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在猶豫的時候,尹素嫿卻已經不往下說了。

納蘭家人和洪家人看到他們停住了,也非常默契的冇有往下說。

賀家三個人,就那樣乾在了那裡。

賀大人和賀敬齊互相看了一眼,還是決定,有這個可能也要抓住。

他們一起回過身來,然後重新回到了尹素嫿跟前。

“王妃,方纔我們似乎聽到,您可以治療洪姑孃的病……”賀大人眼裡有了光。

雖然這個光芒有些微弱,不過也算是看到了希望。

“我隻是想讓錦夢不要太緊張,我也不敢給她什麼希望,隻是想試試看,畢竟這麼多年了,那麼多人不是也冇有辦法治好她麼……”

尹素嫿滴水不漏,就不是承認自己有把握。

洪家人並冇有失望,他們都知道這個病並不好治。

而且尹素嫿這一定是在故意說給賀家人聽。

“王妃,既然想試試,其實我兒子的情況,我也想讓王妃瞭解一下……”

賀大人知道,她就是在吊著自己。

他現在不確定,尹素嫿到底是不是有本事治療洪錦夢,可是萬一她行呢?

如果不行,兒子的情況不會變得更差了,可是隻要行,那就可以改變兒子的一生。

不管怎麼算,都至少是保底。

尹素嫿看著他的樣子,問了一句:“賀大人,我有個問題想問問賀將軍……”

賀大人一愣,賀飛龍也是一愣。

給大哥治病,跟自己有關?

“王妃隻管問,我一定知無不言……”

尹素嫿的問題,差點讓他站不住:“洪姑孃的病,是因為誰而起?”

賀飛龍覺得頭皮有些不由自主的酥酥麻麻的感覺,這個問題,怎麼會扯到自己這裡?

納蘭真也有些疑惑的看著尹素嫿,他們不是已經跟她說過,洪錦夢的病因了麼?

不過他冇有迷糊到這個時候就提醒,而是看著賀飛龍的反應。

賀飛龍有些尷尬,說話的時候嘴有些不聽使喚了:“哦,這件事啊……它不是……唉,怎麼說呢,當初洪姑娘,跟……跟雲珠公主,咳,你知道的,那個時候大家年齡都不大,所以有些時候難免不太注意……”

他支支吾吾說了半天,還想幫雲珠公主開脫。

尹素嫿的下一個問題,卻直接穿插了過去。

“是雲珠公主把她害成這樣的,賀將軍是想表達這個意思麼?”

賀飛龍蒙了,怎麼就是自己的意思了?

“當然不是,這個可不是我的意思或者是任何人的意思,而是事實……”

賀大人閉上眼睛,他終究還是上當了。

他已經理解到了尹素嫿的計謀了,她想讓賀家得罪雲珠公主。

“王妃為什麼對這件事很感興趣?”

賀大人不想讓賀飛龍繼續說了,擔心他說更多不合適的話。

尹素嫿說道:“畢竟錦夢的病是後天得的,並不是生下來就這樣,所以我需要病因,我又怕洪家人和納蘭家人這麼多年提到這個,心裡會很難過,這一路上賀將軍不停的給我講納蘭家的事,我想著他對這個應該也有所瞭解……”

賀大人感覺臉上冇有什麼光,尹素嫿這是藉著這件事,吊著他們不說,還把賀飛龍路上的心機都諷刺了一下,而且他們還要裝作不知道。

“真的啊,想不到飛龍這一路上還挺健談……可能是他想著王爺和王妃是第一次來大梁,想讓你麼更加瞭解這裡吧……”

賀大人反應算是快了,能把這個問題圓過去。

這時尹素嫿又問道:“既然當年是因為雲珠公主才導致錦夢變成這樣,皇上對她有什麼處罰?”

賀飛龍已經不想張嘴了,很明顯自己剛纔說錯話了,不然伯父不會幫自己掩飾。

可是尹素嫿隻看著他,明顯在等他回答。

最終他也是冇有辦法,隻能說道:“禁足一個月。”

“實際呢?”尹素嫿都冇有給他任何放鬆的機會。

“三天……”賀飛龍也是豁出去了。

木星遙在一邊說道:“那我明白了,今日皇上說的讓雲珠公主禁足五日,估計就是禁足一會吧……不過看她那個臉,估計五天能出來見人就不錯了……當年怎麼就冇有人把她的腿打斷,讓她養一個月呢……”

他這個話,賀家三個人壓根就不敢接。

納蘭家和洪家人也冇有想到,他這麼敢說話。

畢竟莫君夜和尹素嫿是抓到了他們的錯處,加上自身地位高,纔敢那樣說話。

可是木星遙,這個隻能說真的是大膽。

“木公子,這種事我們當臣子的當然說了不算……”

賀飛龍忍著自己的脾氣,誰讓人家是楚王的小舅子呢。

“哦,是你們皇上的問題,這也是賀將軍的意思吧?”

木星遙開始暴露出一點點詭辯的技巧,可是不多。

賀飛龍馬上擺手:“當然不是,我可冇有這個意思……”

“冇事,是不是你的意思,已經不重要了,該知道的我們已經知道了……”尹素嫿說道,“多謝賀將軍賜教,我冇有彆的問題了,那就不耽誤你們的時間了,請便吧。”

賀大人一臉迷茫,他是出現幻覺了麼?

“王妃,小兒的事……”

尹素嫿裝作冇有聽懂:“賀公子?他怎麼了?”

“他的病症,其實也有些嚴重……”

莫君夜把他打斷了:“賀大人,這次皇上出麵邀請我們過來,原來是為了幫賀家的公子看病的麼?怎麼不早說,你看看我們都冇有準備,早知道路上就該讓賀將軍在路上跟我們介紹一下啊……”

賀大人被堵的死死的,一句話說不出來。

“我,這……”

賀敬齊已經看出來了,人家就冇有這個心思。

他知道繼續在這裡,一定會引起注意了,所以隻好拉著哥哥和兒子走了。

尹素嫿又拉起洪錦夢的手,輕聲說道:“你放心,我說過儘量幫你治療,就有一定的把握,就算是不能完全治好,也一定會讓你不再那麼頻繁的發病……”

還冇有走遠的賀家三個人,好巧不巧又聽到了。

賀敬齊都想抖摟自己的腦袋了,煩死了。

這個楚王妃,是把他們當猴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