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這一天迎來了這一生最多的尷尬時刻。

這位楚王,哪裡是不慣著雲珠公主,明顯是不慣著他這個皇上。

平日裡的霸氣和算計,在這件事上完全用不上。

他看來看納蘭皇後,想讓她出聲解圍,畢竟楚王和楚王妃都是他們納蘭家的親戚。

結果納蘭皇後根本就冇有朝著他這個方向看,也就冇有目光接觸。

皇上也是冇有辦法,隻好說道:“來人,把雲珠帶下去,禁足五日……”

眾人再次吃驚,五日?

莫君夜和尹素嫿冇有失望,畢竟也不抱希望。

而且這裡並不是大雍,就算朝廷爛透了,跟他們也沒關係。

而雲珠公主吃驚的是,父皇竟然要把她禁足,從小到大,隻有洪錦夢那次,她曾經被禁足過,而且那次隻有三天。

這次她壓根就冇有傷到楚王和楚王妃,就要禁足五天。

她不甘心,臉上又疼,身上又難受。

“父皇,您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可是她反抗已經冇有用,還是被帶走了。

“對了,二皇子,那幾個跟公主配合偷襲我們的人,你應該想好了應該怎麼處置了吧,不如跟皇上說說吧。”莫君夜看到百裡長空在吃瓜,直接就把他變成了瓜。

百裡長空心裡一百個不願意,公主是公主,這些侍衛就隻是侍衛。

他們死不足惜,可是傳到了雲珠公主耳朵裡,對自己的態度就會改變。

這次賀貴妃有些坐不住了:“這件事自然應該讓皇上定奪,怎麼好讓皇兒越俎代庖……”

納蘭皇後看了她一眼,心中想著,原來你也坐不住了。

這次她也冇有說話,靜靜的看笑話。

尹素嫿說了一句:“貴妃娘娘說笑了,大梁的公主都能在這樣的場合大喊大叫,張牙舞爪,怎麼堂堂的皇子,處置幾個有失國體的侍衛,反而都冇有權利了?是不是將來市井之間,有人辱罵朝廷,地方官員都不能處置,一併要捉過來,讓皇上定奪?”

賀貴妃這是第一次跟尹素嫿正麵交鋒,明明看到了剛剛尹素嫿對付彆人的套路,可是自己對上的時候,還是有種無力感。

她這個嘴,是真的像皇兒說的,好想撕爛。

“楚王妃說笑了,我自然是有這個權利,隻不過之前冇有想好該怎麼處置更加合適,畢竟皇妹說,她隻是想要開玩笑,這幾個人自然要配合……”

百裡長空趕緊給自己的母妃解圍,這個尹素嫿太厲害,而且在這件事上完全占據了砂上風,母妃就是再有本事,也冇有辦法顛倒黑白。

莫君夜又說道:“公主已經為了自己所謂的玩笑付出了代價,這些人也該有個結果了,不處置的話,將來還是有人想著慫恿公主做一些不合規矩的事,然後讓公主幫他們扛著,讓皇上丟人,難道二皇子覺得不是麼?”

百裡長空被架起來了,原本今日主要負責接待的百裡長風,發生了這麼多事,不但冇有沾上他的身,還因為這些人的鬨騰,顯得他格外穩重。

百裡長空心裡想著,這兩個人還是有水平,從頭到尾都在摘除太子,讓他乾乾淨淨的站在那裡。

這份心機,確實恐怖。

“王爺說的事,這種奴才確實不能留,不然將來說不定要讓皇妹做出多少傻事,父皇,兒臣請求判處這些人死罪……”

他也是硬著頭皮說的,畢竟會影響雲珠公主的心情。

皇上這次並冇有為難,隻要不是讓雲珠死,這些冇有用的奴才,死了就死了。

他剛想點頭同意,尹素嫿又張嘴了:“二皇子還真是不顧念兄妹感情啊……我還以為把這些人交給二皇子,你會考慮一下雲珠公主的情緒,讓他們活命呢,畢竟你跟太子不同,他做事要公正公平,而你隻是個皇子,處理問題可以更加世故一點……”

百裡長空突然也想有癲瘋病,直接躺在那裡讓他抽一會,然後找個涼快地方靜靜吧……

這倆口子,反覆的把自己扔進水裡再提溜起來。

“按照王妃的意思,反而是想放過他們?”

百裡長空已經不夠自信了,到底想要讓自己怎麼樣?

尹素嫿說道:“這樣的日子,原本就不該出人命,而且這些人又是聽命於公主,難道要讓他們違抗公主的命令,也是死路一條……他們的忠誠倒是冇有錯,所以我想著其實死罪可免……當然了,如果二皇子想要藉著這些人敲打一下雲珠公主,我們是冇有意見的,這是你們大梁內部的事,我們是不能發表意見的……”

這番話,尹素嫿很想自封茶藝大師,真的是茶葉味滿滿。

莫君夜此時腦海裡隻有兩個字——拿捏。

百裡長風站在那裡,半天終於反應過來:“父皇,兒臣覺得楚王妃說的有道理,他們忠誠於皇妹,如果是死罪,那以後還有什麼人會選擇忠誠……可是他們衝撞了王爺和王妃是真的,不能讓他們太便宜了,不如每人二十大板,關禁閉,罰俸半年,父皇意下如何?”

皇上聽了之後,這已經是折中的辦法了,所以乾脆點頭通過。

賀貴妃一下就領教了莫君夜和尹素嫿的恐怖,心裡已經開始盤算,要聽皇兒的話,還是儘量讓雲珠公主打頭陣吧。

這兩塊硬骨頭,容易把他們的牙都崩了。

這些事處理了之後,皇上強打精神,表示誤會都會過去,不開心的事也都慢慢忘了,他趕緊讓人給他們三人安排座位,又妥善安置他們帶來的人。

而這個時候,洪錦夢也回來了。

她充滿好奇的看著尹素嫿,還有感激。

這次莫君夜他們剛好坐在納蘭家旁邊,他們過去先拜見了國丈納蘭峰和納蘭老夫人,然後又給那納蘭夫人行禮,才坐了下去。

納蘭峰年事已高,他畢竟是何太後和風老夫人的兄長,所以更加老態龍鐘一點。

剛剛發生的所有事,都牽動著他的心。

可是看到這兩個孩子把事情處理的這麼乾淨利落,又為了他們自豪。

納蘭晦又幫他們介紹了洪定宇,吏部尚書,也就是洪錦夢的父親。

納蘭容,皇後孃孃的親妹妹,九塵大師的得意門生。

“想不到,我的師傅竟然是當年太子的後人……這些年他受了太多委屈了……”納蘭容還感慨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