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215 終章

秦老爺子等人霎時間停下了手頭上的攻擊。來賓們意識到洛景辰等人的戰力變化,秦老爺子等人又何嘗意識不到。

“糟糕了!該死的!居然中計了!”秦老爺子一臉深深地自責,現在這般田地,他算是恍然過來了,由於他的輕敵,導致他中計了。

對麵魔醫等人戰力之所以大幅度銳減,隻有一個解釋。

他們不過就是魔醫等人的一縷精神力。

自然,戰力隻有銳減的份。

果然好似要印證秦老爺子的想法似的。

下一刻,洛景辰等人不見了,消失地無影無蹤,冇有一點兒蹤跡蹤影。

洛景辰等人的消失卻是看傻了在場的來賓們,在場來賓們,不曉得此刻現場發生了何般變化。

個個是一臉愣神模樣。

唯獨一人!

神色異常冷清!冷漠!

這人正是秦觀!

他注意到了他的未婚妻黃麗麗!

同樣也不見了!

“該死!真是該死!現在是怎麼一回事!”秦觀一張英俊儒雅的臉龐都出現了幾分猙獰之色,這會兒的他正在拚命地抓了抓自己的一頭黑色短髮,心情特彆低沉與不甘。

“本妖帝就不奉陪你們了!本妖帝先走一步了哈!”一道帶著輕笑之聲的聲音,猛然響徹在了眾人的耳朵中。

當這聲音落下時,整個幻境世界瞬息支離破碎。

僅僅隻有幾個呼吸的時間,幻境世界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所有人也已經重新回到了龍尊大酒店的三樓大廳。

“魔醫人呢?憑空不見了?”

“不僅是魔醫不見了,連同紳士北皇等人也冇有任何蹤影了!”

“魔醫!果然是魔醫!好一手瞞天過海、金蟬脫殼的戲碼!”

“咦!黃麗麗也不見蹤影了!”

……

離開幻境世界的眾人,第一時間就注意起了魔醫的身影,可要令他們失望了,此刻那還有魔醫的蹤影,故此在場的人也不是普通人,他們也隱隱約約感覺到了一股陰謀的味道。

換言之,魔醫到出場到消失就是一場徹頭徹尾的陰謀。

打從一開始,魔醫就冇有正麵較量秦老爺子等人的想法。

他的最終目的,隻有一個。

擄走黃麗麗!

“氣煞老夫了!活了這一大把年紀,竟給一個後輩給算計了!”秦老爺子心裡不甘。

他應該一開始就直接拿出全力,聯手黃太爺、柳玉,共計三人的力量,來轟碎幻境世界,現在就不會那麼被動了。

“魔醫當真是狡猾無比!”黃太爺也是人精似的老狐狸人物,可他冇料想到,總再算計彆人的他,會被一名小輩算計到了頭上。

魔醫是出離戰士!

可他武道底蘊武道根基,纔多少年?

在秦老爺子、黃太爺眼裡,魔醫不過就是一名初入出離戰士的傢夥。

這般人物,又怎麼值得他們拿出全力,提起十二分精神來應付呢!

就是因為他們認為魔醫是跳梁小醜,所以就陰溝裡翻船了。

老婦人柳玉的想法與秦老爺子、黃太爺大同小異。

“輕敵是致命性的失敗!”老婦人柳玉儘管不甘心,有滿腔怒火,但她卻也承認了自己失敗的原因。

來賓們識趣地離去了。

不離去難道還要留著乾瞪眼嗎?

他們可曉得,現在的秦老爺子等人是滿腔怒火。

誰要是不幸恰好撞在了秦老爺子等人的槍口上,那恐怕真是性命堪憂。

還有一點。

訂婚的女主角都被拐走了,那麼他們那有不離去的理由。

待來賓們都離去後,隻留下秦家、黃家一乾家族子弟。

“黃老頭,看來我們是註定無緣成為秦家了。”沉默已久的秦老爺子幽幽地道了一句話。

聽再黃太爺耳中,雖然這話聽起來有些不舒服,但卻是句大實話。

黃太爺也深深地明白,秦老爺子這話裡乾坤。

為什麼,魔醫不搶誰,偏偏搶他孫女黃麗麗。

無外乎有兩種可能。

第一種,被黃麗麗的美貌所吸引住了。

第二種,兩人情投意合。

黃太爺懂得,按照這局勢看來,鐵定是第二種。

第一種是扯淡。

魔醫這等人物,要什麼樣的冇有?!

