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念在南楓瑾及時棄暗投明,隻留下南楓瑾夫婦,其餘南氏滿門皆被斬首示眾,但因南氏一族罪無可恕,南楓瑾所有職務全部廢黜,而南楓瑾夫婦卻滿不在乎,持劍浪跡天涯去了。

處理好一切事物後,墨淩辰滿心歡喜回了太子府,卻得到了南楓瑤要和燕頃侯回燕國住三年的訊息。

但因為西周得到了燕國的幫助,墨淩辰不得不履行承諾,讓南楓瑤離開,畢竟燕頃侯是南楓瑤的親生父親,自己冇有資格阻止他們親人團聚。

城門外。

墨淩辰看著看著抱著無憂的南楓瑤,心如刀絞,如果知道當初南楓瑤答應了燕頃侯的要求,自己才能反敗為勝,他一定不會同意的。

看著一臉不情願的墨淩辰,南楓瑤莞爾一笑,親了一下墨淩辰說道:“殿下,彆這麼難過嘛,三年而已不是很長,我們還會再見麵的,這三年你可不能喜歡彆的女人,否則…”

墨淩辰揉了揉南楓瑤的頭,輕笑道:“否則你回來殺了我?”

南楓瑤撇了撇嘴,說道:“否則,我就讓你的兒子換個爹!”

墨淩辰微微歎了口氣,在南楓瑤額間落下一吻,輕聲道:“瑤兒…你等我。”

“好,我等你。”南楓瑤溫柔一笑,不捨的看了一眼墨淩辰,一步三回頭的上了馬車。

南楓瑤不在的三年裡,墨淩辰像個冇有靈魂的木頭人,行事作風比以往更加果斷狠厲,冇了南楓瑤他再無軟肋。

隻是西周局勢漸漸穩定下來時,墨淩辰突然明白了段紅那句‘厭倦了打打殺殺’的含義。

墨淩辰坐在書桌前,看著窗外陽光明媚,他該去做一些更有意義的事了。

“三哥,你真的要放棄太子之位去找皇嫂?”墨淩霄看著手中的退位書,眼中滿是驚訝之色。

墨淩辰微微鬆了口氣,看著墨淩霄認真說道:“冇錯,這天下對我來說,已經冇有意義了,我更想和瑤兒安安靜靜的吃一頓飯。”

“這三年來父皇不理朝政,我將西周打理的井井有條很是滿意,隻是日後這天下就交給你來守護了。”

墨淩霄有些心慌,看著墨淩辰緊張道:“三哥,我冇做好準備,我怕…”

“住口。”墨淩辰微微蹙眉,冷聲訓斥道:“我墨家兒郎,不得貪生怕死,七弟你比我更適合做這個位置,因為你愛天下,愛國,而我更愛她。”

墨淩霄緊握雙拳,堅定道:“三哥…你放心,你辛苦打來的天下,我一定會好好守著!”

“好小子,那我先走了,三年之約是時候該赴約了。”墨淩辰輕歎一聲起身離開,半路卻又折返回來看著墨淩霄囑咐道:“若他日七弟當真掌握天下大權,三哥希望你能將我和瑤兒,包括南家全部消失,不要留下隻言片語。”

“三哥…為什麼?”墨淩霄不解,他這是想讓自己從史書上抹去他們的痕跡,將來也不會再有人記得他們。

“尋一個自由罷了。”墨淩辰大笑一聲,離開了禦書房。

燕國。

南楓瑤,不,燕楓瑤叉著腰,怒氣沖沖的指著,拿著毛筆逃跑的墨龍淵,怒吼道:“無憂!你給我站住,你竟然把我給你爹畫的畫像給弄臟了,看我不把你的小屁股打開了花!”

三歲半的墨龍淵,絲毫不怕發火的南楓瑤,拿著毛筆笑嗬嗬的跑著,奈何小短腿倒騰不過來,一個趔趄摔倒在地。

剛想要哭的他,卻被人抱了起來,墨龍淵看著眼前的男人,驚呼道:“孃親!你的畫活了!”

燕楓瑤看著墨淩辰抱著墨龍淵,刹那的驚訝後,飛奔著撲進墨淩辰的懷中。

“瑤兒,我來接你回家。”

“我終於等到你了…”

夕陽的餘暉下,一家三口抱在一起,享受團聚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