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張瑾的一句話就把那些同僚。給嚇唬得一時不知該說什麼了。

但他們也不甘心就這麼放過蕭權,讓他在外麵逍遙自在,其中有人淡淡道:“可此事與他有關,他若不回來,此局怕是難解啊!”

“外麵對他的聲討聲,猶如滔天巨浪,非他站出來當眾還自己清白不可。”

“否則的話,照這個形勢發展下去,百姓們遲遲冇有得到說法,不知真相,怕是會有更大的矛盾發生。”

至於是什麼矛盾,他就不細說了,在場之人皆是人精,該懂的都懂。

張瑾淡淡道:“大人所言也不無道理,所以,這就需要我們齊心協力,解決這個問題。”

好傢夥!

張瑾成功轉移了話題。

他的意思是,蕭權能為大魏不顧傳言,一心處理大事,不惜自己的名聲,身為同僚,同樣是為大魏,為皇帝分憂之人,就該齊心協力,幫蕭權度過這個難關。

而不是一有問題,就要蕭權放下手頭重要之事回京都。

這時,徐叔平的眼珠子一轉,忍著笑意,一本正經道:“丞相所言極是。”

同朝為官,我們就該同舟共濟,幫蕭權度過這個難關,而不是一遇到風口浪尖,就要把蕭權推出來啊!

接著,趙瀾也附和道:“大司農所言極是!”

萬萬冇有想到,事情的走勢不僅偏離,還是一百八十度大轉彎,明明是蕭權個人的困難,怎麼就變成了大家的困難?

這回,這位官員真不知怎麼說了。

他感覺自己隻會說多錯多。

就在此時,有人站出來,提出質疑:“丞相大人怕是有所不知,京都接連發生兩起命案之後,郊外又發生了一起命案,作案手法跟之前兩起如出一轍。”

“而這些案子卻遲遲冇有進展,還偏偏指向蕭大人。”

言外之意就是,蕭權不回來親自麵對這件事,怕是難服眾人啊!

是也不是,還得他當麵澄清,而不是一直躲在背後,讓輿論滿天飛。

這樣隻會讓事情變得越來越糟糕,得不到解決。

“而且,下官還聽說,百姓們情緒如此高漲,還有彆的原因。”

“也不知他們從哪裡聽說,運往白鷺洲的賑災物資,剛靠岸就被無名之火燒光了。”

因此,百姓們就不由更加覺得,蕭權就是天之異數。

這下災難都是蕭權帶來的。

此時,一直不吭聲的皇帝開口了:“白鷺洲賑災物資之事,朕也聽說了,不過據朕所知,物資並冇有被燒,而是有人故意造謠生事。”

“此事還望各位大人去證實一番。”

潛台詞是,這件事就靠你們去糾正了。

聞言,眾人不由一愣,他們當中也有人在白鷺洲,物資被燒之事,是他們自己人傳回來的,不會有錯的。

怎麼可能是有人造謠生事?

此事莫不是有什麼隱情?

但皇帝說出來的話,一般都是千真萬確的,含糊不得。

既然皇帝這麼說,那就說明物資是真的冇事。

皇帝眸光淡淡地掃了眾人一眼,道:“物資不僅冇事,還分發到了百姓們手裡。”

“此番賑災,白將軍做得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