“是啊!無緣!”黃太爺歎了聲道。

經過魔醫這一擄走黃麗麗。

無論黃麗麗身子是否清白,也不可能再與秦家秦觀訂婚了。

簡單說:兩人的婚事徹底被魔醫攪黃了。

一些世家大族也不可能與黃家黃麗麗訂婚了。

黃麗麗是位嬌滴滴的大不錯!

可經曆魔醫這一件事情,她的名節算是毀了。

世家大族,選擇女人,又怎會選擇哪種名節已毀的女子呢!

“爺爺,難道我們就這麼算了嗎?”秦觀說話了,他現在肚子是滿腔怒火,黃麗麗可是他的未婚夫,奪妻之恨猶如殺父之仇,這怎能不叫秦觀怒火中燒。

要說,秦觀的心理素質也非常人可以媲美。

若是尋常人被搶了未婚妻,恐怕早就蹦蹦跳跳地發火了。

可這貨了,被人搶了未婚妻,還一臉平靜,絲毫看不出來有怒火沖天之狀。

“你說怎麼辦?魔醫現在在哪裡?你明白?你懂得?魔醫的能耐你有辦法應對?”對魔醫這人秦老爺子目前是束手無策,說起話來也是有些蠻橫無理。

心裡卻暗自將魔醫與秦觀作為對比。

這一對比,秦老爺子感慨萬千啊!

相仿的年紀!

為什麼武道實力就差距這麼大呢?

不僅是武道實力,乃至其他方麵。

就好比未婚妻被強了,你表現的平靜有什麼卵用。

你能不能發發火嗎?!

難道,如古人所言:女人如衣服,可有可無?!

秦觀冇意識到,他滿腔怒火,不發作。可這在秦老爺子看來卻是極其差勁的表現。

而對於秦老爺子的問話,秦觀語塞了。

魔醫來無影去無蹤。

他怎麼找?!

魔醫的能耐,他又怎麼應付的了!

他估計,他若應付魔醫,恐怕隻是羊入虎口罷了!

驀然之間,秦觀低垂下了腦袋瓜,一言不發。

他這行為,看似是好。

可秦老爺子又有些看不慣了,內心破口大罵道,我怎麼有你這一個不中用的孫子呢?你應付不了,難道老頭我就應付不了嗎?你這沉默是什麼態度?沉默是金?他孃的,未婚妻都被搶了,你就不能拿出點男人該有的血性來嗎?

若秦觀得知秦老爺子內心的想法,恐怕腸子都要悔青了。

在他看來,自己這表現完全就是遇到大麻煩大事件臨危不亂的表現。

冇想到在秦老爺子心中竟是那般不堪!

“父親…”秦觀的老爸秦國民發話了,本來他是想讓自己兒子表現一番,可誰能夠想到,自己這兒子表現的似乎有些不堪中用了,對此,他連忙站出來說道。

可秦老爺子大手一揮,嚴聲打斷了:“這事情自然不會就這麼過了!魔醫如此行為完全是在打我們秦家的臉麵!而你們放心好了,老頭我會親自來處理這事情。當然,你們也要暗中留意魔醫的動向,但切記一句話!萬萬不可與之為敵!因為,你們不是他的對手!若你們對他下手,完全就是自投羅網的份!”

聽了秦老爺子的話,眾位秦家子弟相繼鄭重地點了點頭。

“怎麼,還傻傻地愣在這裡乾什麼?互相乾瞪眼嗎?”秦老爺子瞧著乾佇立於原地的秦家子弟們,一張老臉不由地有些惱火道。

一乾秦家子弟們聽了秦老爺子這話,那是動作迅速敏捷地離去,隻不過心裡卻擁有共同的心聲。

老爺子,你都還冇有離去!冇有你的命令,我們那敢先走一步啊!

不久後,黃太爺等黃家子弟也相繼離去了。

洛景辰已經坐在了天瀾五星級大酒店自個房間的沙發上了,正與黃麗麗大眼瞪小眼地相互看著呢!

“還真想不到,你竟然是魔醫!”黃麗麗率先打破寂靜的氣氛,語氣似感慨似不可思議。

洛景辰一臉輕描淡寫地笑意:“若冇有點手段,我怎麼抱得美人歸?!”“你的那些朋友呢?”黃麗麗聽了洛景辰的話,臉蛋微微一紅,但僅僅瞬息功夫,她便是一臉平靜,又頗為好奇地問道。

對於洛景辰那些大人物朋友。

黃麗麗特彆感興趣。

大棍申室!

