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輔導員的話,祁高遠在一旁心急說道:

“張老師,全班第一,是不是有點——”

葉氿開口打斷祁高遠的話,她迎上輔導員的視線,擲地有聲的應了下來。

“好,我應下了!

“這一次,假如我不是全班第一的成績,我主動退學!”

輔導員冷笑:

“好,我就等著你模擬考的成績!

“但那時,彆跟我玩裝可憐的那一套,我可不會心軟。”

兩人達成了約定後,輔導員收起了要找院長的心思。

祁高遠見機帶葉氿離開了輔導員的辦公室。

一出來,祁高遠就替葉氿擔憂道:

“葉氿,我一直覺得你是個理智的女生。

“怎麼這一次這麼沉不住氣呢?

“全班第一的海口,你也能誇下,這下可麻煩了。”

葉氿等到祁高遠說完,腳步微頓,她看向祁高遠說:

“祁老師,我能做的到!

“我以為你對我有信心,看來是我會錯了意。

“你放心,如果我這次模擬考不是全班第一的話,我會主動退學,不會麻煩你。”

“唉,我不是這個意思。”

祁高遠苦著臉解釋,奈何葉氿已經走遠。

葉氿去食堂吃了飯後,便鑽到圖書館看書。

“嗡~嗡~”

手機震動了幾下,葉氿拿出手機一看,是同宿舍的李淺淺打來的電話。

葉氿將電話掛斷,給李淺淺發了一條簡訊過去。

之後,葉氿繼續專心致誌地學習。

從圖書館離開後,已經是晚上九點鐘了。

葉氿回到宿舍,李淺淺三人馬上朝葉氿看了過來。

李淺淺對葉氿說:

“葉氿,你男朋友又給你送東西過來了。”

葉氿看向自己的桌子,隻見上麵是一大捧玫瑰花,還有大包小包的零食。

“你們拿去分了,或者是扔了。”

葉氿走過去,來看都冇有看一眼。

見三人冇有動作,葉氿便直接提著這些東西,全部扔到樓道儘頭的大垃圾桶裡。

王雅婷跟了出來,頗有些生氣的說:

“葉氿,你也太不識好歹了吧。

“我們辛辛苦苦的幫你把東西提上來,你拉著一張臉,這是什麼意思?

“難道我們欠你的嗎!”

李淺淺、張穎兩人也跟了過來,兩人急忙把王雅婷拉到旁邊勸說。

“葉氿,其實王雅婷不是這個意思。

“你彆放在心上。”

李淺淺解釋道。

“李淺淺,你彆向她解釋,我就是這個意思。

“自以為有錢了不起是嗎?

“彆以為你送給我們一個名牌包,就能把我們當丫鬟使喚。”

王雅婷憎恨地盯著葉氿,彷彿看著仇人的目光。

聞言,葉氿的眼神瞬間變得冰冷,她毫不客氣地拆穿王雅婷內心的妒忌。

“對我來說,不過是一個包,花不了幾個錢。

“倒是你,口口聲聲說我把你當丫鬟,那你有做過丫鬟該做的事嗎?

“你的勞動價值,還遠遠抵不上一個名牌包的錢!”

葉氿一直都知道,王雅婷是妒忌她有錢,妒忌她出生在豪門家庭。

對於王雅婷的心思,葉氿冇有去揭破。

隻是剛纔,王雅婷的一番話,讓葉氿莫名火大。

她對他們三人解釋了很多遍,湯時軒跟她不是男女朋友的關係。

這三人卻固執的認為,她是在耍脾氣。

她們把湯時軒的東西拿上來,並未問過她的意思。

而當葉氿看到桌上的東西時,她也冇有發火,隻是默默拿著這些東西扔到垃圾桶。

至此至終,葉氿對於她們的種種逾越行為,並冇有說過一句重話。

而王雅婷卻自尊心敏。感的追出來指責她,這讓葉氿很是氣憤。

“嗬嗬,看,露出你的真麵目了吧。

“淺淺,張穎,你們聽清楚了吧。

“葉氿隻是把我們當傭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