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5章

雲瀟瀟擰著細眉,接過檔案,翻開——

“怎麼這麼麻煩彆人結婚也這麼麻煩嗎?”雲瀟瀟往後麵翻看著,“搞什麼呀,接親的時候還得才藝表演?你爸媽這是什麼惡趣味啊?你覺得我二哥會當眾給你們表演才藝嗎?”

盛北:“這是我爸媽給我們準備的婚禮。”

“我知道但是他們讓你表演才藝,你不覺得丟臉嗎?”

“不會啊!這有什麼丟臉的。不就是唱歌跳舞做遊戲嗎?我很會玩的。”

雲瀟瀟瞪住他。

“我剛纔看了下,到了婚禮現場,還有新娘唱情歌。”盛北吸了口氣,“不僅如此,而且新郎是在一個卡通恐龍頭套裡出場的,到時候需要親孃親一親它,它纔會變成新郎”

“我去!這是誰設計的啊?這麼幼稚!”

“我媽設計的。”

“真看不出來,你媽是戲精。結個婚而已,怎麼搞得跟演話劇似的。”雲瀟瀟將婚禮台本塞給他,“婚禮給我二哥和安安,肯定不能按照你媽策劃的這樣。”

“已經都訂好了。婚禮現場的燈光、音樂、工作人員,整個配套全都訂好了。”盛北讓她不要擔心,“你二哥什麼大場麵冇見過。到時候肯定難不倒他。”

傅家。

秦安安帶傅時霆回家了。

中午的時候,她帶他到醫院樓下走了一圈,他不僅不累,反而精神似乎越來越好。

於是她下午帶他做了個檢查。

如他所說,他在ICU的這些天,頭上的傷恢複的還不錯。

所以她在短暫的思考後,允許他出院了。

兩個孩子放學回來,看到爸爸在家,高興的手舞足蹈。

“你們的爸爸現在隻能在家休息,還不能帶你們出去玩。”秦安安給兩個孩子打預防針,“週末的時候,可以讓哥哥帶你們出去玩。”

“隻要爸爸健健康康,我就開心啊!”瑞拉懂事開口,“就算爸爸以後每天都隻能在家裡待著,我也開心。”

傅時霆:“寶貝,你還是祈禱爸爸能早日出門吧!爸爸想帶你們出去玩。”

“我看是你自己想出去玩吧?”秦安安接話,“你的傷必須好好靜養。不然留下後遺症怎麼辦?”

“安安說得對。大腦的傷可不比其他地方的傷那麼容易恢複。”張嫂接話,“而且馬上就要元旦了,元旦之後,就要過春節了。先生,我看你等春節之後再去上班也不遲。”

“張嫂說得對。”秦安安附和。

傅時霆將她們倆看了一眼:“我以前也有一次在家養傷養了半年。你知道公司裡的人怎麼說我嗎?”

“你公司裡還有人敢說你?”

“他們當然不敢當我麵說,他們在背後偷偷說。”傅時霆無奈開口,“他們說你當初養胎都冇休息這麼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