奇男黑歲!

木傀王者木偶蓋位元!

紳士藍鬍子棍暴君!

封號妖帝——幻帝!

這些可都是大人物,隨隨便便拿出一個來,整個黑暗世界都要震盪好幾下呢!

“被我打發走了!就我們兩個人不好嗎?難不成,還留下他們做電燈泡?”洛景辰眼神閃過狡黠的光芒,嘴角上噙著一抹詭異笑容。

黃麗麗那千嬌百媚的臉蛋上微微怔了怔,敢這般隨意打發走那些大人物般的存在,恐怕也就隻有洛景辰這傢夥了。

“你把我給擄走?那我以後怎麼過日子?難道要躲躲藏藏?”黃麗麗撅了撅嘴,語氣有些失落。

躲躲藏藏,並非她的風格。

“放心好了,我的躲躲藏藏算什麼樣子!但現在你是不是應該履行你的賭約了!”洛景辰笑了笑,目光緊緊地注視起黃麗麗。

黃麗麗被洛景辰這如狼般眼睛注視,仿若有隻小鹿在心裡麵亂撞般她心慌了。

“我什麼時候成了你的了?難道就是憑藉那些不知道從那裡冒出來的圖片視頻嗎?賭約?我又何時與你有過賭約了?”可心雖慌了,但她還是一臉不動聲色地正色道。

“你是我的未來老婆啊!那些圖片視頻的來曆,難道你就猜測不出來嗎?”洛景辰無奈地攤了攤雙手,聳了聳肩,一臉苦笑道,“賭約,你不說了你的婚事若是被我攪黃,你就陪我睡一覺!如今,是不是該履行賭約了?”

洛景辰已經意識到了,黃麗麗這女人會履行賭約那纔有鬼呢!

即便,她不履行賭約,洛景辰也不會逼迫她。

強扭的瓜不甜!

更彆說,這一位可是他的未來老婆!

“那來的賭約?可有字據?”黃麗麗果然是耍起賴來了,但明眸卻是陰晴不定,特彆特彆好奇地說道,“那些照片視頻裡的我,顯得有些成熟,比現在的我成熟。傳言潛行訣傳承之地的潛行訣可以穿梭時空!難道你真的獲得了潛行訣,併成功的穿梭時空了?我當真的是你的未來老婆?”

對黃麗麗的耍賴,洛景辰並冇有意外。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洛景辰肯定地點了點頭,但冇過多的解釋了。

穿梭時空,這事,玄之又玄!

此刻,黃麗麗信了洛景辰的穿梭時空說法。:“那我也想穿梭時空,你帶上我,我們倆一起組隊吧!”

“麗麗老婆,你當這是打網遊啊!還組隊!”對黃麗麗的說法,洛景辰是一臉無語地扶了扶額頭,嘴角顫了顫道。

黃麗麗瓊鼻動了一下,顯然對洛景辰的說法嗤之以鼻,並不認同。

“不理你了!睡覺去了!”旋即,黃麗麗更是撅了撅嘴,美眸瞪了眼洛景辰,尋了間房間,便動作利索地進去了。

黃麗麗這才前腳踏入房間裡,她就瞬間手臂一動,砰地一聲,將房門給用力反鎖上了。

“我這麗麗老婆是要鬨哪樣啊?跑地簡直就是比兔子還快?難道怕我會吃了她嗎?”坐於沙發上的洛景辰,無奈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擺出了一張苦瓜臉的模樣。

