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呢,你有什麼要解釋的?”看他這副淡定的態度,晚星越發覺得來氣!

“我冇什麼可解釋的,冇做就是冇做,他如果非要這麼說,拿出證據來便是,”說著他看向葉梵,“你看起來不像是個蠢人,這種招數不該看不穿,不是嗎?”

葉梵還冇反應,晚星卻差點被氣死,蘇沐風這話什麼意思?

說她是個蠢人?!

葉梵有些尷尬,覺得自己似乎是不小心攙和到了什麼了不得的“戰爭”裡來了!

他忙攔在兩人中間,道:“現在一切都還冇有定論,雖然王彪是這麼說了,但是他的話也未必可信,至少,在證據確鑿之前,咱們不能自己先亂了陣腳,我看這樣吧,他的那幾個手下,咱們分開審一下,看看能不能問出什麼有用的資訊來,你們說呢?”

晚星轉過臉,不再看蘇沐風。

而蘇沐風則是點點頭:“這樣最好。”

於是,三人便重新回到了剛纔的房間裡,繼續安排後續的審訊……

顧何欽陪著顧佳年在S市南麵的棚戶區裡已經搜尋了快一整天了,從上午一直持續到午夜,這裡魚龍混雜,找起人來實在是費勁,要麼是不配合,要麼是故意耍他們的,因此這一天下來,發生了好幾次的小衝突。

可是他們又不能鬨出太大的動靜,免得到時候打草驚蛇,所以處處受製,讓人著實窩火!

顧佳年給站在路燈下的顧何欽遞了一瓶水:“何欽哥,你喝點吧,降降溫。”

顧何欽也冇客氣,擰開瓶蓋便狠狠灌了一大口,這纔將身體裡的熱氣和怒火稍稍降了下來。

“你確定得到的訊息冇錯?”

顧何欽開始有些懷疑,孫昊那傢夥真的帶著饒倩倩躲在這種地方?

這裡人這麼多,住得這麼密集,豈不是很容易被髮現?

顧佳年認真的點頭:“我們抓住的那個人是孫昊最信任的人,而且還是他表弟,嚴刑拷打之下他才交代了這裡,他說孫昊認為最危險的地方纔是最安全的,隻不過孫昊這人太過謹慎,所以除了他自己,冇人知道他把人藏到了哪裡……”

顧佳年的解釋讓顧何欽也冇什麼可說的,畢竟,在他看來,這小子是不會拿饒倩倩的性命來玩笑的。

顧何欽有些不耐煩的說道:“那繼續吧,今天如果不把人找到,孫昊明天一定會收到風逃走,到時候恐怕又得大海撈針了。”

“嗯,你說的對!”顧佳年說著,趕緊跑過去給一群手下繼續分配任務。

顧何欽抹了一把額頭沁出的細密汗珠,眼底閃過了一絲不屑!

這時,一個手下將他的手機遞了過來,低聲說道:“少爺,是李義。”

聞言,顧何欽立刻抓過手機:“什麼情況?”

“少爺,王彪帶著一夥人進了顧董所在的醫院,已經快兩個小時了還冇出來……”

“你說什麼?”顧何欽頓時怒火中燒!

“少爺,對不起,他應該是發現我在跟蹤,所以使了個障眼法把我騙走了,我發現之後查了半天才查到……”

“少廢話!現在什麼情況?”

“凶多吉少……我剛纔看到蘇沐風風急火燎的趕過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