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是說,從此以後,長老們會找不到青龍。

當然,青龍失蹤的訊息,長老們是不會放出去的,起碼不到萬不得已之時,這個秘密他們都會守住。

當然,這都是後話。

此時,長老們不睡覺也要徹夜尋找青龍的下落。

同時為了不讓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長老們也不敢鬨出太大的動靜,都是靜悄悄地找。

找了一整宿,還是冇見青龍的影子。

這可把長老們給擔心壞了,此時他們反而希望青龍是被蕭權救走了,起碼他還是安全的。

如今下落不明,長老們的心吊著吊著,心裡很不是滋味。

不知不覺,天已經亮了,崑崙山上還有蕭權要盯著,他們不能離開太久,因此,找青龍下落之事,長老隻得交給暗衛去辦。

找了一個晚上,長老們也累,他們還想著休息一會再去見蕭權,可他們剛歇下,就有人過來傳話,說蕭權要見長老。

三位長老都被蕭權院子裡的人叫了過去。

一夜未眠的長老,看起來有些憔悴,蕭權假裝關心道:“可是蕭某叨擾了長老,讓長老冇休息好?”

言外之意是,看你們的精神不好啊。

其中一位長老沉聲道:“冇有的事,蕭大人可彆多慮了。”

冇有?

那正好。

蕭權言歸正傳:“蕭某今日醒來感覺頭昏腦脹,便覺得事有蹊蹺,昨夜迷迷糊糊中,蕭某還聽到有人求饒的聲音。”

“可是發生了什麼事?”

長老們的眸光閃過一絲不自然之色,他們心知肚明,這件事蕭權若是要追究下去,是瞞不住的。

還不如如實說了。

長老低低地歎了一口氣,然後道:“蕭大人,是老夫管教無方,讓底下這些人偷奸耍滑,對蕭大人做出不敬之事。”

“那兩名刁奴,老夫昨夜已經處死了。”

這處理結果,你滿意了吧?

聞言,蕭權眸光淡淡地看了長老一眼,道:“他們確實是有點膽大妄為,如果不加以處罰,也是難以服眾,但罪不至死。”

言外之意就是處罰過重了。

被蕭權這麼說,長老心中有點不高興了,這還不是因為你。

你倒好,反過來指責我處罰過重?

長老心裡給了蕭權一記白眼,臉上卻淡淡道:“罰不重,不足以服眾。”

這是崑崙山的規矩。

蕭權淡淡道:“是蕭某給長老們惹麻煩了。”

“不如這樣,蕭某到這附近的客棧去住?”

蕭權正想藉此機會,擺脫長老們的監視。

當然,即便長老們答應讓蕭權出去住客棧,他們還是派人暗中監視蕭權。

但也總比住在這裡好自由點。

不過蕭權也知道,長老們是不會同意讓他出去住客棧的。

不方便監視蕭權不說,還會落人話柄,說一定是他們怠慢了蕭權,他纔會放著皇宮不住,跑出來住客棧。

這要是傳了出去,會毀了崑崙山的聲譽。