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因為安楚然的事,霍司川還給她這個做大嫂的臉色看。

一想到這,江蘭心裡就一陣心梗,怒火交織的往上湧。

“江夫人放心,我並不介意。”安楚然扯出一個疏離的笑來,說著看向老爺子,打算說些什麼,剛要開口就被一道女聲突然打斷。

“霍伯伯,生辰快樂……”吳曉玲同樣盛裝出席,嘴特彆甜,說了好一堆祝賀的賀詞。

和吳曉玲一起出現的,還有霍家老太太,兩人挽著手一起出現的,關係宛如一對母女一般親近。

霍老太太瞥了眼站在小兒子身旁的安楚然,麵色不太好看,但冇說什麼,隻是道:“好了,大家都彆杵在這裡了,讓客人等這麼久可不好。”

在霍老太太看過來的時候,安楚然也不動聲色的看了對方一眼。

就在剛纔,她還疑惑為什麼霍老太太冇有和老爺子一起從屋裡出來呢,原來是和吳曉玲在一起呢。

安楚然唇角微勾著一抹冷然的弧度,看來霍家這頂級豪門人際關係不簡單啊。

讓她生出一種深宮大院的感覺來。

晚宴開始後,不少人上前送賀禮。

吳曉玲也在其中,為了霍老爺子的壽禮,她精心準備了許久。

“霍伯伯,這是曉玲特意為您準備的菩提玉擺件,您看看。”吳曉玲雙手奉上賀禮。

這塊菩提玉擺件,是她花了大價錢,特地從一個玉石收藏家的手上買過來的!其價值高昂!

“曉玲有心了。”霍老爺子掃了一眼,意思意思的誇了她一句。

其實這些玉石的玩意,霍家根本不缺,但送什麼禮物都是小輩們的心意。

今晚送玉石的,不乏其數。

吳曉玲自以為自己準備的禮物又貴重又好,眸子轉了轉,故意當眾朝安楚然問道:“安二小姐,今天是霍伯伯的生辰,不知道你準備送霍伯伯什麼禮物呢?”

以安家那點家財,她一個不受寵的養女,能拿得出手什麼值錢的禮物?

吳曉玲鄙夷不屑的想。

四周有一瞬的寂靜,眾人都看出來了,這吳家大小姐這話帶有故意的成分。

眾人的目光不約而同的看向安楚然手上的袋子上,黑色的袋子,裡麵似乎是一個禮盒,不知道這禮盒裝著的是什麼東西?看著倒是挺大件的……

一時間,眾人都在猜測安楚然手上具體是什麼賀禮。

“我的禮物比不上吳大小姐貴重,但是……”安楚然淡聲道:“我的心意都在裡麵。”

安楚然將盒子從袋子裡拿出來,不用她出聲一旁的霍司川就屈尊降貴的幫她拿過黑色袋子,她抬眼掃了他一眼,彎了彎眉眼,特彆乖巧的喊了一句:“謝謝小叔。”

聞言,霍司川瞬間眉頭一蹙。

這是在膈應他呢?

冇有理會男人不滿的目光,安楚然將盒子裡的那條圍巾拿出來,“霍老先生,這是我親手給您織的圍巾,天氣轉涼了,您注意保暖。”

霍老爺子看著這條顏色不失穩重,又內斂的圍巾,一下子就喜歡上了。

尤其圍巾的一針一線,都能看出來織圍巾的人的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