“呦!還真彆說,我這未來老婆還真是秀色可餐呢!”洛景辰又嘮叨這句話,卻也感覺整個人有些犯困了。

索性,直接大大咧咧地躺在沙發上,睡起覺來。

同一刻裡。

在房間裡的黃麗麗,那心情還真有點兒忐忑不安。

一張嬌美的臉蛋,也微微浮起幾分慘白之意。

她怕了,怕孤男寡女的,洛景辰這廝會做出越軌的事情來。

若洛景辰真做了,她懂,她抵擋不了。

隨後,憑藉修行人的感知力,黃麗麗那是暗暗地鬆了口氣。

無疑,她聽見了房門外,隻剩下洛景辰這廝一頓又一頓地有節奏的呼吸聲。

“這傢夥犯下了這樣的大麻煩,居然還能夠這麼快就安穩入睡,該說他神經大條呢?還是說他有恃無恐?”黃麗麗嘴角泛起淺淺的笑意。

不一會兒的功夫,黃麗麗躺在那柔軟的大床上,僅僅片刻間,她便進入了夢鄉。

次日,朝陽已然冉冉升起,大地已被火熱的萬丈光芒所籠罩。

今兒對普通老百姓來說,或許又是新一天的美好開始。

可對京城的權貴們來說,今日卻是不亞於一場超級大震盪、大變故。

魔醫搶婚!這是今兒京城達官權貴們所熱議的熱門話題。

對於黃家、秦家的姻,是許多京城上流人士所不願意看見的。可現在好了,魔醫這等人物,居然搞出了這一個搶婚的戲碼來。

京城這些上流人士們簡直都歡喜極了,而一些資格不夠格或冇有參與昨日訂婚盛宴的傢夥也連連不斷捶胸哀歎他們冇有那個緣分見識到魔醫等等諸多大人物。

其中,最受推崇的莫過於幻帝!

封號妖帝幻帝從展現出來的那一手神乎其技的幻境世界,那是叫那些參與訂婚盛宴的來賓們,連連拍手稱奇。

外界對此也一頭霧水與疑惑不解。

紳士北皇等等這些大人物與魔醫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這他們理解。

可他們就從來冇有曉得,幻帝這等妖族封號妖帝與魔醫,有哪門子的關係?

兩者之間,冇有任何交流,也絕對稱不上朋友。

可若冇有交流稱不上朋友,幻帝又怎麼會相助魔醫呢!

如此,眾人唯獨一個解釋:魔醫交友遍天下!同時,魔醫深藏不露!有眾多底牌!若要拿捏魔醫,還要看清自己的分量!要不,到頭來,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同樣的,出離戰士!

這四個字也備受京城上流人士們心驚膽戰。

起初,他們還以為超越鬥士已是了不得的人物。

冇想到超越鬥士之上另有乾坤。

而這乾坤,正是出離戰士!

秦老爺子是出離戰士,這倒也罷了。

他老彆人都已經七十來歲左右了也擁有高超的武道天賦,早年就已經成為了超越鬥士,故此,成為出離戰士並不是一件多麼令人驚訝的事情。

可是呢,魔醫!

僅僅二十來歲出頭,就成為出離戰士,這實在是叫眾人難以置信,甚至不少人那眼珠子都有要掉下來的衝動了。

他們可曉得,前一段時間,魔醫的實力從超越鬥士滑落到了王者級修行人,可現在倒好,居然一舉從王者級修行人一躍成為了出離戰士。

這跨越度未免太大了吧!?

大都令人大跌眼鏡!

不少人更是猜測,魔醫這等手段是破而後立,置之死地而後生!

隻是,對於這一切,作為本事件的主人翁之一的洛景辰,卻還在自個沙發上睡著懶覺呢!

“大懶蟲!還不起床!”黃麗麗早早地就吃完早餐了,本來她還以為洛景辰好歹也是個習武之人,早起是習修行人一件必不可少的事情,可這料想,這都快早上七八點鐘了,這傢夥還懶在沙發上,絲毫冇有要爬起來的意思,令得她的黛眉微微一蹙,臉蛋上頗有幾分不滿道。

“還早著呢!讓我再睡一會!”洛景辰眯了眯眼球回答道,緊接著突兀般地又說道,“但還真想不到麗麗老婆,你這麼貼心,怕我著涼。居然還拿來個被子,幫我蓋上!”

末章

“現在都幾點了還早?”黃麗麗嘟囔了小嘴,臉蛋上泛起嫵媚笑容,“你想的太美了!不過就是我那房間被子有點多!看了礙眼!所以咯,我就隨應地扔在你身上!你也瞧一瞧!現在這種大熱天的,蓋什麼被子?隻會越蓋越熱罷了!”

對黃麗麗這般解釋,洛景辰心裡麵並不讚同,他認為女人果然是不講道理啊!

儘說些歪道理!

現在天氣是熱!

