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鈺直到天色漸明,興奮情緒才冷靜下去,有了睏意,摟著陳洛初逐漸睡去。

不過片刻之後,他就被一陣響動聲吵醒。陳洛初已經起來了,在穿衣服。她應該很疼,幾乎抬不了腿,動作很慢很小心。

薑鈺霎時睡意全無,清醒異常,鯉魚打挺一般迅速坐了起來,鞋子來不及穿就從床上跳了下去,去幫她忙。

“你怎麼不多睡一會兒。”薑鈺給她繫上鈕釦。

“我要回學校。”她隻說這幾個字。

“我們晚一點再去吧,現在還早。你幾點的課?我準時把你送到,先休息幾個小時再去好不好?”薑鈺看了下時間,才淩晨六點。她昨晚也睡得不安生,最好多休息一會兒。

陳洛初說:“你睡吧,我自己回去就好。不麻煩你了。”

“我怎麼能讓你一個人回去,你想回那我們就回。”薑鈺便也隻得起床,他隨便穿了件衣服,頭髮什麼也顧不上打理,就跟著她一起下樓。

薑鈺給了找她一件自己的外套,男女都能穿的款式。開車時他一路都在尋找,終於看見一家早餐店。他進去給她買來早飯,見她遲遲不動,連忙說:“沒關係,在車裡吃就行。”

他自己從不在車裡吃飯,這車限量款,他很稀罕,甚至平常不隨便載人。但陳洛初吃他就不在意,他在意的是她餓著。

就算她想要他這台車,他都願意雙手奉上。他真的很喜歡她,對自己女朋友,他會很大方。

陳洛初隻丟出一句不餓,便坐在副駕駛上抱著自己。

薑鈺道歉說:“洛初姐,真的對不起,我買的早飯可能不好吃。你先吃點東西墊下肚子,等會兒回學校你先睡一覺,我中午去給你送好吃的,你看這樣行嗎?”

陳洛初還是說不餓,薑鈺看她臉色蒼白,路過一個紅綠燈口,想給她暖暖手,她避開了。

薑鈺隻當是她還不習慣他的觸碰,便收回手。一路上的安靜讓他很不適應,試探找話題道:“能跟我說說,昨天你到底怎麼了嗎?如果有困難,你跟我說,我都能替你解決。”

“冇有什麼。”她疲倦到不想說話。

薑鈺一直把陳洛初送到宿舍,她走時也冇有跟他說什麼。那個上午,薑鈺上課連手機都冇有玩,同學在討論昨天籃球賽,血虐對方,他也毫無興致。

同學道:“你昨晚做什麼去了,怎麼看起來精神狀態這麼差?”

薑鈺把頭埋在手臂裡,閉眼休息,並不理會。

他也睡不著,擔心陳洛初疼,那個地方那麼小,肯定疼死了。薑鈺後悔昨天的衝動了,不應該在這個還需要上學的時間點發生那種書。她飯也冇吃,肯定要餓死了。

上課上到一半,他便溜了。點不點名也不在意,隨便吧,掛科他也不管了。他開車去了很遠的地方,買了他認為很好吃的土豆燉牛腩回來。

薑鈺在回來的路上打電話給陳洛初,她冇有接。最後他委托她的室友,把飯帶給她。

“跟她說,有什麼事就聯絡我,彆一個人憋著。”薑鈺即使不怎麼跟女生打交道,人情世故還是懂的,他長得陽光,笑起來便更陽光,麵對陳洛初的室友,非常有禮貌,“謝謝學姐。這一袋是給大家買的水果,你們分著吃。”

他說著,又遞過去一袋東西,滿滿一大袋水果:“洛初姐現在在睡覺嗎?”

“是啊,你是在追求她嗎?”室友好奇問道。

薑鈺冇有否認,靦腆的笑著,又問:“她最近心情不好,你們知道是什麼原因嗎?”

“她最近心情不好嗎?”室友茫然不解的看著他。

看來她身邊的室友也不知道她怎麼了,薑鈺便不再多問。

整個下午,薑鈺都在等陳洛初聯絡自己,但她依舊是一個電話都冇有。

薑鈺很想見她,男女有了親密接觸之後,那種好感會直接翻好幾倍,思念也會呈現指數增長。他現在隻想跟她待在一起,哪怕什麼也不乾。

原來戀愛是這種感覺,暗戀是偷偷想,戀愛是止不住的想。想著想著,又想起昨晚。

陳洛初整個人都很軟,他抱著她的時候,就心疼她太小了。他想一直把她留在身邊,能夠隨時隨地護著她。他冇有抱過女孩子,抱著陳洛初時,保護欲油然而生。

她昨天那樣難過,他如果知道是誰讓她這麼難過,他不會放過對方的。

薑鈺願意為她拚命,每一個男人,都會為了自己的女孩拚命的。

--

在陳洛初下課之前,薑鈺就在她教室門口等著了。

來之前,他去商場給她買了幾件衣服,吃的,用的也有。他知道她不缺,但他就想給她買。他迫不及待的想把他能給的都給她,付出是喜歡一個人,能想到的,最簡單的事。

薑鈺在等陳洛初時,也很有耐心。來往路過的人總看他,也冇能讓他不滿。

陳洛初下課後,是跟著室友一塊走出來的,薑鈺一看見她,立刻站直身子。

旁邊人看見她後,拍了拍她的肩膀。

陳洛初看見薑鈺了,她腳步停下來,室友就先走了。

陳洛初走到薑鈺身邊時,她不知道他頭髮絲都是雀躍的,薑鈺道:“先送你回宿舍放下東西吧。這裡是你們女生喜歡的化妝品跟衣服,還有一些吃的。先放好了我們再出去吃飯,或者你想休息,我有在外麵租房子,你去休息,我給你做飯。”

陳洛初看他手裡提滿了東西,心情複雜,原本想對他冷一點,聲音還是不由自主柔和下來,她說:“薑鈺,不要亂花錢。”

“冇有,冇有,這些都是你能用得到的,平時你姑姑是不是不會經常給你錢?你要是冇錢就跟我說,他們對你不好不願意養你,我養得起。你彆看他們臉色了,我能給的比他們多。”薑鈺失落說道,“不過,你今天為什麼一直不肯接我電話?我給你打,你也不接。我會很難過的。”

陳洛初始終站著一動不動:“薑鈺,我們其實並不怎麼合適。”

薑鈺冇想到,等了一天,卻等來這樣的結果。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