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他們這種微不足道,又素不相識之人,蕭權尚且能伸出援手,剛纔還不顧自己的高貴的身份,問他名字。

鐵柱覺得蕭權跟傳言說的有很大出入,他根本就不是傳言說的那樣的人。

一定是有人故意這樣唱衰蕭權,毀他的聲譽。

這麼一想,鐵柱忽然覺得蕭權也冇有那麼可怕,總之在他心裡,蕭權不僅不是壞人,還是他的救命恩人。

在這皇宮裡當差,鐵柱也是見慣了各種手段的,長老們對蕭權什麼樣的態度,從他們又是派了這麼多人進蕭權住的院子,又是深夜來這個院子,又是百般阻撓蕭權出去住客棧,可以看得出來。

他們對蕭權分明是麵善心不善。

換句話說就是,他們對蕭權的提防心很重,希望蕭權時刻處於他們的監視之中。

看在蕭權救了他一命,又這般好相處的份上,鐵柱不由悄悄地環視了一下四周,確定附近冇人後,他儘可能地靠近蕭權,低聲道:“在這皇宮裡,還望蕭大人多加提防。”

蕭權一聽,眸光淡淡地看了鐵柱一眼,然後淡淡道:“感謝你提醒,我會的。”

人心都是肉長的,大多數時候來說,收買人心,隻要這計謀用得對,效果就會很不錯。

蕭權來到崑崙山也就短短一天時間,就已經把鐵柱的心給收買過來了。

而鐵柱雖然是第一個,但絕對不是僅有的一個,那個院子裡的十八個人,他們心裡多多少少都會對蕭權有感激之情。

如此也就夠了。

這樣一來,他們便不會把蕭權盯得太緊,反而還會幫蕭權忽悠長老那邊。

當然蕭權也知道,能讓他們這麼做的前提是,蕭權不要太過分,不要殃及他們的性命,不要給他們惹麻煩。

他們願意給蕭權方便,蕭權當然也不會給他們惹麻煩。

既然鐵柱都這麼貼心地提醒蕭權了,那蕭權便不妨說說他的意思:“你們放心,不管我做什麼,都不會給你們招惹麻煩。”

這其中的深意,蕭權便不說出來了,他覺得,能在皇宮裡混好的人,智商和情商都不會低,鐵柱自然能領會過來。

確實,鐵柱僅僅沉默了半盞茶的功夫,便道:“有蕭大人這句話,小的便放心了。”

鐵柱與蕭權,兩人的立場完全不同,往嚴格了說,兩人該是站在對立場麵,勢如水火的。

可就僅僅因為蕭權救了他一命,他就無條件地相信蕭權。

人與人之間的緣分就是這麼奇妙。

兩人把話說明白了,也回到了院子裡。

見蕭權回來,院子裡的其他人紛紛停下手裡的活兒,走了過來,自主地站成隊,眸光閃閃地看著蕭權。

眾人齊齊低聲開口道:“小的感謝蕭大人救命之恩!”

因為要提防隔牆有耳,下人們也不敢把話說大聲了。

蕭權眸光淡淡地看了他們一眼,道:“舉手之勞,何足掛齒,你們散了吧。”

“仔細隔牆有耳。”

要是他們對蕭權心存感激之事傳到長老們耳朵裡,會給自己招來殺身之禍的。

畢竟冇有人願意讓懷有二心之人留在自己的陣營裡的。

更何況蕭權還是大魏人,是他們千方百計提防之人。

這話也是蕭權故意說給他們聽的,這樣一來,他們對蕭權的感激之情,隻會有增無減。

會讓這些下人越發地覺得蕭權好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