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蕭崢更感動的,是縣長金泉生,他用手背抹了下眼睛,才發覺臉上就像被水潑了,全都是濕的。

任永樂看到,忙把紙巾遞給了金泉生。

薑書記、熊書記心裡頗為感慨,但是作為主要領導,他們更是采取了超然的態度,觀察著蕭崢將如何處理這筆錢,如何讓這數百教職員工早點離開、解散!這也很考驗一個領導乾部隨機應變處理問題的能力。

陸在行、古翠萍等人也替蕭崢揪了一把心。領導乾部得民心,當然是一件好事。但是,你在上級領導麵前讓老百姓感謝你,就未必是一件好事。有的乾部,在上級領導視察的時候,特意組織一些老百姓來感謝自己,結果適得其反,上級領導有可能會認為你在表演、在做戲!

今天這麼多教職員工忽然出現,攔阻了車子,結果是來感謝蕭崢的,在領導麵前說了那麼多蕭崢的好話,還贈送了數千萬的銀行支票,這個事情不大可能是假的,但若是領導認為是做戲呢?或者領導不喜歡這種做法呢?

那樣對蕭崢來說,就絕對不是一件好事了!

這時候,隻聽蕭崢在前頭說:“金縣長,麻煩你一個事情啊。”金泉生臉上的淚水剛剛風乾:“嗯,蕭書記,你吩咐。”蕭崢道:“剛纔那張支票,你交給財政局,讓他們保管好,明天再跟啟明心校長聯絡,覈對好捐贈的人員,還給每一位教職員工。金縣長,一個也不能少、一個也不能弄錯。這些錢,是我們教職員工的辛苦錢、生活費,也是他們對縣委縣政府的信任,是一片濃濃的心意!”

金泉生激動的情緒尚未平息,他道:“好,蕭書記,這個事情,我們一定一個不錯的落實好。”

但,紅堡鄉中心小學校長啟明心卻著急了:“不行啊,蕭書記,這錢,是我們的一片心意,不能還給我們啊!”他身後的那些教職員工也都喊起來,“蕭書記,請縣裡收下這筆錢!”“縣裡發展了,我們大家也受益!”“蕭書記,錢交給你去花,我們放心,聽說你為了寶源脫貧,酒都不喝了!我們還有什麼不放心的?”……

大家七嘴八舌,目的隻有一個,就是希望縣裡能把他們的錢收下。這時候,蕭崢伸出了兩隻手臂,在空中微微往下壓了一下,說道:“各位老師,大家聽我說一句,為什麼我今天不收大家的錢。”

這時候,縣委秘書長雷昆步也上前道:“大家靜一靜,聽蕭書記說。”

這時候,啟明心轉向身後,也道:“大家靜一下,我們聽蕭書記說。”眾人安靜了下來。陸在行看著蕭崢,心裡猜測他會怎麼說?

“各位老師啊,”蕭崢道:“本來,我們縣裡是缺錢。將1.3個億給大家發了工資和補貼之後,我們確實有段時間不知道從那裡去找錢,繼續修複革命遺址和文物、繼續推進紅色旅遊。但是,現在這個問題已經解決了。

今天,我們江中省·委熊旗書記帶隊來寶源考察,去看了好幾個地方,也瞭解到我們將扶貧資金給大家補發了工資和補貼,考慮到我們發展紅色旅遊缺錢,就提出來再給寶源縣援助2個億。現在,熊書記就在這裡。”

經蕭崢這麼一說,熊旗不跟大家打個招呼也不好,就朝前走了一步,微笑著揮了揮手,“大家好。”

當場,就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

&

最新章節!

這個時候,也不方便讓熊旗多說什麼,蕭崢又道:“所以,大家的心意我們縣委縣政府領了,但是大家的錢,務必明天領回去。今天,我們寧甘省·委薑書記也在這裡。要是,我拿了大家的錢,薑書記應該也不會答應的。”

眾人又都開始鼓掌,薑魁剛也隻好走到前麵,朝大家揮了下手,道:“蕭崢同誌說的冇錯。大家對黨委政府工作的支援,縣裡看在了眼裡、市裡看在了眼裡、省裡也看在了眼裡。我們寶源縣的教職員工都是好樣的。今天,大家一片苦心,來支援寶源的建設,我是親耳聽到的,也是親眼看到的,要是我不能有所表示,那我今天也是白來了!今天,我能和大家做一個約定嗎?”

大家冇想到省·委書記,竟然要跟他們縣裡的這些教職員工約定什麼,心裡都很好奇。紅堡鄉中心小學校長啟明心道:“薑書記,您是領導啊,您有事就吩咐我們呀。”

“不是吩咐,就是約定。”薑魁剛道,“我們寧甘欠了這麼多教職員工的工資和補貼,哪還有資格吩咐大家呀?我們是懇請大家給我們一個約定的機會。我想和大家約定的內容是,從今而後,我們黨委政府負責解決錢的問題,堅決不再拖欠大家的工資和補貼;同時,也請各位老師答應我,非迫不得已,請不要離開現在的崗位,不要離開農村的孩子們!寶源需要大家、孩子們需要大家!孩子是寧甘的未來,而孩子的未來掌握在全體教職員工的手裡!以後,每個地市和省裡主要領導都將開通拖欠教職員工的熱線電話,一出現這種情況,我們**來解決。

大家看看,怎麼樣?能否跟我做這個約定?”

下麵的教職員工怎麼都冇想到,省·委書記薑魁剛竟然會對他們做出這樣的承諾。這樣的話,說明省裡是終於下決心徹底解決拖欠教職員工工資的問題了!眾人愣了一下之後,又響起了掌聲。啟明心隨後喊道:“請薑書記放心,我絕不離開現在的崗位!我會把這輩子都奉獻在農村的教育事業上!”

“我也是,薑書記。十年都堅持過來了,以後我也會堅持下去。”“我也不會走!”“不可能離開的!”

“薑書記你放心,我們農村的孩子們,雖然條件不好,可一點都不比彆人差,我們一定要把更多孩子送到高中、送到大學!”

看到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表態,薑魁剛朝眾人點頭,笑著道:“謝謝大家了!謝謝大家了!”他是不會輕易動情的人,可這會兒卻不由眼眶裡晶瑩閃爍了!

這個時候,蕭崢就對紅堡鄉中心小學校長啟明心道:“啟校長,今天的事情就這樣了!各位領導今天剛去考察了革命遺址,回來的有點晚了,都還冇有吃飯呢。請告訴大家一聲,都回家休息吧,明天你們派人來取錢。我們現在去吃飯了。”

“啊,各位領導都還冇吃晚飯呀?!”啟明心立刻朝眾人喊道,“各位領導都還冇有吃晚飯,我們趕緊讓一下,讓領導們出發去吃飯。”

眾人一聽也都不好意思,讓到了路旁。蕭崢就道:“各位領導,大家上車吧!”

領導們都朝教職員工揮手道彆,那些教職員工也朝各位領導揮手。

大家上車之後,車子往縣委裡行駛,兩旁的教職員工們還在揮手。寧甘省·委書記薑魁剛靠在椅背上,若有所思。江中省·委書記熊旗也靠在椅背上,若有所思。兩人肯定都在想著什麼,但是誰都不知道他們在想些什麼,也不敢打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