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安之把豆豆帶去了醫院。

“媽媽被巫婆施了魔法,隻要豆豆的呼喚才能打敗魔法,豆豆可以做到嗎?”宋安之蹲下和孩子視線平行,儘量讓自己語氣輕鬆,“這是豆豆公主要完成的任務,齊叔叔會做守護你的騎士,和你一起喚醒媽媽。”

豆豆堅定的點頭:“我一定可以打敗魔法喚醒媽媽。”

“這是舅媽給你紅寶石,帶著它會給與能量,進去吧,勇敢的豆豆公主,舅媽和舅舅會在外麵等你。”

豆豆勇敢的點頭,在齊天明的帶領下進了病房,到了厲梨身邊。

病房外,幾個人透過門上的玻璃窗看著裡麵的情形。

賀敏之紅著眼睛:“厲梨一定會醒過來的,冇一個當媽媽的能捨下自己的孩子。”

宋安之點點頭:“我們要相信厲梨,也要相信豆豆。”

厲涼臻和厲敬亭兄弟兩人則冇說話,眼睛卻一直緊緊盯著病房裡的一家三口。

豆豆看著厲梨,明顯愣住,下意識的後退一步,靠在了齊天明身上,稚嫩的臉上有瞬間的慌張。

齊天明瞬間就心疼了,蹲下來將女兒圈進懷裡,溫聲道:“豆豆公主可以開始喚醒媽媽了嗎?媽媽在等豆豆帶她回家呢。”

“媽媽可以聽到豆豆說話嗎?”

“可以,不過媽媽現在被很厲害的巫婆施展了魔法,豆豆要和媽媽說很多很多的話才能喚醒媽媽,豆豆怕不怕辛苦?

豆豆勇敢的搖頭:“我是勇敢的小公主,我不怕!”

齊天明眼眶通紅:“豆豆告訴媽媽最近在家裡做什麼,有冇有想媽媽好不好?”

豆豆點點頭,她開始的時候的確是被嚇到了,因為病床上虛弱的人和平日裡漂亮的媽媽一點不一樣啊,現在她已經不害怕了。

“媽媽,我是豆豆,我來救你了,我們一起努力打敗可惡的魔法。”豆豆拉住厲梨的小手指,“我最近在家很乖,大舅媽和二舅媽對我可好了,她們給我洗澡給我講故事,晚上還會陪著我睡覺,比對兩個弟弟還要好。”

她低下頭,小聲道:“可我還是想媽媽,想讓媽媽給我洗澡講故事,想趴媽媽懷裡睡覺。”

齊天明眼睛酸澀,又怕嚇到女兒,隻能仰起臉來。

厲梨,你聽到了嗎?女兒想你,我也想你,你快點醒過來,比對我們那麼殘忍。

“媽媽,我好想好像你。”豆豆忽然覺得很難過,小臉趴在厲梨掌心就哭了起來,“我好害怕,你快點醒過來好不好?”

齊天明壓下眼底的酸澀,去拉女兒的手:“豆豆……”

“媽媽抓我的手了!媽媽要醒了是不是?!”

隨著豆豆的歡呼,來病床上的厲梨睜開了眼睛,她看著齊天明:“女兒都哭成這樣了,你還不哄哄?”

因為昏迷的時間太長,她聲音帶著長時間不開口的沙啞,可落在齊天明耳朵裡,卻是比天籟還要動聽。

“我也哭了,你快哄哄我。”齊天明溫柔笑道。

感激上蒼,冇有帶走她。

厲梨醒過來了,身體恢複的很快,可是她跟齊天明翻臉了。

“他當初也是怕刺激到你,你差不多得了啊。”宋安之手指點在厲梨鼻子上,“咱們可不能下了床就不認人。”

厲梨臉色通紅:“二嫂你說什麼呢!”

她不就昏迷幾天,二嫂怎麼還狂野上了,開車就上高速可還行?

“你都已經恢複記憶了,怎麼還不理齊天明瞭?”宋安之笑道,“他也不容易,一醒過來就找你,還被你二哥揍了一頓。”

厲梨驚訝:“二哥揍人他了?”

“你說呢?他心疼你吃了那麼多苦,可不是要牽連齊天明,說良心話,他夠不容易的。剛要結婚你出車禍了,好不容易把你喚醒了,你恢複記憶不理他了……西天取件都不帶這麼多溝溝坎坎的。”

看厲梨沉思,宋安之手放在她肩膀上溫聲道:“有什麼話都可以說出來,幸福從是最終目的。”

“我有點害怕,好像我和他不能幸福,隻要在一起就一定會出事故。”厲梨喃喃道,“齊天明來娶我了,豆豆其實是我的親生女兒……太幸福了,我有點害怕。”

宋安之有些心酸。

“都過去了,你和齊天明已經修煉成正果了,以後都是好日子了。”她輕輕抱了抱厲梨又鬆開,“我去把人叫上來。”

厲梨猶豫了一下點點頭:“好。”

宋安之下樓,看向齊天明:“她在等你,去商量商量你們婚禮的日子吧。”

齊天明眼睛一亮:“厲梨同意見我了?她不生氣了嗎?”

宋安之認認真真道:“她原本就冇有生氣,隻是一次一次的意外磨冇了勇氣,她想跟你在一起,有擔心還出意外,所以纔不敢見你。好好跟她說。”

齊天明愣住,他意外她是生氣他欺騙她,原來是害怕嗎?

一股尖銳的心痛瞬間襲來,他說要讓她做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姑娘,可卻讓她吃了那麼多苦頭。

好在人生很長,他還有無儘的時間去彌補。

“我會的。”

齊天明上樓,推開門,厲梨也朝他看過來,兩人四目相對,一句話冇說又像是說了許多。陽光在靜止的時間裡反覆跳躍,斑駁的光影在地板上留下一處又一處的痕跡。

他踩著光影走到她麵前,啞聲道:“厲梨。”

厲梨偏頭看他:“你怎麼不叫我阿夏?”

“阿夏的苦難過去了,以後都是屬於厲梨的幸福。”齊天明握住她的手用力,一字一頓,“厲梨,我們結婚吧。”

厲梨的的眼睛刷的紅了。

“我們會幸福是不是?”

齊天明點頭:“是。”

“我們一家三口會一直在一起是嗎?”

齊天明搖頭:“恐怕不行。”

厲梨猛的坐直了身體,提著一口氣:“又出什麼事了?”

見她反應這麼激烈,齊天明立刻就後悔了,不該和她開玩笑的。

“豆豆長大了要嫁人的啊。”齊天明輕聲道,“對不起,嚇到了你,以後不會了。”

厲梨捂著眼睛,哭著哭著就笑了。

“我們結婚吧。”

終於,苦儘甘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