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權要出去不是問題,問題是他們暫時還冇想好,由誰陪蕭權出去。

一般人還看不住蕭權。

長老們親自上陣吧,他們的精神實在是有些不濟。

精神不好,照樣容易被蕭權忽悠。

於是,長老胡亂找了個藉口,道:“蕭大人初來崑崙山,還冇為蕭大人接風洗塵。”

“蕭大人不必如此著急。”

言外之意是,蕭權是貴客,該有的禮儀不能少。

蕭權想要出去逛逛,也得等這接風洗塵宴過了,再去也不遲。

長老此舉,明顯是緩兵之計。

能拖過今天,等他們都歇過來了,他們再陪蕭權出去熟悉崑崙山,這纔是穩妥之計。

長老頓了一下,繼續道:“蕭大人要是確實覺得待在這院子裡無聊,可以在皇宮裡活動活動。”

皇宮裡人多眼雜,在這麼多人的監視下,蕭權也不敢整什麼幺蛾子。

聽長老的話,蕭權今天是出不去了,他淡淡道:“也好,那就有勞長老安排了。”

長老隨意指了一名奴才,道:“你好好伺候蕭大人。”

被點名的下人,趕緊應聲:“是,長老!”

蕭權淡淡道:“好了,蕭某就不打擾長老了,長老若還有事要處理,便去吧。”

長老道:“那老夫就失陪了。”

“我們晚宴見。”

蕭權淡淡眸光淡淡地看了長老一眼,算是迴應。

長老隨即轉身離開。

.........

.........

白鷺洲。

在乾坤筆和春曉圖的幫助下,賑災物資已經運到白鷺洲。

原本還想藉著物資被燒一事大作文章的人,都還冇想好怎麼實施這計劃,便聽到物資壓根冇被燒的訊息。

原來,趕到白鷺洲的秦舒柔,當時就在距離海邊冇多遠的地方,瞧見海邊忽然起火,出於好奇她便上前去看看。

一走近才發現,竟然是白起從牧雲州運過來的賑災物資被燒了。

秦舒柔第一個念頭就是,肯定有人從中作梗,想把這件事也往蕭權頭上扣。

在得知蕭權已經知道,並且已經派春曉圖前去牧雲州運送物資後,秦舒柔跟白起等人統一口徑,否認物資被燒之事。

也就是說,一旦有人借題發揮,傳一些對蕭權不利的傳言,他們統一的口徑就能打那些散播傳言的嘴巴。

畢竟白鷺洲的百姓自顧不暇,冇多少人會留意到物資被燒這件事實,即便有人注意到,隻要白起他們咬死不認,加上確實有物資發給百姓們,百姓們不僅不會多說什麼,還會懷疑自己看花了眼。

這樣一來,那些對蕭權不利的傳言也就不攻自破,那些針對蕭權的人也就吃癟了。

白起聽罷,覺得秦舒柔此計不錯,便按照她說的,假裝他運來的物資冇被燒過。

統一完口徑之後,白起便開始指揮手下搬運物資。

有了前車之鑒,這次白起等人變得異常小心,不給敵人可趁之機。

最終,物資可算是順利分到每一個白鷺洲百姓手裡。

百姓們心中的情緒也消減得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