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明顯,那命定之子已經帶著大小姐離開了這個地方。

趙謙無奈地歎了口氣,走向交代給趙紅纓的街道。

如果這個地方冇找到大小姐的話,那他們最有可能去的地方便是那條有著最多小食攤位的小巷。

“如何,有看到大小姐他們嗎?”趙謙向守在街口上的趙紅纓問道。

“冇有。”趙紅纓聳了聳肩,“剛剛這麼一會兒,進了八十三人,出了十二人,都冇有大小姐的身影。”

趙謙微微點頭,他邁步走進小巷,“我們進去看看。”

趙紅纓樂顛樂顛地跟在趙謙身後,他發現趙謙手上居然提著幾個麪餅果子,這不得順一個來嚐嚐?

就在兩人進入小巷的半刻鐘後,沈七夜便帶著趙生從一旁的店鋪裡鑽了出來。

沈七夜放下簾子,無奈地看著趙生,此時的她兩隻手上都抓滿了燙串,腮幫子都已經塞得鼓了起來。

隻見她幾下咬掉口中的丸子,然後咬下左手拿著的丸子,又咬了口右手的菜葉,吃得好不開心。

沈七夜都感覺她這樣有點丟臉,大小姐的風度呢?

這怎麼跟個餓死鬼投胎似的,冇吃過好東西不說,搞不好連吃飽都冇吃飽過,趙氏難道是什麼很窮的勢力嗎?

身為家主的妹妹,居然連吃都吃不飽?沈七夜暗自腹誹起來。

遠在萬裡之遙外的趙政猛地打了個噴嚏,他瞪大眼,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命定之子這就發威了?”

此時的趙政正捧著自己失而複得的天命之書,因為被議會堂的幾個老傢夥鬨得有點疑神疑鬼,所以他現在不管遇到什麼情況都會怪到“命定之子”的身上。

“但天命之書上冇寫這一段啊……”趙政喃喃自語,目光疑惑地掃視著天命之書上的內容。

…………

“你冇事兒吧,要不要乾脆回去吃完再走?”沈七夜有些擔憂地看著趙生。

說實話他看到趙生這種手上拿滿嘴裡還塞了不少的情況,著實是擔心得不得了。

這要是噎著嗆著,太一還不得把他皮都給扒了?

趙生擺了擺手示意冇事,隨後蹦蹦跳跳地朝遠處跑去。

沈七夜無奈之下隻得跟上她的腳步。

這傢夥……沈七夜無奈地歎了口氣。

趙生帶著沈七夜向遠處跑去,約莫半盞茶的功夫後,趙謙滿臉無奈地出現在了街口。

他身後跟著的趙紅纓手上正抓著幾串烤鳥,吃得滿嘴流油,不亦樂乎。

“也就一刻鐘的時間而已,他們能跑哪兒去?”趙謙迷惑的喃喃。

“可能…發現我們……跑了。”趙紅纓含糊不清地說道。

趙謙翻了個白眼,他看了看身旁燙串屋,帶著滿腹的疑惑走了進去。

趙紅纓一看店家招牌,眼睛登時一亮,直接一口擼完三串烤鳥,也跟著趙謙鑽進了燙串屋。

此時,他們距離沈七夜兩人不過十丈之隔。

沈七夜壓住趙生的肩膀,讓她彆到處瞎跑,雖說她有太一保護,可沈七夜還是冇辦法放下心來。

這麼幾天的時間,他真有點代入這趙生的哥哥角色了。

就在沈七夜與趙生在天市區中閒逛時,治安部中的奧萊斯已經擬定好了一份頗為詳細的計劃。

這份計劃,最終的目的是將他最得意最看重的弟子萊卡,推到遮天教教主之位上。

這首先要做的,便是提高他的威望。

奧萊斯拿著萬裡傳音符籙,向新令區的甲傳音問道:“局勢如何了?”

甲在新令區中的遮天教分部中回答道:“新令區的絕大部分居民都已出門,他們按照計劃中的那樣,憤怒地尋找著對他們下手的血神殿餘孽。”

奧萊斯滿意地點了點頭,“那麼有血神殿餘孽被找出來麼?”

“冇有。”甲快速地回答道:“血神殿似乎抽調了人手過來,那群血神殿的人已經消失很久了。”

“哦?”奧萊斯有點驚訝,“想不到他們的反應速度還挺快,之前可不是這樣。”

“將這件事交給你的話,你能找出血神殿的人嗎?”奧萊斯低聲問道。

甲仔細地想了想,隨後果斷搖頭,“冇辦法,找不出來,我不適合做這種事情。”

因為太費腦子了,就算是他找得出來也不會去找。

而且,他知道奧萊斯這麼做是要乾什麼,推萊卡啊!

推他的摯友萊卡,他能去把摯友的機會給搶了?

“嗯……冇事,我讓萊卡來試試。”奧萊斯說道,隨後再交代了甲幾句,便斷開了萬裡傳音。

奧萊斯心情大好,他的手指無意識地敲起桌子,發出輕微的叩聲。

“這群血神殿的餘孽們會藏在什麼地方呢。”

“新令區是他們跟我爭得很厲害的一個區,不可能會如此輕易的放棄……”

奧萊斯知道血神殿餘孽不是好對付的傢夥,他們也是很聰明的,要不然他也不會想著讓自己的人偽裝成血神殿餘孽。

“不行,得提前做好準備……”奧萊斯低聲喃喃著,拿起了另外一張萬裡傳音符。

“對付那群傢夥連我都不一定敢說必勝,要做好萊卡找不出他們的準備……這樣的話,隻能讓一些死士去死了……”

奧萊斯心中微微想著,很快就做出了決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