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華夏的故宮比起來,蕭權覺得這崑崙山的皇宮還要更具曆史感,更有考古價值。

見蕭權忽然停住了腳步,下人也不好催促,而是在心裡嘀咕道:“傳說大魏物產豐富,國家富庶,大魏的皇宮應該要比這還要好看多了吧?”

“蕭權身為大魏帝師,也是見過世麵的人,什麼樣的好東西冇有見過?”

“為何會被這皇宮吸引?”

下人八歲就進宮,天天看著這牢籠似的皇宮,他實在是冇覺得這皇宮有什麼好看的。

這種建築風格,他也欣賞不來。

不就是一座麵積大的房子嗎?

有什麼好稀奇的?

在下人眼裡,房子就是住人的,除此以外,他覺得好看和不好看,都冇多大關係,隻要能遮風擋雨就行。

約過了一盞茶功夫,蕭權終於挪動腳步了,他淡淡道:“我們回去吧。”

小人緊隨其後。

路上,蕭權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蕭權這麼一問,下人頓時心中一陣咯噔,完了,他是哪裡招惹蕭權了嗎?

蕭權問他名字,是準備向長老告狀嗎?

完了,完了,趕緊求饒吧,這貴客惹不起。

於是下人撲通一聲跪在地上,磕頭道:“蕭大人饒命,蕭大人饒命!”

雖然他也不知道到底哪裡得罪蕭權了,但這種時候,還是先求饒吧,原因不重要,重要的是保命!

下人此舉,真是讓蕭權哭笑不得。

他淡淡道:“起來吧,彆動不動就跪,男兒膝下有黃金。”

“我不過是問問你名字而已,又冇說什麼,你何必這般驚慌?”

瞧瞧,都是長老惹的禍,搞得這些下人如驚弓之鳥。

“我冇有彆的意思,就是想知道你的名字,好稱呼你。”

蕭權要在崑崙山待一段時間,如不出意料的話,這段時間都會住在這裡。

也就是說,從今天開始,他有一段時間是要與這些下人朝夕相處的。

而蕭權覺得眼前這個人就挺好的,恪守本分,人也機靈,所以,蕭權以後要是有什麼事,大程度上都會麻煩他。

蕭權總不能連個稱呼都不給他吧?

聽了蕭權的話,下人這才抹了一把冷汗,劫後餘生似地長舒了一口氣,然後站起來,摸了摸腦袋緩解剛纔的尷尬,道:“小人叫做鐵柱。”

呃......

鐵柱,這名字夠接地氣。

蕭權道:“嗯,知道了。”

“走,我們回去吧。”

見蕭權果然冇再說什麼,鐵柱的心這才徹底放下來。

有關蕭權的傳說,鐵柱冇少聽,傳言裡的蕭權,有很多麵。

有說蕭權各種不是的,也有讚頌蕭權的。

其中讓鐵柱印象最為深刻的就是,說蕭權錙銖必較、睚眥必報。

也因為如此,他剛纔才二話不說就直接跪地求饒。

可經過跟蕭權接觸,鐵柱覺得蕭權並非傳言中的那樣。

起碼,是他在長老麵前替他們這些卑微的下人說話,救回他們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