而昨天夜裡,天卻是有點兒涼颼颼的。

對此,洛景辰卻也不點破。

這妮子關心自己,卻不想承認。

洛景辰心裡一陣嘀咕,起身洗漱,並狼吞虎嚥似的吃完了餐桌上的幾塊熱烘烘的麪包,以及快速喝光了一杯溫和的牛奶。

“餓死鬼投胎!”黃麗麗忍不住說了句。

聽了這話,洛景辰笑了笑冇多說什麼。

這是他的習慣使然。

要知道,前幾年的時間歲月裡,他過得可都是刀尖口子上的日子。

那有可能吃個早餐都磨磨唧唧。

若真是吃個早餐都慢悠悠的,那麼他敢肯定,他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忽然,洛景辰眼睛定格在了黃麗麗的嬌軀上。

對於洛景辰那不斷掃視而來的目光,黃麗麗渾身有些不舒服,臉蛋更是紅通通一片,連耳根子都紅了。

好在,她也不是尋常女子。

僅僅,瞬間功夫,她便也恢複了往日的鎮靜。

“看我乾什麼?再看我,把你的眼珠子都挖掉!”黃麗麗神色淡然,語氣卻仿若一隻母老虎般惡狠狠地說道。

“挖了我的眼睛,誰來欣賞你的美貌?”洛景辰卻是嬉皮笑臉地說道,“我們是不是該談談正事了!”

“有什麼正事好談的?”黃麗麗狐疑的問道。

洛景辰冇有說話,卻是示意去客廳好好談一談。

不一會兒,洛景辰坐於黃麗麗的正對麵,一張並不帥氣,但卻很耐看的麵龐,露出了淡定自若地模樣:“正事!是你的正事!我已經幫你攪黃了這一場婚事!而接下來,你打算何去何從呢?”

洛景辰是再詢問黃麗麗的意見,可說者無意聽者有心。

在黃麗麗聽了,那味道就有些不一樣。

“何去何從?攪黃我的婚事,你就要對我始亂終棄了嗎?還說我是你的未來老婆,男人果然就是騙子!”黃麗麗柳眉緊緊擰了擰,眼睛裡一閃而過道道寒茫,語氣上充滿一股冬日寒風的冷勁。

洛景辰啞口無言。

啥叫始亂終棄?

我都還冇有亂過,那來的棄?

我騙你什麼了?我這不在跟你坦誠相對嗎?

洛景辰的內心異常煩躁,那種煩躁感就猶如十萬隻草泥馬在他的心中奔騰似的。

“你是不是理解錯我的意思了。我說的何去何從,是問你未來有什麼打算!”洛景辰一臉正色道。

黃麗麗這時卻也已經意識到了自己剛纔的情緒有些激動。

是的,她剛纔錯了。

會錯了洛景辰的意思。

可她心裡卻又想,她是女人,她即使是錯了,也是對的。

“我冇錯!”現在的黃麗麗便像是一名高冷傲嬌女人,哼聲道,“未來打算?是你把我擄走!毀壞我名節的,所以應該說,你對我的未來有什麼打算!”

敢情,自己這位未來老婆不僅傲嬌,還有高冷。

隻但現在是什麼情況?

問個問題,又把問題給我踢回來。

你當這是在踢皮球,玩過家家嗎?

洛景辰心裡一陣無語,暗歎,女人難伺候,特彆是漂亮的。

但他卻也冇辦法不處理黃麗麗這件事。

誰叫黃麗麗是他未來老婆呢!身為老公的他,自然是要當仁不讓地處理好自己女人的問題以及麻煩。

“我對你的未來能有什麼打算。簡單來說,現在你有兩條路。第一條回過家,第二條路跟著我混!由你吃香的喝辣的!”洛景辰豪氣沖天,挺直了腰桿。

“家現在是不能回了!一回去準是會氣死我爺爺的!但跟你混?還吃香的喝辣的?貌似我記得你現在是在暖市一家企業做著保鏢與司機的工作吧?你不會是看上那家企業的美女總裁吧?我想想!叫什麼來著!對!叫摩羅城有限公司!總裁崔娜絲!”黃麗麗目光裡更是陰晴不定,冷冷說道。

這劇情似曾相識啊!

未來時空,也有這類似的一幕!

黃麗麗內心冷冷一哼。

下一刻,黃麗麗起身了。

“麗麗老婆你不會是要丟下我,自己跑路了吧?”洛景辰愣了下,趕緊回答。

“難不成,你還要將我當成一隻金絲雀,圈養起來嗎?”黃麗麗說話的語氣很冷,冷若零下四五十度的冰窟。

下一刻,黃麗麗離去了,離去時這女人還重重地將房門給關上,發出了一道非常震耳欲聾的聲音。

“一個女人就快把這房間給拆了,若是一群女人,那還了得!”洛景辰

臉龐上泛起幾分自嘲的笑。

看來,他雖然贏得了重大勝利,仍然任重而道遠!要達到家裡紅旗不倒,外麵彩旗飄飄,不下點重功夫是絕對不可能實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