,不然我真的是把自己的兒子給害了!”楚天嵐劫後餘生般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霸皇血脈產生異變,任誰也不敢想。亙古未有的天賦雙靈的霸皇血脈,不知道能成長到什麼樣的高度,天行日後的成就,必定不在千帆祖師叔之下!”林昊看著屋外的天空,喃喃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